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2月18日下午,我與其他婚姻平權團體以及同志家庭會面台灣總統蔡英文,進行一場談話。稍早之前的上午,蔡總統已會面過反同婚團體的領導階層,接著輪到我們,為了說服總統加快通過婚姻平權法案的進度,該是我們訴說自己生命故事的時候了。我們一群大約20人,有牧師、同志伴侶、爺爺奶奶、同志孩子的家長,當然也有同志的小孩。

一年過去了,曾在總統大選期間公開支持婚姻平權的蔡英文,她的態度是否在經歷過去五個月針對同婚的激烈抗議、公聽會、惡意污名毀謗之後,能如以往堅定?現在該是我們檢驗的時候了。

我們各自花了兩個小時以上向總統說說我們的人生故事、分享我們的見解看法。輪到我的時候,我向她分享了目前美國約有300萬位同志家長,養育了600萬個小孩,其中,12萬5千個家庭的小孩年齡在18歲以下。對比台灣,根據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登記數據,被同志養育的小孩約是200個。美國的人口數量是台灣的19倍之多,但是同志家庭養育的小孩卻差1250倍。台灣與美國如此懸殊的家庭結構與人口分佈,是合理可信的嗎?還是潛藏的文化上、法律上、社會上的僵化正在阻擋著部分的公民組成自己的家庭?


林志杰正與蔡英文討論(圖/總統府)


同志團體「殘酷兒」的Vincent(圖/總統府)

台灣嬰兒出生率在世界上是數一數二的低,但諷刺的是試管受精技術卻加速發展。目前粗估有30萬的人民飽受不孕之苦。有些人可以透過生殖技術的幫助,像是子宮人工授精或者試管受精來克服這個障礙。

如果你像我一樣,曾造訪試管受精診所,你會看到許許多多的異性戀伴侶,試圖尋找方法受孕的殷切期盼。但是對有些女性來說這是一輩子都不可能的,因為有些女性天生沒有子宮,又或者因為罹病、受傷而導致永久不孕。台灣知名女星小嫻就是先天缺少子宮的女性之一,她與丈夫在上個月前來分享他們多年來不幸的遭遇,花了數年的時間與努力以及龐大的金錢前往美國透過代理孕母生子,但卻徒勞無功。

然而有幸的,我成功透過代理孕母誕下孩子,但是過程中我也感受到跨國尋找代理孕母的艱辛。平均每兩三天,我就會收到來自周遭朋友,甚至是陌生人的詢問,無論是同性戀、異性戀、單身或已婚、台灣或外籍人士。他們都極度渴望擁有小孩,而且他們最後的手段只剩下代理孕母。我可以輕易地感覺到他們的迫切與絕望,我也盡我所能的幫忙,因為這真的得來不易。

但是,為什麼尋找代理孕母非得這麼困難?為什麼台灣政府在人民有必要需求的時候禁止代理孕母?是因為代理孕母不符自然而且變相剝奪女性?也許普羅大眾對代理孕母的想像是一隻被監禁在籠子的熊,膽汁不斷被導管壓榨出來。

我可愛的代理孕母與她的妻子,艾蜜莉(Emily)與瓦樂麗(Valerie),意識到自己能夠給予他人帶來一個無法估計、意義重大、充滿喜悅與幸福的禮物。在經過一連串的生理與心理評估、和我無數次的Skype通話與親自會面之後,她們與我決定一起開始這趟旅程。在生下兩個美麗的男孩後,艾蜜莉與瓦樂麗的家人,以及她們的八歲女兒都前來紀念這團結、充滿親情與生命意義的一刻。

這個畫面,難道是不自然又剝削女性嗎?所有人在嬰孩誕生於世的那一刻,感受的情緒都是相同的。既然我在美國的旅程不是單一個案,那為什麼當需求迫切、人們願意擔任代理孕母的時候,代理孕母在台灣無法合法化?我們必須制定嚴謹的程序條例,也必須審查討論代理孕母在醫學、經濟、社會、政策、以及最後,法律上等各種層面的問題。

過去20年來,台灣政府歷經多次政權交替,代理孕母的草案曾經試圖送交立法機構,但是到現在卻音訊全無。與此同時,人們的絕望越來越深。

幾個月前,我幫忙一對同志伴侶將他們在柬埔寨的新生兒從越南接回來,過程經歷無數繁瑣的程序與障礙,我為這些孩子感到痛心。

數天前的晚上,我透過視訊電話和一對在高雄的異性戀伴侶通話,他們亟欲渴望小孩的模樣讓我回想起了自己當初的旅程。在和他們通話的同時,另一個房間內,一個準備當爸爸的比利時裔台灣人正在和我的小孩們玩,等著詢問我問題,讓自己在成為父親的旅程上能夠多點信心。

我將我的故事分享給蔡總統,以及小嫻尋求代理孕母卻失敗的消息,並要求總統能仔細夠想想台灣與美國同志家庭差異極大的小孩人數。我看見蔡總統點頭、副總統點頭、法務部長點頭、總統府發言人點頭。

我希望他們點頭的原因是因為他們理解同志伴侶結婚成家的迫切渴望和異性戀伴侶一樣如出一轍。唯一不同的是法律限制了某些人的愛與家庭,所以讓我們好好談談吧!蔡總統。

除了總統之外,立法委員也應該聽見支持婚姻平權的聲音。請進入婚姻平權點亮計畫,登記並點亮你的選區,讓你的選區立委看見我們的需求。

點亮婚姻平權希望,快加入他們行列!

作者:林志杰

林志杰是台灣媒體公司杰德影音執行長,旨在發行並製作電影、電視及網路數位節目,他也身為哈哈台、Gaga台和Lala台的台長。2014年,林志杰聯合創辦台灣國際酷兒影展,並於2016年創立GagaOOLala和酷摩沙獎,他同時身為一對雙胞胎男孩的父親,正學習每天兼顧工作、參與公民運動、照顧小孩和稀少卻十分重要的睡眠。

本文英文版先於International The News Lens公開

譯者:蔡奇璋

按讚追蹤GagaTai文章↓↓↓

延伸閱讀

致台灣的LGBT們:讓我們一起站出來被社會看見吧!

我的金雞新年新願望:他們往下走,我們往前進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