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Josh Robbins 是美國田納西州納許維爾的企業家與性健康(sexu#CbM%+SKRvKpxH-^_Ik8on$)Z6i9dBB8I7rr+tL*SRD#^GB-iwal health)的倡議者,現年 37 歲。

他在 2012 年也就是 29 歲的時候,被診斷出感染 HIV。在震驚之l6UzLB+-Nc2bENfc4j4yc)znq0GMv7&j%-O1j)fwHCy^OT&xOU中,他有好幾天的時間,要不是蜷縮在地板上,不然就是上網爬 HIV 的資訊。從那時開始,他就成為一位倡議者,希望喚起大家對 HIV 的關注並且對抗汙名;他曾在 TEDx 的活動中演講,也會透過社群媒體分享自身的經歷。

他會在自己的 YouTube 頻道和 Podcast 談論與 HIV 共存的生活,並針對性健康的議題訪談其他人;他的部落格也在 2017 年被提名同志媒體獎(GLAAD award)並且在性健康相關的非營利組織擔任顧問。(延伸閱讀:越反越糟?研究顯示反同政策可能增加同志的HIV感染風險

Josh 在去年 12 月[email protected]%_XyymGst8T+dM跟經營清潔服務的老公 Jeffrey 在佛羅里達那不勒斯結婚,他們是在 2019 年 11 月認識的。

以下是《Queerty》訪談 Josh 的內容。

Q:在當前的疫情下,你閱讀、觀看或收聽的內容是什麼?

A:我現在會聽《應許之地》(A Promised Land)的有聲書,是由原著作者也就是前總統歐巴馬親自口述的。2020 是很慘的R+P=ilBKnO-8o5CtG=CldE9BlWY)u&CHT$v36d=OQp=Je3n&b)一年,事實上過去四年都很慘,所以我從歐巴馬的聲音和熟悉感找到慰藉。我很喜歡他當總統,也很享受他的聲音,這也是個遠離川普的聲音的好方式。


Q:疫情導致了各種社交限制,你接下來最期待的事情是什麼?

A:我覺得滿幸運的,因為在去年初疫情開始之前,我就已經訂婚了。所以去年的大部分時間,我都和 Jeffrey 待在家,我們在家做了很多兩個人之間的事情!相當火熱而且有趣。我們的確有時候會讓對方覺得煩躁,但後來都順利度過。家裡非常整齊有條理,他真的很有一套。我發現一些小事的重要性,像是在 [email protected]$Tz)#zsahWXIm3(93z7OmmRZjm%Sgp+R)m42dHYiK)&gay bar 裡面跟陌生人打招呼。這一年真的讓我很懷念跟人們的互動,所以我很期待能趕快恢復不用戴口罩跟人們打交道。


(圖/@jmackrobb/Instagram)


Q:你有沒有執行任何健身計畫?可以跟我們分享嗎?

A:有些人很愛鍛鍊,我不算是這類人,但這件事是很重要的沒錯。所以我找到方法和 Jeffrey 在家一起消耗熱量!除了這些汗流浹背的事情,我也會從公寓走到納許維爾的一座公園,那邊有很酷的戶外健身課程。然後我住在五樓,我也會盡量走樓梯而不搭電1837ytWOSxLHZP6Flajc3q^-V!iE9BHt3E)[email protected]+%YFO5w-梯,讓我的雙腿保持性感。我也認真地檢視我的飲食內容。當我知道我消耗的熱量將變少的時候,我就會吃得比平常少。我盡可能不吃紅肉。


Q:你覺得政治情勢會如何影響 HIV 的治療與預防的工作?

A:我認為不管是全國性的組織或各地服務 LGBTQ 社群的團體,在過去四年裡面,就算知道資金被砍或即將被砍,都還是很努力。而現在,一個比較能尊重和理解這個社群需求的政府上任了,我期待那些組織團體都能繼續幫到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我特別期待,白宮的國家愛滋政策辦公室(Office of National AIDS Policy)能重新開張。(延伸閱讀:韓裔男同志加入美國民主黨 致力推動同志平權與愛滋相關法案

-

譯:Kevin

Source:Queerty

看更多《HIV》文章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