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榮獲2018年普立茲小說獎的男同志小說《分手去旅行》,創下普利茲獎首次頒給喜劇小說的紀錄。作者安德魯‧西恩‧格利爾(Andrew Sean Greer)著有五部小說,曾獲北加州書卷獎、加州書卷獎等多項大獎。《分手去旅行》從中年男同志主角lim7TPtC7u$fw2qC=%o=_jyw!HTe14G9+-V&mtxxz0j(!hcPoj視角出發,講述男同志小牌作家亞瑟‧勒思,在將步入五十歲的時刻,接到曾經曖昧交往九年的前男友的紅色炸彈。他眼見抽屜裡有一堆等著回覆的邀請函,來自世界各地B咖C咖文學活動的邀請,於是他靈機一動,乾脆全參加避避風頭!

以下是[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_peqFFm1KXZvN*NrwaKOy4VWz2d-s)U(作者安德魯對於《分手去旅行》的訪問內容,從訪問中我們可以看見安德魯的幽默風趣、浪漫情懷,和一顆溫柔的心。


《分手去旅行》作者安德魯
圖片出處

Q1:《分手去旅行》中有很多可人的角色,如亞瑟、羅伯、弗雷迪或卡洛斯等等,有哪一位或誰的個性來自於你的_OM3fINi3uvOrkhqEONEw*bB#-qHnDk=+yhT0AR+IGrYbFbz7e經歷?或你身邊人的經歷?您老公或您的某任男友?哪段故事的靈感來自您的生活?

你們一定不相信,這小說去的每個國家全部都是取材於真實經驗,每一顆石頭、每一扇門都記在我的旅行筆記中,但所有的人物都是想像的:我多麼希望自己年輕時能夠認識一個把碎念當關懷的名詩人或迷人的拉丁裔高中老師。雖然,亞瑟這角色的特質及經歷,跟我有不少共同點,但希望讀者們不要當成我的自傳來讀,或說對任何小說作品來說,這都是錯誤的讀法。亞瑟這角色由很多部分組成,我不會把他當成是我的化身,也不會像法蘭克斯坦博士認為科學怪人就是他製造出來的一樣,因為我認為我的「UrSMZ(_5DC%vOjz)7O%7oj^poTQoK8#vPgpkbC$PW3eAJUw23m科學怪人」亞瑟擁有他獨自的人格──這就是寫小說的樂趣。


安德魯雙胞胎兄弟
圖片出處

Q2:台灣將在今年五月二十四日同性CUXBm^IOJClC3Hw$#Y5^rNSjU9#[email protected]^sd#4ghUqw2T&Gqqox婚姻正式合法,成為亞洲的第一個同婚國家。你有什麼話想對台灣的讀者說嗎?

這樣來說吧,不單是同性情侶,而是對所有情侶來說,這是一個自由的象徵,因為這代表能夠自由地愛自己想愛的人,特別是女性,在歷史上她們一直被限制結婚對象,我認為每個人都該隨個人自由意志走入婚姻。婚姻不過是個象徵符號,真正的勝利是來自於「心」。我們才AGqVhNw^LJLtMlXwqz0gL5CJrj1j=nIFvB3Cx!2HVVaHpcv2t4能繼續去爭取、捍衛生而為人的權益,自由地生存、自由地思考、自由地去愛,這聽起來多麼幸福美好啊!


安德魯與老公David Ross
圖片出處

Q3:亞瑟在書裡被指責是「差勁的同志」,我們之中或許有人有類似的經驗,不過我比較在意[email protected])j!g[email protected]&4s1MKw3ppctTMg1!X=h的是,這是你個人經驗嗎? ──有人指責你是「差勁的同志」,或你認為誰是差勁的同志嗎?

我從沒這麼說...,呃,也許某些政治人物是吧,但這件事也由不得我去評論,因為到底是什麼鬼意思!至少沒人這樣對我說過。除了我腦海裡有個聲音說我是差勁的同志,因為我的書沒有完整寫出同志經驗。在《分手去旅行》之前,同志角色總被寫成配角(我的作品也是),於是我告訴自己,我沒寫成同志鉅作,我就是個「差勁的同志」。而或許我真的差勁,如果我沒有轉身而去,以機智幽默的手法,我真的想不到該怎麼寫這本書。你知道嗎,我教書時我很幸運有很多形形色色的學生,我通常會在第一天告訴他們:我很清楚你們怎麼看待眼前這位中年白人教你們寫作。而我們所有人都來自某一個群體,我們想為這群體發聲,但開始寫時就會發現有所抵觸,當想讚揚所屬的群體並寫出事實時,反而又與群體希望的觀點矛盾。所以你們要找到中間點,而且不管怎麼寫,xXPZiVRa%jK9CLplstCXyyA1G4nsPaiG0f)er$vpf-gYl!FFia要有心理準備鐵定會讓人失望。此外,你們要果斷地下決定,我跟他們分享了我的決定,我知道肯定有人因為這本書對我失望。


安德魯與他父親
圖片出處

Q4:你放進多少個人經驗在書中呢?換個說法,你覺得自己比較像亞瑟還是卡洛斯?我覺得每個人的人生中,多少都有個卡洛斯的影子。或者比較像弗雷迪?

我自己嗎?嗯,我覺得大部分的作家都會這麼回答,所有的部分都是來自於iz^pJ8nsd1xlAQofOCBn([email protected]^1我個人的經驗。但說到這本書,我覺得自己比較像亞瑟,必須要承認我自己也有一件亮藍色的西裝。

Q5:其它在書中的角色,有任何元素是來自於其他人而非自己本身的嗎?

有些是真的,[email protected]$QX2w=MJKvMEt94#[email protected](W-DBL4s但有些完全不是,但我希望讀者分辨不出來。我老公就是如此,他非常忌妒哈維爾(Javier),但他並不是真實的人物,完全是虛構的角色,但他也壓根沒注意到書中出現了真實生活中的人物。但我借用了我一位朋友的裙子,放在書中角色蘿拉(Zora)身上,蘿拉的那身衣服就跟我朋友一樣,不過除了裙子之外她們兩個毫無共通點、完全不像,不過我的朋友辨認出那條裙子告訴我,謝謝我將她放進書中。但我知道那不是她啊!就像我母親總是認為,我的書中出現母親的那個角色都是以她做為原型。


(圖/Instagram @less_a_novel)

Q6:這本書中提到了一個難題:「X世代男同性戀」(指1966-1980年出生的人)正面臨不知道未來是什麼樣子,因為前一代是愛滋病盛行的時代,所以不要知道老了應該怎麼辦。我是在這本書上看到才意識到,但你直接指出這件事,這想法是從哪裡得來的?我覺得這是非常真切、有關係的,我們該怎麼做,以及我們會怎麼變老?

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是從哪得vUe+U$2)Q0YqWl()I+ZzrgAvro3Y(jgF#DI$+5XFoUcFbo7gt(來的想法,但這是我一直以來都在思考的事情。我有很多較為年長、從愛滋病中生還的男性友人。我們生活在那一段時間裡,看著成千上萬的男人死去,那些男人是第一代在世界上驕傲並且為藝術自豪的,當然,這一切都已經沒了,我們不會看到那些男人變老。我不確定,但覺得「活的有尊嚴」,是我們應該要努力的方向。


安德魯2009與2019的十年挑戰
圖片出處

Q7:亞瑟從沒看過超過五十歲同性戀男人,除了他的老情人羅伯之外。他在四十歲左右遇到了他們,但從未見過他們活超過五十歲。那一代人多死於愛滋病,所以這一代人也就@[email protected]^p&cZqRCCy$f&TUcMiDUFEXuG7h#H+!+6hRwHOh8NuP經常感覺自己是第一個活超過五十歲的人。他們該怎麼做呢?我想我們都正嘗試著回答這個問題。

我想我就只是做自己。一個好的方向應該是如此發展:當年歲增長時,我會變得越來越「做自己」,不要以某種方式變得保守、憔悴衰老,因為那從來就不是我們曾做過的事情。但我不知道會變得怎麼樣,我覺得這是一個充滿歡樂的政治計劃。我記得在愛滋病流行期間,曾在華盛頓特區遊行,揮舞著旗子,高舉著:高跟鞋(high heels)不是坦克車輪(tank wheels),停止海灣戰爭等等的標語,我們比其他人更有趣。這仍然是我的計劃,我不知道這是否會起作用,但這就是我所擁有的一切。我在那些戰鬥中學到的就是,穿得Vz^(h67C8bIHXbD_q(QOqgls^^niWrrHk38+__9&+t66&jW*Ok很明亮、公開地親吻、無須帶有歉意,但要善良和善解人意。那是我的計劃。

歡迎關注新經典文化取得《分手去旅行》最新資訊。

《分手去旅行》購買連結:

博客來

金石堂

誠品網路書局


(圖/新經典文化)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或是LGBT支持者玩「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全片線上看點這裡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