Back to top

在中國,同性戀自1997年合法化,並於2001年正式從精神疾病中除名;儘管如此,同性伴侶仍舊不被政府接受,我們能看見越來越多的男女同志以假結婚的方式滿足父母與社會期待。人們選擇以傳統締結關係的假象展現於親友眼前,無非是根深蒂固於中國家庭價值:一夫一妻的形式,原文中「sham-marriage」或「fake-marriage」探討的就是近年火紅的社會現象:「形婚」。

來自義大利的紀錄片製作人蘇菲亞‧盧瓦拉(Sophia Luvarà)在她的紀錄片《聽爸媽的話》之中,取材自有著東方之珠盛名的上海這座大城市,該片描述建築師男同志Andy和另一位在金融業工作的女同志Cherry,他們都是年約三十出頭、同為中國一胎化政策下誕生的孩子,各自找到異性的同性戀搭檔完成形婚的歷程。


《聽爸媽的話》劇照:Andy與母親對話

於廣大無際的中國,可以想見有無數的男女同志都面臨相同的境遇,這種配對、形婚網站服務更是有如雨後春筍般的接連出現。你未曾想像過的速成配對活動一場又一場的舉辦著,在片中,我們可以非常直截了當的透視其運作模式。其中有哪些比較常見的訴求呢?例如:徵具說服力的假伴侶、能接受試管嬰兒、願意與假伴侶同居並接受其婚外的伴侶關係等等。

 

究竟為什麼同志們需要忍受這一切待遇?

今年三月,中國政令頒佈禁止電視劇中出現同性戀的法令,同時也在網路上刪除觸及所有LGBT相關主題的影片,從過去的十幾年來,官方立場仍然持續對多元性別族群污名化,政府的影響力顯而易見,且造成極為廣泛的決定性。其次,是一胎化的政策因素,中國曾於1978年至1980年厲行嚴格的一胎化人口管制,政府允許另外53%的人口能生產第二胎,但必需要是在第一胎是女兒的情況之下。在當時如此重視男性的情況也說明了現今的中國,家中往往只有一個孩子、卻成為整個家族傳宗接代的希望。

社會上的歧視更是根深蒂固,除了主流媒體與家庭對話間每每強調傳宗接代對華人的重要性之外,在任何角落都潛藏著值得被再三檢視的道德觀。舉例而言,片中的女主角Cherry為什麼不能只擁有孩子卻不結婚呢?答案是因為在中國社會觀念中,一個未婚生子的婦女受到的責難,可不比身為一個同性戀更少呢。就政策及傳統社會觀念這兩個層次所產生的相互疊加效果之下,或許我們能對形婚現象更略知一二。


Cherry於《聽爸媽的話》劇照

「即使人們不會因此坐牢,但身為同性戀,在社會階級面仍會遇到很多困難。」在拍攝前,早已進行兩年研究工作的製作人盧瓦拉這麼說道「至今仍然有許許多多的歧視存在,比方說,如果你是個出櫃的同性戀,在職場上就幾乎不可能得到升遷的機會。」盧瓦拉在影片中也詳實的記錄了這些男同志和女同志如何找到假結婚的對象:透過各種配對聯誼活動,而她將這些活動解釋為一樁樁的「交易談判」,「他們必須公開地談論各種需求,比如:金錢、孩子或是婚姻條件,一切都非常現實。」、「就像是在市場買賣蔬菜或是雞蛋一般,完全不帶有一絲情感。」她說。

在中國,社會名譽是極其重要的。穩定的好工作、在職場上擔任領導階級,並擁有自己的家庭,上述都是整個大環境加諸在孩子身上對於「成功」的種種定義。相較之下,男女同志成為假面夫妻、達成協議一起生活,甚至為父母親的期望「製造」個孩子,對比同性情侶關係在社會上受到的責難,反而顯得容易許多。

但故事並不是就到此就結束,男女同志之間該如何生養孩子?或許有些人希望能透過試管嬰兒的方式受孕?兩人今後的生活又該如何經營下去?而他們的人生又該何去何從?台灣社會自詡開明先進,但事實上為何同為華人社會,面臨的問題卻又如此相近?PTT同志版上每每總出現如同形婚的徵人文章?本片所激盪出的「形婚」議題將拋出更多的問題、而沒有標準的解答;同時也是討論的開始、沒有標準的結束。

《聽爸媽的話》來自國際重量級影展「2016柏林影展」之參展影片,同時也於「2016 Frameline舊金山同志影展」及「2015 阿姆斯特丹紀錄片影展」等知名影展相繼展出,接下來將於「台灣國際酷兒影展」進行台灣首映,歡迎影迷在影展期間至台北新光影城觀賞。

《聽爸媽的話》中文電影預告

第三屆台灣國際酷兒影展日期:2016.10.22-10.30 
《聽爸媽的話》上映場次:2016.10.23(日)/17:00/台北新光影城1廳 
               2016.10.30(日)/12:50/台北新光影城2廳 

Source:afterellengaystarnews

作者:何歆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