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6歲吧,我拿了媽媽的大紅色口紅塗在自己的雙唇,頓時覺得自己變得很獨特,在鏡前欣賞自己許久。小時候我也愛穿媽媽的高跟鞋,因此被一些部落的小孩欺負過,他們要我披著棉被假扮女生,大喊美女,接著用棉被把我蓋起來狂打狂踹…踹得我瘀青甚至用棉被悶住我的口鼻,yR0^RQcUWJGWR90Xn8OQ^[email protected]我當時覺得他們是在跟我玩,現在回想起來那樣想的自己有點可憐。

國中的話劇比賽,我畫了大煙燻妝,穿了馬靴在台上大跳《舞孃》、唱了《我要快樂》,引起學校很大的轟動。後來有一群惡霸走到我班級門口喊:「你們班跳$if)ugkLz&0ujjn=yW=R(^Qrtiu#&)X8YoOAk3a4AbDZ5r*H65舞孃那個是誰?」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就這樣霸氣走到他面前說:「是我,怎樣? 」帶頭的惡霸只回了:「沒怎樣,你滿厲害的!」我禮貌道謝後,他們就走了。從此再也沒人敢找我麻煩,我因此好像默默地被誰保護了?


(攝影/林家夯

我在都市與部落穿梭生活,)-2fl2dpiFj5dBcu!l([email protected])!_TIn1uAerFBK9-*SW=b4WG都市較能接受同志與扮裝。我歷任男友都跟我在大街上自然地牽手,只要沒有太過親密的舉動,我都不怕大家的眼光。但若換在我的部落,我可能要被家族長輩開家族會議了。

在部落中其實不太會有人出櫃,至少到我這一代都沒有人做過,我爸如果還在世知道我是同志,我的腿可能會被打斷。去年我在臉書上發了與前男友的親嘴合照,寫到我是布農族,他是排灣族,希望讓大家知道我們是原住民,我們是同志,我們以此為傲。超過一千人看到了那篇文章,當然包括部落的家人,他們當#aq-4YCd8l&ttC%$wvl+QqlyYUfGT-sPeW66bHHfcvwt^^o#iW下唸了我一頓...要我低調再低調,因為家族長輩沒人能接受同志...我也因此跟親大姊冷戰了好幾個月,她說了些難聽的話…至今還是深深傷害了我。

但是我還是很喜歡在部落生活,都市的步調有時還是會讓人喘不過氣0pibo$gLPEI40=x408FXIbKY&sf66&JidDDVUkhPA03hVahu(I,回山上我可以拋開一切,在那裡我才能睡得安穩、無憂無慮。

我從小就喜歡唱歌,可能是媽媽也很愛唱歌吧!也很慶幸自己有遺傳到媽媽的歌唱天賦。回部落各種婚宴活動我通常被拱上台當第一個唱。我最喜歡唱的歌也是布農族的古調,回山上大家晚上都會在門前烤火聊天喝酒唱歌,那對我來說是ZHLNBHmK6mu(tgXWq4jzZfzDdA(dZ1lgWt!kSY8KxYlrYl-3ae美好的童年回憶。


(攝影/Er Wang

我現在在各地接活動表演,在台上的我根本是另一個人,「飛利冰」是我另一個人格。我在台上能深刻感覺到我轉換成她,從眼神開始到個性到肢體,會令我覺得過癮且著迷。我部落的家人其實覺得扮裝很有趣,他們qkR)kE3DaILCnXW35^WEr2dM9eu50Phw=qb!SGTedOJAal3c8T會在聚會時大肆討論我,告訴我喜歡哪些演出,比起同志身分,他們更能接受扮裝。

我化完妝其實就是我媽年輕時的臉,再加上帶著布農族傳統頭飾,穿禮服裝優雅,我X8Vw#9Vs6Hk&T7guU#FQ!%[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L看我自己,很像看到媽媽年輕時的樣子,很溫暖、很動人、很美麗。我媽是我的偶像,她以前是部落巨星,唱歌跳舞完全是她的強項!長相更是美到出名。媽媽因為結了婚而中斷了舞台生涯,這讓我覺得很可惜…我願承著媽媽年輕時的夢繼續唱跳下去。


(圖/iron_wang

文/飛利冰

編輯/嘎編

 

台灣原住民變裝皇后-飛利冰臉書專頁:

十六歲的提姆天資聰穎又有運動天分,卻因生性害羞加上同志性向,而成為校園同儕歧視訕笑的對象,甚至也連帶傷害了他的摯友。當各種挑釁、耳語、網路恐嚇由四面八方襲來,他決定用賽跑挑戰帶頭霸凌的田徑隊友,唯有在田徑場上跑出1分54秒的新紀錄,才能終結不斷被威脅的苦境。在暴怒與反擊、曖昧與自覺的反覆衝擊之間,再也無法控制的情緒,終將爆發更殘酷不可收拾的後果⋯⋯

《1分54秒》全片線上看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