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美國加州聖地牙哥的藝術家 Joe Phillips 日前開始發表一系列作品,畫中盡是身材姣好、騎著掃把的巫師男孩。這一系列作品的人物都帶有酷兒色彩,外型也包含各種族裔、年紀和身形,在社群媒體上吸引了不少粉絲。以下是他接受外媒訪談的內容,邀請大家一[email protected]!YmpSg&&*#gFiMZIHKO(pqPaWjnPY)xk)%yoSbM起來聞香。



(圖/@joephillipsart/Instagram)

Q:你是從何處得到巫師男孩這個系列的靈感?

A:我心裡有類似的念頭已經滿久了,最早的巫師男孩是在幾年前為了萬聖夜主題而畫的。之後那一[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_*%lSwXlUwFCYEO-W6M+UsJIhphFr%DQtt#年我想做些有趣的東西,所以我就畫了彩虹顏色的,那一次似乎吸引到滿多人。從此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Q:你認為巫師男孩為何會在男同志圈有廣大的迴響?

A:原因有很多。一來,這是一個另類的群體。再者,它跟基督教無關,不是宗教的群體。它是關乎精神層面,但那是一種連結、一種思想上的自由,而且充滿實驗性和包容%=A3tpr(#lNy)F3OG&bBh_(4C$gS0bikGq0EWBWGQx4Yo$l^%Q性。它是波希米亞式的。這些原本就是男同志喜愛的東西。


(圖/@joephillipsart/Instagram)

Q:要選出自己最愛的孩子總是很難,但你最喜歡哪個巫師男孩?

A:每次的新作品都是我最喜歡的。


Q:你還會再繼續畫嗎?

A:會的,他們總是源源不絕來找我。我知道這聽起來有點像藝術家的屁話,但真的是這樣。在我心裡,他們有自己的世界和想法。我們在 FB 上有巫師男孩的社群,大家一直都有各種想法上的交流。一開始只有幾百人,現在大概有 4,000 人了。人們會聊各種魔法、水晶以及t)HP!MqjBOfp-$3eF2c4&0)hNadA$^RXt#YcnNBWDC^&JXGPl=諸如此類的東西。我會在社群裡面發現一些東西或是對某些事物有共鳴,然後把那些東西擺進創作裡。


(圖/@joephillipsart/Instagram)

Q:你認為自己是威卡(Wicca)教徒嗎?

A:不是,威卡在我們的社群裡甚至不是普遍的信仰。有些人只是純粹喜歡一些簡單的魔法和儀式之類的東西。在我長大的過程中,我祖母一直都是個靈性主義者,也有點像是個女巫。MZ4Fe-7HG1brKGkgVhp8+z&^aNY7-iRDQLsAIcdWToa2#OGgfN她會使用一些咒語,也會教我一些添好運、招財、保平安之類的咒語。這些東西確實成為我創作的背景。(維基百科:「威卡教」是一種在英國和美國盛行的、新興的、多神論的、以巫術為基礎的宗教。)


Q:你的作品中包含不同的族裔和身形。為什麼你覺得在酷兒藝術中呈現多元性是重要的?

A:我只是把我內心出現的人物畫出來而已。我有各種不同類型的朋友,所以我的創作也包含各種不同類型的人。我並不喜歡事先安排#[email protected]+jC3fQda!x!Vz76x8afF!jeOSeUmoBxU好的藝術,那感覺像「因為那是現代的思潮和流行」所以我才去做似的。那也沒什麼不好,但如果你並不瞭解那些人,呈現出來的作品會很扁平且不真實。我畫的各種身形、年紀、族裔都是我真的知道的,那些是我親眼見過的人。


(圖/@joephillipsart/Instagram)

Q:你是聖地牙哥的同志藝術家,那你是否會參加動漫展?

A:我每年都會去。


Q:身為一個同志和阿宅(geek),你覺得為何同志和宅宅社群有高度重疊?

A:阿宅文化通常是內向的,因為人們需要一些逃避現實的東西。我覺得酷兒文化就有這樣的特點,我是指那就是我們在做的事。既fY%E_xnUflbp4xAR*[email protected]*uPP!X*A0Cz_tX*p8UOt然你不被允許展現自己,你只能足不出戶,整天看漫畫還有一些充滿未來感或是奇幻的故事,因為你在那個世界能夠被接納。所以我覺得兩者本來就是相輔相成的。


(圖/@joephillipsart/Instagram)

Q:你最喜歡的動漫展經驗是什麼?

A:有一次我跟馬克漢1&HnjsmKgILvvN1367BwYj*AXLp6*RY9UEPNhZ^Xd%Y#3$!Gak彌爾(Mark Hamill,在星戰系列飾演路克天行者)一起搭電梯,那真的滿酷的。不過更有趣的事情發生在幾年前。有個總是會來到我的攤位的男子,那次帶著他兒子前來。他第一次來的時候可能只有 12 歲左右吧,現在多年過去,他有了自己的小孩,我還為他畫了一張圖。都過了 20 年,他還記得我幫他畫過幾幅蜘蛛人的圖,這真的很酷。


Q:加州終於鬆綁防疫措施,現在要旅遊也相對安全一些。對於所有想要來聖地牙哥&gmqx8W%rKK_2GjZE(=sueof9WnXJisKRaIK&BXTaC(=4ZtJ=M的同志們,你會推薦他們去哪些地方?

A:如果你對夜店或酒吧之類的地方有興趣,可以去 Rich's。如果你想去咖啡店,可以去 Lestats,位於 Hillcrest。如果你想吃東西,可以去 Urb(q)3UM5+6cwpGV#U)fogqJeer!nt*gBz6QxEjz0XAFV2uVJBPran Mo's,那邊的美式餐點很棒。至於漫畫店,我喜歡的那幾家都關了。


(圖/@joephillipsart/Instagram)

Q:天哪,好令人難過。那你做為一位藝術家,有沒有推薦的藝廊?

A:Alexander Salazar Gallery 很不錯。


Q:隨著各項管制解除,你第一個最想去的地方是哪裡?

A:我真的得去歐洲度個假。我想要從英格蘭開始,接著去愛爾蘭,然後再到法國。我還有很多朋友在德國,我的好幾本書都有在德國@[email protected]+3hfbN3p(dN#Wz_thnH=pzy4VVVIR_出版,所以那邊也有不少粉絲。再來就是挪威、丹麥……,是阿,我很期待能花幾個月的時間出國,去拜訪各地的每個人。


(圖/@joephillipsart/Instagram)

-

譯:Kevin

Source: GayCities

看更多《藝術》文章

城户士郎在大學恩師的葬禮上與以前的同級生純文作家木島理生再會開始。

過去學生時代的木島作為小説家發揮了其才能,雖然身為學生卻獲得了很大的獎項。城户嫉妒木島的才能,但是因為讀了木島的作品,充分了解到自己沒有才能,所以放棄寫小説,成為了色情小説的編輯。

但是,重逢的木島生活也不如意,面臨着小説家的壁壘。於是城户向木島提出要不要寫色情小説。此後,城户為了自己的方便,打算讓木島成為色情作家的蒲生田鬱夫的弟子。蒲生田為了讓自己的公司出版他的遺作,利用了木島。但是,因為木島理生這個名字,蒲生田誤以為是女性,對城户非常生氣。作為讓木島成為弟子的條件,反而讓木島和城戶的關係起了變化...《情色小說家:靛藍色的心情》GagaOOLala 線上看🌈https://bit.ly/38dH8XK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Jacob:[email protected]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