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Cliff Chen

《趴場人間》的作者廖宏杰(原筆名:喀浪),2020年推出了最新力作《幻城微光》,是文化部青年創作補助超過十一萬字的長篇小說,由臺灣大型出版社時報文化出版。小說從一場轟趴開始,其實我蠻訝異轟趴這題材還能寫?所有當時的搖頭!cM5=rTDk&meE5UoQum_Nf3*_h)[email protected]盛況如今已不復見,甚至連E都退了流行。但整部小說看完,小說談到這些人後來的出路,包括同志運動的抗爭,公投大敗到婚姻平權同性能合法結婚,誠如作者表示小說背景是從西元2000年起始,到現在2020年橫跨了二十年頭的臺灣同志史,可以從這長篇小說中感受到作者的成長與企圖心。


《幻城微光》
(圖/廖宏杰)

那一段無法宣揚的輝煌歷史

《幻城微光》上半部,寫同志夜店百花齊放,搖頭轟趴黃金盛世,估計是從2000年到2004年,短暫四年的光景,然後在農安趴事件(2004年)之後,開始走向衰微。這裡不得不提及作者廖宏杰的第一本書《趴場人間》,成為基本書坊的創業作,也有那個時空下劃時代的意義。因為當時那樣千人搖頭,百人轟趴的盛況,如今已不復見。而《趴場人間》的終極版,就是《幻城微光》。小說裡描述的內褲趴、泳褲趴、制服趴、BDSM趴、牡丹趴……到以家族形式或地點舉辦的飛馬趴、社子趴、農安趴、建國趴、三重趴、b*UN3FLbh$LH6od7nEZjE3up(XFWlHk#^DDXRm)jtl1SSwXi1Y晶華趴、威尼斯趴、第一家族豪宅趴……已在同志世界裡絕跡,如今僅剩人數不多的小趴,和以私人俱樂部或網路號召的情色主題活動,但都難與過去的規模相比。

《趴場人間》於2008年6月9日出版,取得不錯的成績,甚至蟬聯了晶晶書庫好幾周的冠軍。當時作者尚未出櫃現身,但在同志諮詢熱線的邀請下,在熱線舉辦了一場私密卻人數爆棚的座談會。作者廖宏杰說,當初他在《G&L熱愛雜誌》以筆名發表了轟趴ySugtv3#zq^lKupxJPQyoGnzd^Sf3GuZ30MazF#ELmFsB!W_c*紀實的報導,有天朋友也寄給他這篇報導說這人好厲害不曉得是誰,才得知自己的轟趴報導在同志圈中瘋傳。這篇報導取才自他的田野調查,後來發展成碩士論文,被基本書坊的社長看到,成為了基本書坊的開山之作。

《趴場人間》在市場上累積不錯的口碑之後,被當時拍完《盛夏光年》電影的新銳導演陳正道相中,邀請廖宏杰撰寫了《微光流域》劇本小說,打算拍成電影。後來《微光流域》因同志與轟趴題材在當時過於大膽,所以集資並不順利,合約到期仍無法拍成電影。作者廖宏杰在合約期滿後,將《xdDmvyeS)i-yccWEeeTZDtMn)F-1*U)[email protected]=$DhDdb微光流域》改編成中篇小說,參加了現已停辦的「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入圍了決選。當屆《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專號》公開的評審記錄中,楊照稱《微光流域》為「《孽子》的update版。」平路則讚許:「如同當時《孽子》的企圖心,意圖照顧到多種不同角色的心境,各個角落每個人的出路、背景,以及泰姨這樣父輩或母輩的角色,其實他面面符合中篇小說的企圖心。整體圓滑、平穩,情感也有相當真切度,讀起來有動人的點滴。作者打算重寫眾所周知的經典小說《孽子》,且融入現代元素,還能具有可讀性,非常不容易。」

為什麼要特別提到《微光流域》?就如同朱天文《世紀末的華麗》中收錄的短篇小說〈肉身菩薩〉,一般被視為《荒人手記》的前身。今年作者廖宏杰在西門町Cafe tailuu舉辦的簽書會提到《微光流域》即是《幻城微光》的前身;而小說名《幻城微光》的由來,則是保留了前身的$eHY9mV()s4_o34g^nA1UA)Fq8$a([email protected]#「微光」,以及主場景在臺北這城市,對他來說當時大家身處在迷幻世代的隱喻。《幻城微光》成為了超過十一萬字的長篇小說,並獲得「文化部107年青年創作補助」的作品。

不過令人意外的是時報在《幻城微光》宣傳上完全沒提及此事,不曉得是否因作品非主流的關係?而原訂於2020年2月的臺北國際書展作者廖宏杰和@v%DyCJOIiwEFSFp3z*[email protected]$^Nsm作家徐嘉澤的對談也延至5月12號舉行,疫情影響書展是否如期舉辦仍是未定之天,我覺得這本被讀者稱為「同志民族誌」的小說,在這個時間點出版甚為可惜,它有男同志世界諸多面向可供延伸討論。

同志民族誌

《幻城微光》之所以被讀者稱為「同志民族誌」,因記錄了LGBTQ族群在搖頭轟趴次文化裡青春到壯年的點點滴滴。而我認為這樣的次文化,曾在2000年到2004年間在臺北躍升為主流文化,當時大家勤練身材,裝n#!Ywo(=z_iZkwUodlhjeF5_LLF6xdN0yG5XX7JGU!a0OXBUGm扮自己,每個周末全臺各地同志集中至臺北,彷彿參加嘉年華,彼此爭奇鬥艷,參加一場場轟趴,流連一間間夜店,那的確是臺灣同志夜生活的巔峰。

小說以群像圖的形式展開,敘述三個主角,一個是趴場天菜Patrick、一個是罹患愛滋的小熊小克、一個是自薦當「趴場作業員」後來成為同運大將的米糕。從同志夜店的百花齊放、搖頭轟趴的黃金年代、同志運動抗爭、公投V=+rs7L!V=cJe3oY5A91HOans8VJ!qAGO#H9qQkahkgvTeRnf5大敗到婚姻平權……他們從繁花盛開的年代,到成為社會中平凡的一份子。這是屬於同志、雙性戀、異男、腐女愛恨糾葛的故事,也是臺灣同志史二十餘年的消長見證。這些玩樂的人看似沒有出路,過著荒淫的日子,或者愛著不會有結果的人,但他們真真實實活出生命,就是對這虛無人生,最好的反撲!

小說裡提到:

就這麼一玩,兩、三年過去了,夜店開了又倒、倒了又開,曾經意氣風發的pub收起來,咬牙苦撐的竟起死回生。轟趴被抄,又有新的再邀,同志真的不怕沒地方去,只問敢不敢。一直這樣玩下去,不膩嗎?幾年前的想法如今卻上心頭,但,上班不膩嗎?上課不膩嗎?活著不膩嗎?始終在原地打轉,可是還是無法離開,或者說沒有能力離開。日生日落,人們哪兒也沒去,什麼也沒做,只是專心在等待,生命中所承諾與妄想的,到底會來嗎?怎麼還不來?或根本不會來?(小說摘錄)

《幻城微光》人物角色的個性與特色鮮明,且幾個主角皆呈現同志圈的重要議題,每個角色都有其關係串聯。題材牽涉極廣:娛樂性用藥、轟趴文化、熊族、深櫃同志、異男忘、HIV、身體意象、性別展演、性別氣質、腐女、同志圈的厭女情結、同志運動路線、婚姻平權等等。如果說白先勇《孽子》中的主題是威權與父權的崩解,顛覆異性戀霸權$qj$#LyagHJM1&p1VLpf+XnEHJ%[email protected]+L^&GP&Od1!OHrZCh的過程;《幻城微光》便是所有角色對於這個時代的「空虛之感」,對情愛的追求與人生目標更加惘然。它不樹立「敵人」,從「他者」轉移到「自身」上,再從自我作整體的解放。

作者於小說介紹裡提到,透過藥物與轟趴文化,完成對於情8g9PGai9w*I92z!aYDQ0fi5Tw07K5TobLXmr([email protected]_d感、慾望,以及自我理解,加上性別身分與國族認同下的追尋。在出櫃與不出櫃、認同與不認同之間,LGBTQ族群是否能更坦然地做自己,或者任由主流價值收編?《幻城微光》上半部拋出了這樣的問題,但在小說時間線的十年後,也就是下半部,主角活出了答案。

同婚之後

所有的天菜時光都是浪漫的,rffR5&rbPHtg^(PuLp(-vZD(g-q68u-XaoH0--JCFud_UKpjI2他們像Queen或King一樣被對待。但天菜總會變老,總會被後浪追上,終致淹沒。在所有的繁花落盡,這些人該何去何從?

小說後半部講述主角Patrick十年後的故事。主角Patrick在歷經風花雪月後,決定以結婚為前提,找個男人交往穩定下來;但他卻愛上一個也以結婚為前提,卻是要跟女人結婚的男同志。這個故事發生在婚姻平權公投大敗到「司法院釋字第)wafmw8Ss(ekRrmRYl6Y2%hH$8yrY**oCuh^Ra2Y$Xc-dRHB^^748號解釋施行法」通過,也就是同性婚姻之關係獲法律承認之後。現實生活中也可發現,同婚過後,大部分的人生活並沒有改變。我並不是說大家就要跑去跟同性結婚,而是在傳統觀念與社會壓力之下,異性戀婚姻與傳宗接代的觀念,仍舊束縛不少同志。身邊不少朋友就算同婚過後出櫃了,父母仍是希望孩子能夠跟女生結婚,生一個男孩。

小說中要跟女(b4K0ZWUdV7%F)QQR3DpRF#g*mM36J5T$)Z)P1n0uPyS95h^ya生結婚的男同志仲雄,在一開始交往時,便申明了這個前提。這是個有趣的設定:如果你的交往對象,一開始就告訴你因為家庭因素必須跟女生結婚,你還願意交往嗎?還是選擇當固炮就好?

仲雄是藍領階級,家中經營化材)85PYyWB+sRTA-ED-8TvE([email protected]%Q+n生意,時常搬運,體格像熊一樣。他在三溫暖邂逅了擔任婚禮顧問兼主持人的Patrick,兩人打得異常火熱。後來出來約會時,仲雄就表明,他之後還是會跟女生結婚,因為他是獨子,家裡非常傳統。Patrick也不是天真的人,把對方當固炮不是不行。Patrick還充當仲雄的軍師,在相親時幫仲雄打造成型男,並在過程中獻策,兩人後來演變成一種特殊關係:

仲雄跟女人相親,結束就跟Patrick做愛,有一種越界的敗德感。宛如偷吃人夫、換妻之類,心之所向,身之所往……仲雄開始了相親後,就去找Patrick做愛的流程。除了家裡,他們不約其他地方。(小說摘錄)

就當Patrick認為這種關係,會在仲雄如願與女性結婚後畫下句點,沒想到Patrick的腐女閨蜜Rita,在一次意外的狀況下認識了仲雄,三人展開了錯綜複雜的關係:如果你愛上你的固炮,你會讓他結婚嗎?你的另一半要跟rB)[email protected]%+=5^a+mWH$p_你的閨密結婚,你會不會成全?如果你的閨蜜不曉得結婚對象是同志,你會不會據實以告,但你可能會失去這兩人?

《幻城微光》把過去完全不在乎他者與社會,焦點Tbv^OWlpAHUD-ABZG6Mf2y)26*CWp0YVaF^uCL+6HS7MLA=(Rq只在自己身上的同志;拉到了與其他人的互動及社會關係上,同時也開啟了主角自身對於婚姻的辯證:

究竟是經歷了太多使他厭倦,還是他已經社會化成一個「正常人」,被規訓地如此順服?所以想要結婚也是馴化下的結果?……有個說法是結婚只不過是為了保障女性在懷孕過程中,男方不會肆意離去,而產生的法律制度。但如果真的想走,婚姻綁得住?如果真的有愛,其實不需要婚姻。當然社會規範仍需要婚姻的合法性與便利性,例如稅務、醫療權、財產繼承等,況且同志本當就應享有結婚權,只是要不要選擇進入罷了。Patrick在想那他何必要被收編呢?……他可不可以也選擇不玩?就像當年酷兒不想被主流收編,拒絕異性戀那套邏輯,他就乾脆當他的主持人,旁觀別人一場場婚禮,在宇宙的長度裡那些幸福時光根本微不足道,稍縱即逝……(小說摘錄)

拒絕婚姻的一群人

在同婚抗爭的歷程中,許多運動者是拒絕婚姻的。因為異性戀的婚姻制度,未必適合同志。但在同志運動內部路線的分歧與公投大敗後,同志們必須更加團結拉回主線且目標一致。多元成家的議題被邊緣化,同性兩人結合主導戰場,砲口5QcEh!mj7_g*RqORL*7t!V)_0)JwvzTRMC(RPz^wqeWNtemIgk一致對向反同婚的萌萌。畢竟支持同婚是一回事,要不要選擇進入婚姻又是另一回事。同志要有權利選擇結婚,才可以拒絕婚姻;如果你連結婚的權利都沒有,誰管你要不要結?

2019年5月17日,立法院會三讀通過「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規定相同性別2人可向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臺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國家。主角Patrick到了青島東路,與同運團體和支持民眾一同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3^equEvXRFb%_UXd%B8F9+Un7J$*)8KJ6bKP#^PIcBB$!LO(%X,並遇見了十年前在轟趴邂逅的另一主角,已成為同運大將的米糕。米糕說:

不管是同志、異性戀還是雙性戀,用結婚為幌子騙炮卻無法給承諾、騙女生嫁到家裡來當臺傭跟生產機器,比未婚坦蕩的玩咖還下流……滿口仁義道德的人最怕被起底,因為床底下淨是些不堪的事。現在這個世代還有什麼東西隱瞞得住?如今同志都可以合法結婚了,要跟家裡交代是上古世紀的事,說穿了不過就是傳宗接代,扮演異性戀家庭比較上檯面。但到底是給別人看重要?還是自己幸福重要?(小說摘錄)

米糕一針見血戳破同志父母一廂情願的傳統期待,也給那些仍在自己騙自己與女生結婚就是孝順的同志一記當頭棒喝。結局這裡就不爆雷了,Patrick最終的抉擇讓讀者自己去發現。但我欣賞作者廖宏杰的安排,讓Patrick在秘魯馬丘比丘與孩童的相遇,將這個大眾文學的小IjaxNOGQnEp)AySjMNpsk^zKW08PsWr)YqiIrqeE(!6oI^CkKu說,拉高近純文學的高度;並用一種人文的關懷,向一切道別,包括對他的讀者說再見。

這二十餘年的故事,到最後一章,終究要離開。

文/Cliff Chen

《幻城微光》/作者:廖宏杰/時報出版/出版日期:2020/01/21

【婚姻平權大平台 X GaLaShop】

「婚姻平權大平台」的GaLaShop獨家優惠!現在只要任選兩件T恤購買,只要$1,150!

另外購買「婚姻平權大平台」商品(預購商品除外),滿千送杯袋,滿兩千送手帳!

點這裡買起來!

Kevin,26歲,公民老師,同志,溫和有禮、參與同運、在茫茫人海中尋找愛情。他與患有愛滋的已婚男人展開戀情,母親不諒解,又遭感染恐懼與男友怨妻的夾擊,校園更傳出流言蜚語。

《我的靈魂是愛做的》是陳敏郎導演琢磨三年的動人第二部長片,《台北物語》邱志宇首度躍升男主角即大膽挑戰全裸床戲、獲金馬獎最佳新演員提名,飾演妻子的實力派演員張詩盈更以精湛演技勇奪最佳女配角!

《我的靈魂是愛做的》全片線上看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