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你曾在臉書上看過一個裝扮多變、裝瘋賣傻的光頭男孩?或者又看到他半正經半瘋癲的在教種植?這個可愛的男孩叫張藝,是在台灣臉書常出沒的網紅。

張藝曾跟男同志網站GagaTai合作兩季的種植教學影片,名叫《植不起來實驗室》。身為GagaTai編輯的我,跟張藝第一次搭上線大概是2016年中。嘎編朋友那時說要介紹一個網路怪咖給我認識,我在對方傳過來的連結影片中看到一個戴細框眼鏡的光頭男子,全臉占滿整個螢幕,臉上畫著雀斑妝,畫面色調是迷幻的黃綠色。螢幕外的人喚他Olivia,他轉頭看向鏡頭,對著鏡頭張開圓形的嘴巴,邀請觀眾如何正確地唸出他的名字:「O,Livia,O,Livia」。你的眼神盯著他的嘴巴開合,直視褥濕與蠕動的口腔與喉頭,影片中的情慾充滿,自溺爆棚,我在螢幕前驚嘆於這個人的強烈演出,「一定得跟他合作才行」,我這樣想,於是向張藝邀請製作《植不起來實驗室》這個單元。

張藝創造的人物-Olivia:

 olivia

張藝貼上了 2016年5月3日

GagaTai一共與張藝合作了兩季的《植不起來實驗室》,取其「直不起來」的同性性向諧音,以及張藝挑戰將植物種「植」起來的涵義。很多人在這個一週一集的單元中愛上他的演繹才華、絕妙美感與舉世瘋癲,我周遭的朋友會問我「張藝私底下是怎樣的人啊?」這篇專訪就來帶大家認識不同面向的張藝。

「大家好,我是中台混血張藝」張藝這樣說到。原來張藝的母親來自廣西,他也在廣西長大。張藝的媽媽是廣西那個地區第一個嫁來台灣的人,同時也是第一個著婚紗的女性。張藝提到他的奶奶去廣西時,特地送媽媽的姊妹們套頭的蕾絲內裡,但因為姐妹們覺得內裡非常漂亮,所以都把它外穿了,「我覺得是一種很純樸的一種表現。」張藝說。


張藝新娘扮裝
(圖/張藝臉書)

張藝在廣西長大的童年,也影響到現在的創作。廣西老家特地請上海的設計師裝潢,客廳中有五顏六色的迷幻燈光,卡拉OK機一直撥放張學友、張國榮的音樂,「我覺得就是這類記憶導致我現在喜歡聽老歌,攝影風格也會偏向香港老電影的感覺。」

「我只是勤美最漂亮的阿姨」,在植不起來實驗室第二季的片頭中張藝這樣唱著。搬到台灣居住的他,住在台中,目前唸東海大學美術系,在課業之餘還必須到家裡開的「鵝媽媽」鵝肉店幫忙。許多粉絲會慕名而來與他拍照、打招呼,張藝說不管這個情況已經持續多久還是會很尷尬,「歡迎,很謝謝你喜歡我(燦笑)」他用僵硬的嗓音表達他的不自在,大概是始終不習慣他人自居「粉絲」,慕名而來與他合照。

我問張藝為什麼你的死忠粉絲們這麼喜歡你?他馬上說應該稱為死忠朋友。「我到現在還沒有創粉絲專頁,我覺得粉絲很像是一個人去崇拜另一個人,但我覺得我還是處於創作的階段,跟其他人的關係應該是彼此欣賞,而不是有高低概念。」

張藝在臉書上的創作包含大量的表演,他的表演性格自小就出現:「我在國小的畢業公演就是演白雪公主」,我驚訝地問當時的老師不會說男生不能演公主嗎?「因為王子是女生演的,夠前衛吧!」張藝笑答。

或許該感激這位國小老師的前衛,張藝的獨特表演一直延續至今,他創造的瘋狂人物每每都獲得許多人拍手叫好。舉凡前面提到的Olivia,幫別人算命的蓮花大媽媽,擁抱工作拋棄愛情的小芬姐,以及大家最愛-操著台語的派查某-丁茜倩。張藝說這些人物就是他本人,他有Olivia的愛慕虛榮、小芬姐的事業心,跟蓮花大媽媽一樣都是虔誠的愚婦,跟丁茜倩一樣「都很漂亮」(?)。因為這些人物都取自於他,張藝的表演都有一種不做作的笑果,「我不是為了搞笑而搞笑,那那個東西就一定不會好笑。」張藝這樣說。

張藝創造的人物-丁茜倩:

那個最派的回來了

張藝貼上了 2017年4月7日

這樣特別的張藝在求學期間也曾面臨到同儕的霸凌,在國中時期,拍桌子、叫死娘砲、命令閉嘴等行為他都遭遇過,「娘砲這個字從小跟著我到大」。當下的張藝非常害怕,甚至覺得自己好像會被殺。但高中之後,由於張藝唸的是廣告科,他說同志的比例增加了,這個身分大家就不太會注意,看到的反而是每個人的特色與才華。現在的張藝則已經成長茁壯,他開玩笑說到現在這個年紀,如果有男生對自己兇,「你會覺得很開心。」


等愛的女人-張藝
(圖/張藝臉書)

談到男生,張藝話倒是少了起來,不願多答。自幼稚園就喜歡男生的他,說喜歡男生這個行為分成兩款:「母愛款」跟「崇拜款」。前者就是要保護與照顧男生,後者就是很欣賞對方,想要變成他。我追問張藝喜歡男生的類型,他又馬上進入一個三八的角色:「有才華、會作音樂,比我高,有一點點霸道。」(歪頭看斜上方)張藝笑說自己的同志雷達很差,「我不知道是混血兒的關係還是怎樣?」所以他都會前去問對方「請問你是同志嗎?」如果對方不是就不會再去打擾對方。但如果對方也是同道中人,就會察覺對方有沒有意思,若對方沒意思,自己感情也能夠馬上收得回來,「收放自如,人生如戲,戲夢人生!」


戲夢人生
(圖/張藝臉書)

張藝說,身為同志,生活中最大的壓力還是來自父母:「你無法把心裡的話講出來。」還好張藝還有個出口-他的姐姐。嘎編第一次跟張藝見面,是要討論《植不起來實驗室》第一季的合作,當時他和他姊姊一同上來台北。藝姐話不多,但是眼神犀利,作風穩當,當時她來參與那個會議,想是要幫張藝看守此次邀約是不是詐騙(笑)。從這邊可以看出來姐姐很保護張藝,兩人感情非常好。

張藝在高中先向姐姐出櫃,他說當時姐姐的反應非常簡單,只說「喔,我知道啊」,然後繼續滑手機。張藝說姐姐可能覺得「他終於講出來了,死小孩」(笑),他很感謝在跟家人出櫃前有姐姐這個窗口,可以抒發很多情緒,「不然真的太難熬了。」


熬過來的張藝

張藝跟爸媽出櫃的過程,則戲劇化許多。

一天張藝跟他爸爸吵架。張爸說:「我沒辦法接受你的事情,你不要太超過」。

張藝回答:「什麼事情你講啊?」

張媽:「我聽不懂你們在講什麼啦」,張藝說媽媽就是想要假裝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這時張藝卻自己破題,講出大家一直不願意講出的禁語:

「爸爸說他不喜歡我是,同志」

三人氣氛瞬間冷卻,張藝轉頭就走,眼淚潸然淚下。張爸張口說:「站住!」張藝轉身,雙腳直接跪地。而他的爸媽就在他面前相擁哭泣,張媽還打張爸說:「我為什麼這麼不幸運!」

雖出櫃過程具有極大戲劇張力,但現在張藝跟爸媽的關係並沒有這麼緊張。張藝的媽媽之所以會反對他的同志身分,是因為她以為張藝要去「變性」,而她以為「變性」壽命就會減短。目前張媽已經可以跟張藝討論同志的話題,也會問張藝為什麼不跟同志姊妹在一起(張藝表示對這問題很無奈)。

而對於爸爸,張藝則覺得需要花較多時間磨合。「畢竟我爸是個滿有男子氣概的人,需要花很多時間消化他兒子是同志。」但是張藝對這件事情保持樂觀,覺得爸媽已經逐漸開始接受,而這個原因是「我確實在影片創作或照片上有作出一些成績,讓他們知道我是有努力讓自己變得很好,不想要讓他們擔心。」


張藝近期參與活動表演
(圖/張藝臉書)

今年21歲的張藝,因為知道父母的擔心,而一直努力在創作上可以有所成就,藉此讓父母信任,能放下心中石頭。私底下的張藝其實就是這麼溫柔又細心的人。他會看到並理解人們的情緒,然後找到方法幫助大家。鏡頭前如此瘋癲、表演能量超標的張藝,鏡頭後卻會靜下心來,觀察到事物的微小細節。這並非反差,反而同源。

正因為張藝能溫柔地看見人與生活中的性格,他才能精準形塑角色,放大表演。這或許是因為他成日與無法言語的植物相伴,使得再細微的訊息:葉子的光澤變換、花朵的頷首角度、泥土的乾濕程度,他都能一一接收、詮釋並處理。所以不論是表演下的瘋癲張藝,生活中的溫柔張藝,獨處時照顧植物的細膩張藝,他們雖呈現不同面向,但都能追溯到那個善良又幽默的張藝。張藝直率的同時也很貼心,張藝瘋狂的同時又很敏銳,直覺上互相矛盾,但他都能兼顧。我想這就是他獲得許多死忠「朋友」,也是他能夠不斷進步,推出感人創作的核心。

回味張藝的《植不起來實驗室》:


植不起來實驗室第一季


植不起來實驗室第二季
寶島菜菜藝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