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英國企業家、前足球員 Thomas Beattie 在 2020 年 6 月公開自己的男同志身分,但當時全球仍處在應對 COVID-19 疫情的高度封鎖狀態中。)3b1Zm9tmH^^+&BShymT(I1P31YIGTo7YIFP2f5UyuQaM)W-J_現在他準備好想跟大家分享自己的故事,並聊聊自己對於世足賽辦在卡達—位於中東、目前在法律上仍將同性戀視為違法行為的國家—的看法。

延伸閱讀:湯姆戴利受英國查爾斯王子表揚:「我因跳水、LGBT+ 權利以及慈善貢獻獲得大英帝國勳章!」


(圖/@iamthomasbeattie/Instagram)

如同多數人一樣,Beattie 發現自己只Eo#Qm4QyOfi+w@hIrb1bPU8Wlwyg*e1(whrQFjC=s6M@)wIK@_能困在家,他同時還要思考出櫃的決定所帶來的重量。某種程度上來說,封城帶來的平和與安靜似乎是件好事。

Beattie 表示:「我出櫃了,但那時候我也只能待在公寓裡,這uF-DsL2rVB2nj0E=8h7F83HakZ4mq30o9mP32lk$SLj*n*T!Cj似乎保護了我。這件事有點令人難以招架,但出櫃之後的感覺很好,像是鬆了一口氣。」

對於現年已 35 歲的他,出櫃是個陌生的經驗,因為他花了多年的時間在害怕真實的自己;但)oQH3p=U6HwtmUI#zPOIYo-gm5_SE56_EV!%FTsQLzUfqI+^gF一夕之間,他意識到自己的恐懼完全沒有根據。

「我出櫃的時候,我意識到人們還是會愛我,他們還是會尊重我,大家還會因為這件事而欽佩我的勇氣。這種感覺很陌生8G_Vk37QZ@aZvyNxk0BSOlPt2jFfc%D5pf)%e+kBPp&G+TZfx@,我以前是害怕、焦慮以及很多掙扎,突然間就變成『我怎麼不早點這樣做』。」


(圖/@iamthomasbeattie/Instagram)

當然如果VCWnlzJQ_%@39)sr8s4zehxLXB_rol*kPpq-VxdHeTPwYrc*iI現在回想,Beattie 明白自己為何不早一點出櫃。簡單的說就是,他還沒做好心理準備;但到了 2020 年 6 月,他終於準備好將真正的自己開誠布公。

「我準備好講出自己的故事,而且從那時候開始,我的人生就變得很有生產力,我也變得更加健康有朝氣。我能夠成ZuZwgeIxKx-Jx1_sE%f_0w-D+d0Xkmyvpk8PiSfbc6N2-bJyZ@為完整的自己了。」

回憶過去,Beattie 認為他這麼久以來975BJVEIp9ed$9HT*orckw%^31+WxS-cz0EPhGqKAw9pfwKJ*F都無法出櫃的主因,就是「有毒的男子氣概(toxic masculinity)」。

「我覺得我已經更加認知到有毒的男子氣概,以及社會整體是如何看待男性和女性的形象。我以為這件事(身為同志)會貶低我身為運動員的能力,甚至是我在退休後所從事和打造的事業。h!EFUebT+6gQiZFm8RN&Fn@1xk=bWxY72k&e*puECXMA0du+KG結果這都是我的誤解,這是社會灌輸的觀念,讓我認為這會讓我不夠男人,或是沒有能力做好我的工作。」

所幸事情已經有所不同。性別角色現今已經沒那麼死板了,但對於 Beattie 這樣的足球員來說,j$TOh_&imwdXS!dX)k5b5r#3t-0j7)3%vk$9MOnxh4eMIdV6n%想要用特定的方式來展現自己會很有壓力,而且這種感受很難擺脫。

「我覺得這些角色在許多領域都被重新定義了,這是好事。但在體育競技方面,我們依然在試著訂定對於男性C=2Q_sez9WM@-wSOd2uF37VZsE3WNY5SK%GIF56nNgKbL7xS-p和女性的期待。我覺得這是我當時在掙扎的事之一。我現在明白這些東西並不會對我有什麼增加或減損,但當時那些錯誤觀念是我在對抗的東西。」


(圖/@iamthomasbeattie/Instagram)

Beattie 因為頭部的嚴重傷勢從足球界退休,結束職業運動員生涯。他後來搬到新加坡,除了當#t!da18rl-)mx3PePvZV4tgoHS&nt&s-Oub)0#*-IkyYhIbNPG模特兒,還跟其他人一起創業。最終,他的新生活讓他逐漸走出櫃子。

「我離開足球界之後,從事了很多冒險事業。我建立不少成就,這也給我信心去說出:『就算全世界都背棄我也沒關係,我只想用我的聲音去分享自己的故事,讓其他人有所共鳴。』長久以來,我聽過很多跟我相似的故事,我也6$Jxktz&7M_YX!WZaGvA!E!Yj%*V*i=(t_Ax)$n4m@VAkaBvPb想要開啟那樣的對話。我希望能激勵人們,讓他們在我身上找到安全感,能說出自己的掙扎。」

身為新加坡的黃金單身漢之一,就是他想要出櫃的最後一件事。「已經有很多人注意到我並不需要女性,而我所處的階段是:我覺得我不用再對任何人妥協。*N1EjbPWMznt+EWsCq_rPvFLthmC(ewpuNMz6f5xIQMwgc9j3!

阻止他出櫃的,是內化的恐同。

延伸閱讀:「我是個男同志,但我內心有恐同的思維。」 阿根廷出櫃男演員暢談「自我和解」


(圖/@iamthomasbeattie/Instagram)

他逐漸意識到他在遠離真實的自我,而且出於恐懼的原因,他會避免特定的活動和場合。

「身為運動員,我做了一些職涯決定讓我遠離眾D4bxnpH$gADwCR=Yg$^aRBqMqavMHVbVqQ1qwRJs#&7WrBYiKg人目光。我在追逐夢想,我有很多抱負,卻一直在遠離自我。我心中有內化的恐同思維,我覺得那是反映我成長的社會環境,特別是足球的領域。」

「可能連我自己都是問題的一部分。在我了解 gay 這個字的真正意義前,我以為它是貶義。我周遭的人不喜歡什麼人事物的時候,他們就會用這個字去形容。這個字的負面含意如此強烈,以至於當我覺得自己RSuTmI%mBQ+kvuU$yIKko=Bo0!^V_AD@#nUdedX&$L^tV1i7N%可能屬於這個社群的時候,它的污名沉重的壓在我身上。」

Beattie 出櫃的決定,看起來是激發了改變。直到最近,英國體育圈公開出櫃的男同志職業足球O!^9^kD3$N1(Ev5IO&Ng5_HdbJIBt&Oie-e8O%oX@xMWDD2vM@員都還非常稀少。Justin Fashanu 在 1990 年出櫃的時候成為英國首例,但他最終在 1998 年自殺身亡。

2)f-64H_VdLDv+q#yRSVQ(v6VU!YEfuPglk83W7Fvb$AiClyR6I013 年,Robbie Rogers 在離開 Leeds United 足球俱樂部後出櫃。2020 年就輪到 Beattie 公開談論性向的新聞登上了頭條。Blackpool 足球俱樂部 17 歲的 Jake Daniels 在今年出櫃,讓他成為英國現役足球員中的唯一一例。

延伸閱讀:英國史上第二位現役足球員出櫃! 17 歲鮮肉選手:「若等到退休才說,意味著有好多年要隱藏。」


(圖/@iamthomasbeattie/Instagram)

Beattie 相信改變會持續發生,雖然過程可能會有點慢。

「足球界是落後於社會的領域之一,他們真的得趕上大家;但有些團體做得非常好,尤其是英超的許多隊伍,讓我印象非常深刻。他們有很多人開始關注平等、多元和包容,把這些東西納為企業價值的重要成分zAJ@i_H%2l$vVh-@qgma!e$5Ia-nGDmpi8T!AqG2r@vhRQ@VL5。情勢正在改變,儘管還是很緩慢。」

「我覺13BrI7o!=B9A4veDBOYHB3#OyfuHW402J1*7MnsM-ORobCx=bo得,雖然前進得有點緩慢,但我們正在見證一股浪潮的到來。我出櫃的時候,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事情是我有足夠的能見度,人們可以透過我找到安全的空間。」

澳洲足球員 Josh Cavallo 在去年出櫃,而且從那時候起就得到來自 Beattie 的支持。e3apSA-+BPj5%vH2HelT#YNi2a2Fp)W(@9_^ALd2xVxa_G-epGBeattie 對於這件事也感到很自豪。

「對我來說就像回到起點kjVGGvZ9#1g2!q-N3UNm82b5(983CfKh&wFpqNRq31LyscCUt+,因為他的職業生涯才剛起步。我花了許多時間和他建立深厚的感情,直到他準備好出櫃。他的出櫃激勵了 Jake Daniels,接著是蘇格蘭的裁判 Lloyd Wilson。這真的是好事,因為我們開始看到一點趨勢跑出來了。雖然不是我們理想中的步調,但總算是一小步。畢竟我們長久以來都沒有任何實質的進展。」

延伸閱讀:澳洲鮮肉足球員出櫃歷程超扎心:「我想為其他深櫃足球員發聲!」


(圖/@iamthomasbeattie/Instagram)

Beattie 非常希望,他出櫃的時候所獲得#gP!@lyaE8KyN)!i%YhjxZ%+m@#+Hv!lTrE(L*XLPJNzKH$Z9x的熱烈回響,能給其他足球員勇氣,讓他們感受到他們可以對真實的自己侃侃而談。

「但願我們能看見更多人出櫃,因為體育界是社會上能改變人們心態的一個強!sG!fZBuakuFkYaMxjD(bts4QgWt3RAZs7A(*vArg_pWE-a(P(而有力的領域。體育將人們凝聚在一起,尤其是足球。」

足球可以成為一個恆久遠的團結力量,但排斥異己對於某些足球員和他們的粉絲來說仍是殘酷的現實。國際足總(FIFA)面臨來自 LGBTQ+ 粉絲的強烈批評,因為他們決定讓世界盃辦在卡達,而同性戀在當地是違法的。Beattie 也不贊成讓卡達這樣的國家來舉辦體育賽事。

「我個人的想法是,我覺得任何全球性體育賽事都不該辦在最低限度平等權利不受保障的國家。體育競技是在慶祝多元性,是能夠凝聚社群的事物。舉辦這樣的活動卻又不認同某些基本人XNmX3YP!kJW@WpUq-Yl(m0FmyInEXt&TU-^VUlLxClBqFpQn3w權,感覺很虛偽。這就是我的立場,而且不只針對世足賽,任何體育賽事都是如此。」

延伸閱讀:2022 世足賽舉辦國卡達軍方:「為了各位的安全,請勿亮出彩虹旗。」


(圖/@iamthomasbeattie/Instagram)

不過 Beattie 也認為這個議題的辯論有兩面。在某個程度上,他認為世足賽辦在卡達的好處是,至少可以開啟關於 LGBTQ+ 權利的對話。

「這樣的討論頻繁出現,加速了對話。人們現在會談論這件事,他們試著去找到粉絲們某些問題的解方。他們在卡達會談論這件事,這是他們以前不會談論的。做為一個國家,他們現在得去問,『我們必須為 LGBTQ+ 粉絲做些什麼來保障他們的安全?』他們得分析這些事情,為我們的社群創造一個能保護他們的結構、最低限度的保障。希望世足賽後,在這些國家的社會裡能出現長遠的效應。」

這些討論也讓男同志運動員成為議題的焦點,而這是一件好事。Beattie 意識到有很多酷兒足球員就處在跟他幾年前一樣的位置。Beattie 給的建議很簡單:別著急,而且要尋求支*o^0l02-pxF#4v)&Tfe8oTI%(B0zoI$s8TxZsx0k7syZ@Z(pW*援。

「我會說,只要你準備好,有一整個社群的人張開雙臂等著接納你。f4QAits#JFaF68!n%WL4277D8TgcAc+=3Ggmyw%TW)S7o*Y2^^當正確時機到來,你會迎來許多幸福和快樂。」

「無論你出櫃與否,你的0^Md&Nx#i#K&h2MEv4%Kr^oVC9#blBkSyDrQE$H7@1HmrroNym存在價值都不會改變,工作能力也不會因此受到妨礙。你的性向是自我認同很重要的一部分,但終究就是其中一部分。我們每個人都有很多不同的面向,這只是美味大餅的其中一小塊。」

逛逛其它主題的新文章:

看更多《運動員》文章

-

譯/Kevin

Source: PinkNews

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