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來自美國南加州的職業摔角手傑克·阿特拉斯(Jake Atlas,暫譯)早前榮獲2017年職業摔角界年度最佳新人獎,並且發表了一份公開信,像教練和親友們致謝,文中寫道:「我很自豪地履L3PD=&9fgh7YsTi5Zw3w8bLgH%Zv#5lA9_08#9o5qw%Tb8Y_E#行我的承諾,公開我的性傾向。」

on Twitter

這位23歲的年輕人在美國洛杉磯長大,從小就愛看墨西哥摔角(Mexican Lucha Libre)和美國職業摔角(WWE,原名WWF)。Atlas從小的N=0$H^[email protected]#I^4x7mvcNR性向認同過程並不順遂,他承認他曾欺負那些自己喜歡的男孩們。「我知道我的家庭不會接受我作為一名同志的事實」他在接受採訪時說道。「在我六年級的時候,我遇到了一個男孩,他無疑成為我打開心結並自我接納的催化劑。」Atlas在2010年正式向家人出櫃。

「在那之後的數月,甚至是數年裡,我那小小的rwnYlw385aosgFF%NtCC+tGuB$!OCE+$_kOiRSqX#Pb5hR)^6y家庭裡充斥著淚水,沉默,忽視與仇恨。即使是現在,做一個公開的同志仍然能夠讓我和母親之間有爭執。」


(圖/ Instagram)

Atlas目前是單身的。事實上,他只在18歲時談過一次戀愛。「我很容易分心,加上熱愛摔角,3#_ypZl0nZ+dVi#=)GqSv2%AkIwbO%FSSBd4ny4Lk1Z1kN1ggs那個時候若從事約會將使我的生活變得更複雜。但我依然有一個結婚的夢想,我想組織自己的家庭。當時機成熟,我一定能夠找到對的人,這點我一直非常確信。」

兒時的拉拉隊和體操訓練使他在業界逐漸嶄露頭角,並於2016年8月正式出道。但不幸的是,不久之後他摔斷了脖子。緩慢的復原過程,加上面臨退出摔角界的可能使他很憂鬱。「長大後的我曾有過幾次焦慮的經歷」Atlas接受訪問時說道。「我的焦慮症經常發作,嚴重的時候甚至無法呼吸。不能上場比賽對我而言是一種折磨,那個時候我感覺[email protected]%+dewhZQjKREkTUA7P7CBfe^S1_9tUikSvyaN我的人生就要結束了。」


(圖/ Instagram)

他現在已經重新回歸正軌,並等著為年輕的摔角手提供指導。隨著馬特·卡奇(Matt!*%ExbkdLr#T%q(4hN6eXz)1UNxeY6yK0pbxBvL9XA#O!XS4xZ Cage),安東尼·鮑恩斯(Anthony Bowens),乃至近期邁克·帕羅(Mike Parrow)等選手的陸續出櫃,Atlas說摔角界的包容性還能持續擴大。「我認為他們在找到正確的方式之後,能夠產生更重大的影響力。」

如今的Jake Atlas會更加努力去實現他所希望看見的改變。

「世人將會見證我作為一名職業摔角手[email protected]!LInAi9k+dSWv)3Jd5x#l4K_nt+RIACv,這是因為我足夠優秀,而不是因為我的同志身份。」Atlas說。「我想要向所有面臨同樣難處的人們,傳達這個信息。」

譯者:Micheal

看看更多運動員文章,點這裡

布魯諾的女友拒絕跟他復合,偶然間,布魯諾聽說前女友的男友帕布羅可能也和男人交往過,令布魯諾靈光一閃,親自下海、千方百計掰彎帕布羅,從中破壞他與前女友的感情,好讓前女友回心轉意。帕布羅似乎真的中計上鉤,豈料帕布羅和前女友都還沒分手,布魯諾似乎也對帕布羅產生心動的感覺,而且越壓抑就越強烈。布魯諾是真的愛上帕布羅?或者只是他以假亂真的好演技?

《掰彎直男B計畫》全片線上看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