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喬納森凡奈斯(Jonathan Van Ness)公開他是HIV感染者的身分:「我想讓大家知道,要相信破碎的自己永遠可以變得完整!」(You're never too broken to[email protected]%!2-c2Nu1#aQY6T3dJ)qXTrl be fixed)

在紐約時報的訪談中,《酷男的異想世界》(Queer Eye)常駐美髮專家喬納森表示:「沒有跟大眾前分享某些特定的事之前,要我完全開放心胸面對大家,是很困難_ZQW&1GGgy_-gKKWdN#nCw%byuu)OHlbZq%@vAfh1WmP+dq2m3的。這是需要探討的問題。」


(圖/jvn/instagram)

他表示身為一名在少年時被性侵的被害者,他有很多「複雜的創傷」。

高中時,強納森會花時間在網路上的聊天室和在gay.com上找炮友,他會找比他更年長的男人。在大一那年R&7)DS^Y97KUM2)G$4O!i2+UM!PwX6S0=KnG#Np(!hGkTNB1$_休學後,他進入了11個月的美容課程。

在搬去洛杉磯工作於莎莉赫爾瑟貝格(Sally Hershberger)沙龍後,他吸食甲基安非他命,對性與毒品的成癮更加嚴重,後來被送去勒戒兩次但[email protected]+zP!7PLqR3P_5Tg又故態復萌。

在25歲那年,他在幫客人染髮的時候昏倒了。隔天他於非營利組織美國計劃生育聯盟(Planned Parenthood)測出HIV陽性反應。「那天對我來說就是世界末日」他解釋。(延伸閱讀:紀念皇后合唱團主唱 噴淚動畫MV繪出HIV感染白血球的相戀故事


(圖/jvn/instagram)

在他後來的自傳《越過高峰:[email protected]!FCR=N^_U2VJxt+8cj15f!2MRtU=n0aSy$前往自愛的原始旅程》(暫譯,Over the Top: A Raw Journey to Self Love)中,強納森想要打破大家對HIV的誤解,因為他很健康,並對於身為美麗的「HIV帕斯提社群」一份子感到驕傲。

「當《酷男的異想世界》推出時,我當時很掙扎,那時想『我有想要談論我的狀態嗎?』」他表示。

「接著我想到『川普政府極盡所能地汙名化我身邊的LGBT群體』,我當下就覺得必須談這件事。」

強納森補充說:「在妝髮改造的節目上,這些是難以啟齒的話題。當然不是說《酷男的異想世界》對社群來說沒有效益,但我想讓大家知道,要相信破碎的自己永遠可以變得完整!」(延伸閱讀:最年長HIV感染者即將邁入100歲:我很開心,因為這些年來都沒吃過什麼苦


(圖/jvn/instagram)

譯者:William

看更多愛滋文章!

看更多出櫃文章!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Louis:[email protected] 02-2377-9901 #202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