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澳洲足球員 Josh Cavallo 近日和大$Yc2#lnL-VmXW0VF67zkY8YGPvwfgfItKPuBUVv0*k57j&@VQP眾出櫃,歷來沒有多少職業球員出櫃過,即使有,多半也都是在退休之後。

今年 21 歲、隸屬於阿德雷德聯足球隊的 Josh Cavallo 透過社交媒體上的一部影片出櫃,當時再過不久就是澳洲足球聯賽,而且這支影片是以aOyDo7I1skO3KPlei+JfKpdLUTo!ABPlj03xywOZu=QkNzG31u整支隊伍的帳號播出的。

延伸閱讀:大學摔角選手身著緊身衣的10個大包瞬間,粗壯下半身實在太誘人!

 


(圖/@joshua.cavallo/Instagram)

 

在這支動人心弦的影片最後,Josh Cavallo6_1*P+owfRA57CtC-vj%bKpWd&!g72()=F)ge_joRATRgh#B)l 說,「我有一件私人的事情想跟大家說,我是一名足球員,也是一位同志。」

他接著說,「我以前總是因為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還有自己gvJNAGY7vDSRokmAcYAqkG9Y$TccSqP_=z9gtGH29R2y)g7b9B是同志這件事情感到很丟臉。我只想要好好踢球,被跟其他人一樣平等對待,為了突出自己要用另一個身份生活真的好累。我不希望別人經歷跟我一樣的痛苦。」

「我以為別人知道了我是同志以後,就會對我態度不同,就會開始說我的壞話,開始嘲笑我,但是實際上不是這樣的。至少,會得到別人更多尊重,對愛的)5XWos$sfxe^2=XXCDF^DLZJ_73Q1qg+#_%fC(gYy2i0O^JhJA人出櫃,對朋友出櫃,對隊友教練出櫃,反應比我想像中好很多。我得到我從未想過的支持,讓我開始思考,到底是什麼讓我之前壓力這麼大呢?」

 


(圖/@joshua.cavallo/Instagram)

 

「我想和大家說,身為一個愛踢足球的同志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也想和那些還在掙扎或害怕的人說,做自己吧!你生來就是要做自己,不是做別人。」

Cavallo 後來也在 IG 上發了另一篇文。

「走了很長的路才來到今天,但我真的非常慶幸KsEpCDNwP4pfh3ru7ax2JvT87$qkCL+ax*bgKu#uEA$+ou%f!n我出櫃了。我已經為自己的性傾向掙扎了六年以上,現在終於可以休息了。」

他希望能夠傳達「同志也能是職業足球員」的訊息。

 


(圖/@joshua.cavallo/Instagram)

 

「在足球界,要出人頭地相當不容易,尤其和大眾出櫃dFMV5r#1D1Fe+28Y8mKUB)nPis(Xm_S*5Xt-Ulk#WdSoVlo9ND更是會對職業生涯有負面影響。身為一個同志球員,我知道有很多其他人還在櫃子裡,我希望能夠改變這樣的情況,和大家展現足球這個運動是歡迎多元族群的,大家都能夠展現最真實的自己。」

「當我知道現在沒有現役球員是公開出櫃的同志時,我非常震驚,不只是在澳洲,甚@)%MX*E$UbbXR&Gi-*J31E*$rE59+Io2pnEMSCbxjyq@Z8Pqzb至是全世界。希望世界可以有所改變。」

雖然另一位 Carl Nassib 在今年夏天就出櫃,他踢的15g%uAoU-$biFrDT5mp6LM%rO^hr#qAHcX)+VZLg8JA6VI5c1U是美式足球。Cavallo 是足球員,他指的足球界也是這種放在地上踢的足球。

Cavallo 在採訪時說道,當他和大夥在慶祝賽季最後的一夜時,他了解到他必須出櫃。

 


(圖/@joshua.cavallo/Instagram)

 

「當時我覺得人生充滿喜悅,只是離開人群回家_n1LFFf-Y2X0QLY4AIBgG%0%4J1E2TM#Bk)K*wmz-%_Q1RUtH=之後,我只感覺好麻木、沒有任何感情。當時一切都很好,只是我感覺不是在做我自己。」

「沒有慶祝,沒有煙火,我坐在床上哭了一整晚。我不想整個人生都為了別人的看法而說謊。我的雙重身分開始讓我產生心理%i3F=QY=YxrCe3tSYoaS7D#%pC!In0BHhEgf0b(0F#W^eCh*WA問題,我喜歡踢球,但我好不快樂。」

Cavallo 出櫃的消息直接登上澳洲報紙頭版,而且也獲得大眾壓倒性支持。澳洲職業球員工會稱這是一個「美妙時刻」,不只對他來說,也對 LGBTI+ 族群來說。

延伸閱讀:

看更多《出櫃》故事

-

譯:Ileo

Source:Queerty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