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6歲吧,我拿了媽媽的大紅色口紅塗在自己的雙唇,頓時覺得自己變得很獨特,在鏡前欣賞自己許久。小時候我也愛穿媽媽的高跟鞋,因此被一些部落的小孩欺負過,他們要我披著棉被假扮女生,大喊美女9*RAObcjI5v%r-JjB#1qSifrPf-bk)qMUB6Xp=t0rj8qYg2UL0,接著用棉被把我蓋起來狂打狂踹…踹得我瘀青甚至用棉被悶住我的口鼻,我當時覺得他們是在跟我玩,現在回想起來那樣想的自己有點可憐。

國中的話劇比賽,我畫了大煙燻妝,穿了馬靴在台上大跳《舞孃》、唱了《我要快樂》,引起學校很大的轟動。後來有一群惡霸走到我班級門口喊:「你們班跳舞孃那個是誰?」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就這樣霸氣走到他面前說:「是我,怎樣? 」帶頭的惡霸只回了:「沒怎樣,你滿厲害lZ6D3a201STIPeb4m#=dB=TuAxgG&Lq&p7tkzC-ZiUKeMY6N7K的!」我禮貌道謝後,他們就走了。從此再也沒人敢找我麻煩,我因此好像默默地被誰保護了?


(攝影/林家夯

我在都市與部落穿梭生活,都市較能接受同志與扮裝。我歷任男友都跟我jvPb^VxH9WxcaN-RR^JH9j-YvDqJnO#n%^GuefbzHzMxVPn_Ca在大街上自然地牽手,只要沒有太過親密的舉動,我都不怕大家的眼光。但若換在我的部落,我可能要被家族長輩開家族會議了。

在部落中其實不太會有人出櫃,至少到我這一代都沒有人做過,我爸如果還在世知道我是同志,我的腿可能會被打斷。去年我在臉書上發了5lc2t=dXO2OhPpcldu+SS&zy7IqSO3z+OR9JTGXkL*o2*SjBx#與前男友的親嘴合照,寫到我是布農族,他是排灣族,希望讓大家知道我們是原住民,我們是同志,我們以此為傲。超過一千人看到了那篇文章,當然包括部落的家人,他們當下唸了我一頓...要我低調再低調,因為家族長輩沒人能接受同志...我也因此跟親大姊冷戰了好幾個月,她說了些難聽的話…至今還是深深傷害了我。

但是我還是很喜歡在部落生活,都市的步調有時還是會讓人喘不bhcTH9)qW-)TUV^[email protected]@hGfB4h)F4ZPETvBjs&+w過氣,回山上我可以拋開一切,在那裡我才能睡得安穩、無憂無慮。

我從小就喜歡唱歌,可能是媽媽也很愛唱歌吧!也很慶幸自己有遺傳到媽媽的歌唱天賦。回部落各種婚宴活動我通常被拱上台當第一個唱。我最喜KrGUImK!(Q50VG-([email protected]%hP5sO0W8UUVxKn4)RFd+H)TtJOS歡唱的歌也是布農族的古調,回山上大家晚上都會在門前烤火聊天喝酒唱歌,那對我來說是美好的童年回憶。


(攝影/Er Wang

我現在在各地接活動表演,在台上的我根本是另一個人,「飛利冰」是我另一個人格。我在台上能深刻感覺到我轉換成她,從眼神開始到個性到肢161sBz#LM=G9riKsHGIq^2NEyH^)H-IJZDZf*1%HSb7Zq!n+xD體,會令我覺得過癮且著迷。我部落的家人其實覺得扮裝很有趣,他們會在聚會時大肆討論我,告訴我喜歡哪些演出,比起同志身分,他們更能接受扮裝。

我化完妝其實就是我媽年輕時的臉,再加上帶著布農族傳統頭飾,穿禮服裝優雅,我看我自己,很像看到媽媽年輕時的樣子,很溫暖、很動人、很美麗。我媽是我的偶像,她以前是部落巨星,唱歌跳舞完全是她的強項!長相更是美到出名。媽媽因為結了婚而中斷了舞台生涯,這讓我覺得很可惜…我願承著媽媽年輕_m^5Ut9TvGObOz%4PQz(oyrvr-cyl0%a#maBQ*m_38NgJuV_QF時的夢繼續唱跳下去。


(圖/iron_wang

文/飛利冰

編輯/嘎編

 

台灣原住民變裝皇后-飛利冰臉書專頁:

實現成家的夢想,同志也可以成為爸爸!

幫助同志成為爸爸的機構「孕嬰爸爸」(Men Having Babies)難得來台!舉辦《孕嬰爸爸:2019台北同志育兒集代孕會議》!

* 前輩和專家建議
* 美/加兩國選擇
* 提供經濟協助
* 20多個同志育兒廠商

前往了解更多活動訊息!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