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餡恩

一直覺得能當上妳的兒子是我這生最幸運的事。雖然妳的個子比我還小又愛哭,但妳依然是我最強而有力的支柱。

還記得高中有一次,我們在房間一起看電視,妳突然問我:「哥哥都沒有交女朋友喔?」我正準備踏出房門拿飲料,隨口回了妳一句「我又矮又胖,沒有女生會喜歡我啊。」三分鐘後、當我再進房間,妳已經是哭得花容失色。「媽?!妳怎了啦,不要嚇我。」妳哭著邊擤鼻涕地緩緩道:「對不起……爸爸媽媽基因不好……把你生這麼矮又把你餵這麼……。」接著妳又忍不住地大哭。我心裡糾結了一下,沒想到一個無心的玩笑讓我媽這麼自責。「媽,妳神經喔!!!」我上前試著撒嬌:「你兒子很可愛好嗎!只是就沒有想交咩。不用想太多。」好不容易在我的「ㄋㄞ」功下,大概是妳也覺得自己太戲劇化,妳破涕為笑說著沒事啦,那次之後,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看全Edf%ugR=gW!Kws^d3reV9&NAa$-npDA5N1e0+GrNPMF%FXarBu能住宅改造王也可以哭了。絕對是妳遺傳給我的!(笑)

到了大學,妳也三不五時就關心我的感情生活,「[email protected]_mFtN([email protected]&IOv1LzK哥哥最近有沒有喜歡的女生啊。」「你明明就很可愛,怎麼會沒有女生喜歡哩?」甚至到後來……「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歡女生?」「喜歡男生也沒關係的,媽媽可以接受。」

就算妳這樣對我說了,我依然跨不出心裡的那道門檻。「就緣分還沒到咩~」hu7#PmsgmUEDHO5Bd$WuTJiTJur64bC!FLSVVT9gmw1u21fArC「媽、妳又來了,妳想太多了!」如果可以,讓我一直裝傻下去吧,讓妳知道了,也只是讓妳心裡更難受,讓妳多一份擔心,還要顧慮親戚,鄰居的眼光。

雖然我在班上已經出櫃了,但是始終沒有勇氣讓家裡的人知道,那怕只是千萬分之一,要是妳不能接受這樣的我,甚至就這樣不愛我?這種機率、我不敢賭也輸不起!就讓我一直保PiD87C&IpZM*7tpIaqS^8J7NPyCRuWt8jBbXOAp=1Oi-ob*Gdp守這秘密吧。

一直到某年暑假,我因為急性盲腸炎進醫院,一天晚上妳下班後還接著來醫院照顧我。我有氣無力地看著電視,跟妳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妳講著舅舅又來跟妳借錢、主管又是如何如何地難搞,正當我已感到濃濃睡意時,突然間妳臉色一沉,話鋒一轉,用很少見的嚴肅語氣:「哥哥,我有事要問你……」我看著妳的轉變毫無頭緒,「你老實告訴我…CfuInFQfJmfv(xlZtfw7b5opEEbM*&OV=oixY7%M41D&1AnRS&…你到底是不是同性戀。」

一時間我的睡意全無,妳這問題單刀直入,直搗黃龍差點殺得我措手不及。我提起120分的精神準備迎接妳下一波的攻勢「……不…不是[email protected]^$E-m^M=*BPK9r4E3。」妳顯然不太相信的看著我,我有點心虛的眼神開始飄移不定, 我被妳看得越來越心慌,正想著是不是哪裡露了餡,還是在開刀期間我的手機被妳偷看了?正當我猜測各種可能時,妳緩緩開口:「唉……王阿伯跟我說啦……你是GAY……。」

王阿伯是我媽的[email protected]!uZInmLaEeFJc96R0ihwyr0TXrdra^2hT8j4W同事,年紀稍長個我媽幾歲,他家裡開道場,理所當然的似乎會一些法術,其中一項就是觀天眼,我媽三不五時都會請他幫觀我們家最近運勢還有三個小孩好不好。

「王阿伯跟sQ$=4VG1Wm=4bAAa)AHZdTTjF6TJNNzeMEvUjVjb*9L5=E_cA8我說,叫我一定要跟你把這件事談開來。」「不然吼……他說我們母子將來會越走越遠。」妳語重心長地說完,默默地看著我。

那瞬間,我緊張到忘了傷口的疼痛,我深深倒抽了兩口氣,周遭的氛圍漸漸冷冽起來,「……」我想說些甚麼否決的話,但是話kqsx_A^z&kHl*%7S!I0n0k#oB_m+dr*WMHNf3J-+Gkx=crGyTv卻一直卡在喉頭。

我的善意謊言此刻再也說不出口,人在生病的時候果然是最軟弱的,我心裡那道武裝的心牆漸漸開始出現裂痕,我覺得我不能、也不想再瞞妳了。「越走越遠」這四個字扎扎實實地刺進我心底,從小妳最疼我,偷偷都會塞零用錢給我,我想要的,妳也都是二話不說就買給我,我怎麼此刻還能再這樣欺騙著妳。我看著妳,口乾舌燥的一字一字承認:「是……我………DS%$l$8R!cSm9)7GTLq)w8Wi7s5!Ti&8I0ogJNiBN5*#GXv(cx我……喜歡……男生……。」說完我像個犯錯的小孩低下頭不敢看著妳。

妳沒有說話,空氣在此刻像被抽空般難以呼吸,聽著妳越來越加大的喘息聲,一秒鐘彷彿都像一世紀般這麼久。

「媽……?」

我不安地試探叫著妳。

兩秒後,「哇……」妳用大哭回應了我。我默默地看著妳,心裡嘆了一口氣,終究還是太衝動了嗎?此時很多@Ze)HprkgC3+UzCndPCEuuQK_To7JXPsc)GR1sSg#Li8UbvV#)種情緒糾結著,不安,惶恐,無奈,甚至帶著一點點的失望……。是否……對妳來說還是打擊太大了點?雖然妳嘴巴上說得輕鬆,但是現實面,要妳一開始就接受真的是太難了吧?正當我想開口跟妳道歉的時候,妳開口了。

但是妳說的話卻讓我愣在那,接著默默留下兩行淚。「對不起……,對不起我把你生成Gay……。」

「對不起」這三個字一字一字強力地粉碎我武裝的心牆。我媽是真的在自責!

我幻想了許多情況O6CCqW6$Hj8$fYd27vps=)#Oaj9NVEDgPl_OrmlJ07h!bNawn*,當妳知道的時候是什麼反應,生氣?傷心?抑是失望甚至厭惡各種情緒我都揣摩過,但是「對不起」這三個字卻是我從未曾想過的可能。我顧不得傷口的疼痛,一把就要過去抱住我媽。「妳幹嘛啦,這又不是妳的錯。」我盡力要安撫我媽又要忍住不哭,同時一邊又要忍著傷口的疼痛,「你一定很辛苦吧,一個人隱瞞家裡這麼久……。」我媽說完,我就再也毫無形象地抱著我媽嚎啕大哭了起來,所有的壓抑,所有的不安在那一瞬間得到釋放。

第一次,覺得不用在家人前偽裝自己,第一次,覺得跟我媽這麼的親近。

第一次,有記憶以來哭得如此猛烈,但是心靈上卻是如此的寧靜。

之前我跟我媽雖然感情也很好,但是有所隱瞞的感覺,就像是yaB)Y*[email protected]+ai(8有如一層薄薄的膜隔閡著。如今,我能感覺到我跟我媽的心已經貼近緊靠在一起。

Et7!3(7Lqd0GA7YTlIxqJsPq!#=BdrUNjm3y5bWlIHzPdej4Pz就當我們抱著痛哭的時候,「唰~~」圍著病床的拉簾突然被拉開了。「吃藥了……呃?囧???」護士小姐顯然被我跟我媽抱在一起痛哭的畫面給震驚到。我尷尬地躺回病床上,我媽也是不好意思地將頭撇過,但是我跟我媽剛剛實在哭得太忘情,一直到現在還是止不住的小啜泣。

「那個……傷口很痛是嗎?要不我叫醫生再來看看?」護士說完就急著轉身要出去叫醫生,我急忙著說了兩次不用,護士狐疑地看著我,「真的不用叫醫生?」我勉強擠著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說沒事,後來護士可能也還有別的事要ycosyfArTRmSxJm7xuo6F&f5f3v#xw&EZjXV1qbfbj)t3tY*0b忙,就把藥放下離開了。寧走前不忘叮嚀旁邊的按鈕按下去,她隨時過來。我看我媽一眼,然後忍不住地傻笑了起來……

謝謝妳,能當上妳兒子真的很幸運,愛妳。

 

 

你也有想要跟大家分享的故事嗎?歡迎投稿給GagaTai!詳細方法請看這裡

2020年3月,國際NGO「孕嬰爸爸」,將來台舉辦「台北同志育兒與代孕研討會」!

2019年年初,「孕嬰爸爸」便曾來台舉辦「台北同志育兒與代孕研討會」,當時超過300位準爸爸參加,與20多家育兒廠商對談與諮詢,盛況空前!

為回應廣大亞洲地區準爸爸的期待,「孕嬰爸爸」將會在明年三月再度舉辦這次會議!國際育兒業者諮詢、經濟協助資訊、代孕流程介紹,將在會議中一一分享!

難得機會別錯過,詳情請看孕嬰爸爸官網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以及LGBT支持者玩「酒醉版賓果X真心話大冒險的微醺遊戲」,遊戲規則「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真心話大drunk夫」全片線上看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