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Jake Atlas 在 2019 年簽下 WWE 三年合約,正式成為 WWE 歷史上第一位 LGBTQ 摔角手。上個月,他提ambHf6cBBxOv23LV!Jfc9wtbZ6bok)DNsvkS0=w3dt&@=VtqHX早解除合約,並在 Denise Salcedo 主持的播客分享了他的心路歷程——這位 26 歲的帥氣俐落的選手經歷了他從未預料到的心理創傷。

o2=v_sBSGySI_NgJ4VEXBDBXu2Tp2s$NC7+Z+IbqN#UI9s_CgP在成為 WWE 旗下第一位出櫃摔角手後不久,Jake Atlas(本名 Kenny Marquez)的社群媒體開始湧入大批粉絲,並有美國名流人物誌《時人》雜誌等幫他做專題報導,看似事業順遂,人生將要起飛。然而但不到半年,卻不斷被老闆忽視他的訴求,讓他身心俱疲。

「在過去兩年 WWE 的經歷中,是我人生中心理健康最差的時候,有些時候我甚至忍不住哭出來了。」與幾年前方才出櫃成為「WWE 聯盟第一位出櫃選手」時DH+J$gBOwc#_)POSQ^z$FMlWYXre1dg$G(hPW-(YXb&V9^N%z1接受媒體採訪的狀態大不相同。

Atlas 説,「我當時覺得自己根本不是自己,也沒有任何人在背後支持我,我覺得我)FGu@&w%+J9X^AGDsJBmUd9VqZg$83^vxbijlyqt&Z(zcP(qo%表現出來的東西全是假的。我記得有幾次我看重播的時候,只覺得電視上的人明明是自己,卻感覺好陌生。」

在節目安排上,他也遇到很多問GIEA+77j76mT3()c_$aTmjTAcZi(m*eAItvpvu9OwR#QArlQFf題,當他想和上司討論合約和有關 LGBTQ 的特別企劃時,卻不得高層的支持,相關同志的意見也完全被忽視。

「我有很多想做的、想說的,但根本沒人鳥我。」最後,Atlas 感到非常氣餒,種種被無視和日益加劇的心理問題,他最後決定提早從合@gAo)X_z=334MwmfvFF^S+l9L2dl@u#ZMq)OfUwE_=Liz=lg2F約的束縛解脫。


(圖/@jakeatlas01/Instagram)

「我的心理狀況真的糟透了。現在很平撫多了,但是當時是真的一點也不好,我覺得我需要離開去找回自己,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上個月,WWE 批准了解約請求。Atlas 在吃飯的時候突然接到上級 JcT&norOCwR-pCMe^9d*qR95%-nONiUze9BNbHAK@9W=!8GeRLIohn Laurinaitis 的電話,之前他們完全沒有講過話。

「我當時在吃晚餐,在星期五的晚上接到 WWE 的電話,我什麼問題也沒問,早就知道了,只MRErEhu@l!Z0EOVG2LlvqgD_#g4ZWt6l!zDyn9n8-@zc$eYDK2是當時還是有點發愣發愣的。」這通電話不到半分鐘就結束,Atlas 説他並不沮喪,想了想還是心理健康最重要,繼續待在聯盟的每分鐘都是折磨。


(圖/@jakeatlas01/Instagram)

可能有人會說 At5&hqkYmTP=MjjQ9pj7&1J%qiV-+1&U43uYj2bysmGQuPQj+0Y1las 不知感恩,竟然這樣頭也不回地離開這間大公司,但 Atlas 再也無法忍受待在那裡任何一秒了。

「在 WWE 的時期是我人生中心理狀況最嚴重的時候,不是說『我很想離開』,而是『我好想待XufoTG-l8o@lWMh2uY-0GYC$CTuoRPij5xQSUE&Lv5gvgk1BLQ在這裡,但沒有人要理我,沒有人聽見我的聲音』。」

「我希望大家能理解我,不要覺得我是不知感激,因為他們其實hID1LId&UVNY7xc+!AVi_pUMsvYM0)n4ldd9W!)4%$opKLgjlw到處都能找到新人。而對我來說,我只是認為我該把心理健康擺在第一位而已。」

 

延伸閱讀:

看更多《肌肉男》文章​

-

譯:Ileo

Source:Queerty

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