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大家對大學老師的想像是什麼?近年來大學老師人數減少,以及逐漸「高齡化」,充滿青春氣息的校園,「老老師」比例卻越來越高。而 2020 年的夏天,7WCo7IVJZ*+5oT*JA+759Tg4!zhiZZ0v5$mjM4W#6qA#HD_uAx屏東大仁科技大學錄取了一位年僅 26 歲的講師,擁有可愛臉蛋,內心對教育充滿熱誠,他叫做郭育志。

更神奇的是,這次的專訪是由一位長年旅居日本東北的嘎嘎台讀者投稿(世界真的非常奇妙)。究竟嘎編mNPTNWBUJtqu$a6vA^kZl%XiP3sGuG(=ImEf*eOeQIirqtpp(+、讀者,還有屏東最可愛大學老師會擦出什麼樣的聯合專訪火花呢?



(圖/Nick 郭育志)

刻苦求學路上,開創屬於自己的價值

郭育志畢業於日本國立愛知教育大學碩士,並錄取世界名校英國伯明罕大學性=1*[email protected]#2qSDC3Jc$stuhZg%MuJh$Zj3Mu3i%%=K6學所。學歷看似風光的他,求學路並非一帆風順。就學於大仁科技大學期間,在同學還在思考周末要去哪裡逛街時,他努力精進自己的知識,不斷參加研習、考取多個證照,然而,累績證照仍無法讓他感到心安,因此爭取了國際交換學生的機會,出國看看外面的世界。

當他在沖繩名櫻大學交換的時候,開啟了對世界的好奇心,並試著透過自己的力量參與社會。雖然當時日文還太不流利,但也沒能阻擋他積極向上的心,不但創立了「日本學生會議沖繩支部」,讓台日學生的交流從東京、大阪等大都市,擴展到了沖繩,並RhQQ2d_Ne30i#7hXe7N!!tp2NZCev=A-^Q5Ofo_4KATi*-iE-W成為天下雜誌換日線專欄作家,針對沖繩社會議題、台日文化差異等發表文章,更因出眾的外表獲選了 2014 年的「名櫻留學生先生」的頭銜。郭育志堅信,外表與內涵缺一不可。

 

LGBT 研究之路,充滿荊棘

t6o=HTTWX%uZT+9qf+&#!1#j4BKQSp(rrV_7z^dY26_i*r*xFx在有了沖繩交換經驗回台後,郭育志報考了台灣某知名大學的研究所,卻在面試時被教授們酸言酸語。即便如此,他仍努力通過日本國立愛知教育大學的入學考試,獲得全額獎學金。但考驗沒有因此結束,再次踏入日本的他,感受到日本本島與沖繩的差異,那是一個更保守、更歧視的環境。

郭育志cS1PpbZR7Hj2sPvd1%evj6ZGt3FBJEF9UTg(1rs)zVQJmOp3hH堅持研究 LGBT 議題,卻在號稱日本教師合格率最高殿堂裡,被諸多教授否定;「LGBT」彷彿是禁語,讓他痛苦不已。完成碩士畢業論文的每一哩路上,他經歷了委屈、衝撞,以及不得不的妥協,但仍然咬著牙完成了碩士論文並順利畢業。

 


(圖/Nick 郭育志)

他在泰國,找回勇敢的自己

在日本留學期間,郭育志因緣際會到泰國師大附中實習,他在泰國得以摘下面具,看到了人的「忠於自我」且「問心無愧」。在當地學校,學生與老師是平等關係,老師的教學內容也不受限制,雖然只是個實習身分,卻得到了在課堂上向學生進行「性別友善教育」的機會。學生閃閃發亮的眼神、勇於表達的態度,以及學校給予老師的自由度,讓他奠下了教育者的人生志向,這樣的志向也幫助他在刻苦的日本求學路上走完4pm!Q!2MSNxLXp6qB0YsC5ZA-0Vd(4fVG&^SKiS85Ko%SG4w-d最後一程。正當大家以為他會拋下一切前往英國名校的同時,他卻選擇回到屏東,為母校任教,將這些年的所學,回饋給更年輕的生命。

 

成為學生最信賴的存在

郭育志說,也許現在的他在別人眼中看似水到渠成,但這些都是在被霸凌、被歧視的經驗中所掙出的[email protected]_hnZyWzD#fBMnnvsLi(0o7pMTiaBOU64sp=$l6p^)7%EpW道路,學生時期曾因為家庭的期待沒能實現理想,希望在教學路上能夠讓學生更快樂的學習,少走點冤枉路,並追求自身的價值。「成為學生最強的後盾」是身為大學老師的他對自己最大的期許。

 


(圖/Nick 郭育志)

嘎:請育志介紹一下「名櫻留學生先生」。當時被賦予這個稱號的過程和感覺如何呢?

郭:名櫻大學每年都會舉辦名櫻先生、名櫻小姐的帥哥美女選拔。其實當下非常意外能獲得這樣的殊榮,但對我而言,真是一個莫大的肯定。我認為,「名櫻留學生先生r+JyxjLbcYq#[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不只是對於我在外表、才華和人緣上的肯定,更是讓台灣這個國家,在校園裡能被各國人士公開討論的一個契機。至於我所獲得的名櫻留學生先生,是由當年留學生們自發性舉辦(據我所知應該是唯一的一屆)。

 

嘎:就個人的經驗來說,你覺得自己是日本人的菜嗎?或是你覺得日本男同志會喜歡什麼樣類型的男生?

郭:我是不是日本人的菜喔?我覺得一半一半。如果是相對保Sz-Bx9h^6NO(rv70FZnGan%NDB#%h82r#%Cj=M_Jjqz!mH_)!*守的日本人,應該還是會喜歡與他們同款的日式氛圍;但若是相對開放,並有過旅外經驗的日本人,感覺比較能欣賞像我這種與他們有所差別的外型和思想(?

 


(圖/Nick 郭育志)

嘎:在日本和泰國,有過什麼樣有趣,甚至是情趣的同志體驗嗎?

郭:日本是個相對保守的社會,大家對於 LGBT 多是負面想像,有時甚至會成為年輕人間開玩[email protected]!gY%0Hfj)(k!Nw*8%vqXD_PB2e#ATWe=6oy*Y*9Da&+笑的話題。而站在學校的立場,則是不問、不看、不聽。

泰國相對開放,也相對友善。我也常因台灣人的身分和外表,受到當地人愛戴。記得在一次搭船Aq2w0NHmqMd5#gdvV8YvRA-LVnVceZszdBSsN%*9(yzRue2CnR的經驗中,和一名大學生對到眼,不久後他便輾轉拿到我的聯絡方式,並在私訊中寫下:「還記得我們在船上的那場對視嗎?」對我來說,是一個美好且衝擊的人生經驗。

 

嘎:根據你的觀察,你覺得日本人怎麼樣看待台灣的同志文化?

郭:我認為是好壞參半。好,在於羨慕台灣人對於民主、多元的推進;壞,在於奉行傳統思維的日式文化中,大多數人仍認為這是個永遠該被埋藏的禁忌話題=5zfBZ6DrfMHNfZFTe)2vz0+ihQ+T7ohm*([email protected]


(圖/Nick 郭育志)

嘎:你都如何汲取文學創作靈感?個人的生活經驗如何幫助到你的寫作?

郭:我自小便是個敏感的人,膚質敏感、心思敏感。對身邊一切事物的想像,有著無限的延伸和放大。我不擅長去杜撰文字,但我對於眼前的景物和人士格外敏銳,好比看到電車上正滑著手機Hv$+Iv$7+wYmsfsa=ea3KcpBQqx$Cf86E7l$n4pxJYL6H$(1ef的上班族,我便能想像他在職場中和回到家的模樣。

 

嘎:有沒有遇過學生或是同事向你傾訴性別認同或性向的困擾?也請育志給身處校園同志難題的讀者們些許鼓勵。

郭:由於新學期剛開始,目前還沒有這般經驗。無論哪種性別認同,對於戀愛對象持著何等性別愛好及取向,都非常歡迎所有同學來我研究室q2(RhGs7$%H_o)bEP!dakTjYNr0VMBFOpBWg25B(xbK#misdDI聊聊,性別知識宛如流水,可以以各種樣貌呈現、更可以源源不絕。


想更多認識郭育志,還有這位熱心的嘎嘎台讀者文心嗎?歡迎追蹤他們的社群帳號喔!

郭育志臉書郭育志 IGCocoro 文心 IGCocoro 文心臉書「住在仙台。」

看更多《嘎專訪》文章

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