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編按:作家黑井劍與知名繪師性感大雄合作出品「同志向視覺小說」-《M:模犯教授的必修學分》。藉由黑井劍極具畫面感、辛辣且無SbtI%O7$#o)qOgqxzD7AMRs^8dd4egFG8vhIMyS=A4KBEf2X2w尺度的文字,結合性感大雄成熟的男體繪畫功力,《M:模犯教授的必修學分》成功描繪壓抑的大學教授,一步步小心嘗試愉虐性愛的危險與快感之旅。

本文摘自《M:模犯教授的必修學分》

文/黑井劍;封面圖繪師/性感大雄

【在加班喔?】

通訊45q-#x_1F!j6DQnw00$l!MSA-%G(1Irq8IBw_cIcETUlJS0O&g軟體的提示音響起,陳德岳從書堆中抬起頭,心裡升起小小怒氣:不是已經關靜音了?怎麼又有推播通知?伸手拿起手機一看,是浩銘。看了一下時間……晚上八點二十……已經這麼晚了。

【嗯,在學校讀書。】

【不是還沒開學?暑假也要加班嗎?】

【呵呵。你晚上沒教課?】

【對,被會員放鳥。你吃晚餐了沒?】

【還沒。你想吃什麼?】

【我買你愛吃的那家麵攤的紅油抄手麵了。幫我開門。】

德岳笑了出來,起身推開研究室的門。

「靠你們這棟鬼屋戒備森嚴耶。大門居然鎖住還要刷證件才能進來。」

「被偷怕了啦,我們又沒錢裝保全系統。那你怎麼進來的?」

「有人要出去,我就剛好進來啦~」

「……出入時注意不要讓閒雜人等跟著進來,已經宣導幾百年了。這樣裝門禁系統有什麼用……」德岳忍不住皺起眉頭,「你記得那個人5oc!-rLeI7plrVwO%%dJMVGn)t=Lx(pF$HSBKzBnu(*OVeTpX2長什麼樣子嗎?男的女的?」

「拜託,外面烏漆墨黑的誰看得清楚啊,又不帥不猛。」

「所以是男的?大概幾歲?」男的就好查了。這棟樓陰盛陽衰,男性教職員並不多。

「不知道耶,我沒注意。拜託,我不知道是公是母啦!很重要嗎?你的麵都要糊掉了,趕快吃啦!」

「好啦。」德岳拿出餐具,把麵倒進泡麵碗裡,「這麼晚了老闆還沒收攤喔?」

「在收了啊。」浩銘嘴裡塞滿了麵,勉強擠出回答。「所以我才點乾意麵啊。餛飩只剩下你這一碗而已。」

「那這碗給你吃啊,我也很喜歡他們家的肉燥,乾意麵給我。」

「不用了啦!你吃你吃。所以老闆才會送這麼多小菜啊。你猜猜這包小菜多少錢?」

豬頭皮一份四十、豆皮一份二十、豆乾二十、蘿蔔二十、*$b&$S&OLKvaVSGPaMQjp=dQ&5nD$uiDPXEvwUhc_^=pX89k9I海帶二十,兩個男人吃也嫌太多的份量,算一算也不止一百。

「八十?」

「五十!」浩銘藏不住一臉的得意,「老闆說反正要收了,就全部切給我們了。」

「是你跟老闆說反正要收了,就算你便宜一點才對吧。」

「哈哈哈,這樣也可以被你猜到!」被「抓包」的浩銘沒有一絲不好意思,反而是爽朗的仰頭大笑。

「拜託,你這招用十幾年了,我會不知道嗎。」


「超飽!」浩銘用面紙擦一擦嘴,往後癱倒在沙發上。

德岳把桌面收拾整齊,垃圾都包成一包,站起身說:「你要茶還是咖啡?」

「什麼茶跟什麼咖啡啊?」

「杉林溪的高山茶。咖啡就掛耳包,摩卡,」德岳拿起包裝袋翻過來檢查,「應該……還沒過期。」

「靠,快過期的咖啡你也敢拿來招待客人喔!」

「我不喝咖啡你又不是不知道。」

「茶一斤多少的啊?」

「不知道耶,是我爸買的。我上次回家就順手拿了幾包,一斤應該兩千吧?」

「女兒賊耶,養到你有夠賠錢的。」

「你要不要喝啦!」

「要啊,我要咖啡。」

「那剛剛問這麼多是問火大的喔?」

「幫你消一消啊,不然你咖啡放到過期還不是要丟掉。」

「這麼晚喝咖啡你不會睡不著?」

「秒睡!從來沒有煩惱過這個問題。」

「真好……」

德岳沖好咖啡先端上桌,再快速幫自己泡了一蓋杯的茶。

「今天怎麼會被放鳥?」

「誰知道,七點半才傳Line說今天有事要請假,能怎麼辦?會員是我的衣食父母,又不像你可以[email protected]_D!1pkvDeCqlVh$2-把學生當掉。」

「哈哈。你這樣沒問題嗎?會不會沒錢要跑路啊?」

「哈!我今天早上八點就有一堂,十點一堂,下午又上了兩堂好嗎!」

「原來生意興隆,你健身房開在那邊真的是開對了耶。」

「對啊,很多貴婦來。」

「可惜沒有帥哥?」

「有啊,貴婦們的小狼狗。」

「哈哈哈,白痴。沒有貴婦的老公或金主喔?」

「幹麼你想認識喔?」

「我在關心你的客層性別分布耶!」

「有啦,比較少。那個年紀的男人都去打小白球了吧。很少會來健身房運動。」

「你可以做一個廣告單,說加強核心肌群穩定度,可以提升高爾夫球的表現,然後會員介紹可以打折@Wj$b04m^+%xcnEbavvEec46wV^^iUSmApk6pCuIZx)=aBanVt之類的傳單,給貴婦們拿回家啊。」

「然後老公跟小狼狗就在健身房裡相會~哇,那一定很精彩!」

「你的世界一定要這麼戲劇化嗎?」德岳不禁翻了一個白眼。

「然後他們就會在健身房裡燒幹,加上教練3P……鈣片都是這樣演的!」

「……好。」

「幹麼句點我?」

「不然我還可以接什麼?」

「你真的很壓抑耶。書讀太多就會變這樣。明明上禮拜玩得那麼爽~」

浩銘突然提起兩人之前的性事,讓德岳一瞬間臉紅到耳根。

「說這個是怎樣?你沒有爽到?」

「哈哈哈幹麼突然變臉。我只是問你想不想再來一次而已啊?」

「……原來今天是有預謀的。我還想說怎麼這麼好,送晚餐給我吃。」

「冤枉啊大人!我想跟你吃飯是真的,想跟你打砲也是真的,兩者為獨立事件,不互相干擾的啊。」

看到浩銘大剌剌毫不遮掩自己的慾望,德岳也不禁失笑。

「怎樣,想嗎?」

「想什麼?」

「像上次那樣玩啊。」

德岳回想起上一次的性愛,射精時那無比的高潮,爽到腳指頭都緊繃縮起來……

「……嗯,好啊。」

「那接下來我說什麼都要聽我的,不可以反抗。」

「你想幹麼?」

「放心,我不會害你啦!你不是想要像上次那麼爽嗎?我保證這次更爽。」

「好……但是不要亂來喔!」

「嘿嘿嘿,你明明就想要被亂來~」浩銘打開背包,從mSPdBYqq(+OmRnWqjUl+5s(Z%1TPJEpfcboudPr-g)X&H1jIF=裡面掏出一樣東西。放在桌上。那是一個不鏽鋼的球,兩端有黑色的皮帶,跟不鏽鋼的扣環。

「你果然是有預謀的!」

「有備無患啊。來!」浩銘拿起口球,站起來走到德岳背後。「含住!」

「這是什麼?你要幹麼?現在就要開始?不能去你那邊或是回我家嗎?」

「不會弄髒你研究室的啦。而且你剛剛才答應要聽我的。含住!」

德岳不太情願的張嘴,感覺一個冰冷的物體進入口中,銜住口球,皮帶繞到後腦勺,扣住。

「很好!」浩銘走到德岳面前,欣賞了一下,然後從背包裡繼續拿出道具。「褲子脫掉!」

「嗚!」德岳嘴巴被塞住了,只能發出抗議的呻吟。

「脫掉。」浩銘的聲音突然變得冰冷,不容抗拒。

跟浩銘認識十幾年,德岳對浩銘的聲音ryKq+rievv7MNOnY8uyUpSmbEBNOiQSCUfvfDE$XZyB5E2VhCY當然非常熟悉。熟悉到接起電話聽到那聲「喂」之前的吸氣,就知道是浩銘打來的。但是現在浩銘的聲線好陌生。這個陌生的聲線像是一把鑰匙,鑽進耳裡,勾起快感的記憶,噠地一聲打開德岳身體裡的某一個掛鎖。

鎖一被解開,無數的血液就往身體下方奔流。

德岳解開皮帶,把牛仔褲和內褲都脫掉,站在浩銘面前。

「硬成這樣,明明就很想要吧。」浩銘用手指輕撫德岳的陰囊,「但是還沒有要讓你爽。坐下,腳抬高。」

浩銘拿出潤滑液,跟一個拇指大的不鏽鋼橢圓型物體。

德岳馬上就知道那是什麼,怎麼用,要用在哪裡。

「你應該很少用後面吧?今天要好好刺激訓練一下。」

「嗚嗚嗚!」德岳沒有辦法張口,只能瞪大眼睛,看著浩銘,用力搖頭。

(不行!我不是零號!不要用那鬼東西!)

德岳ZFm1O_JW=-HYPXDsh1Ah13O!x%[email protected]*O=uUH91G(N$心中的吶喊好像都被虛空淹沒,完全沒有傳達到浩銘那裡。浩銘頭也不抬,順手拿起瓶身,擠出潤滑液,先濕潤德岳的菊門。

「唔!」(不要!我不要玩後面!)

「幹,好緊!」

「嗯……」(進……來了、冰冰的、好……不舒服……)

「忍耐。等一下你就會爽到不要不要的了。」

德岳五官都擠在一起,額頭也滲出幾滴汗珠。浩銘擠出一坨潤滑液沾濕無線跳蛋,緩緩塞入德岳體內。

「嗚!嗯……」(進來了……進來了、進來了!)

「好,就這樣把褲子穿起來。」浩銘拿出濕紙巾擦拭手指,拉起背包拉鍊,準備離開。

「嗚!」德岳指著口球,大聲抗議,並伸手準備要解開。

「不准!」浩銘拿出一個口罩,丟在桌上。「用這個,不准解開。」


兩個大男人走在漆黑的走廊,浩銘背著背包,手上拿著一袋垃圾,走在前頭,而德岳跟在他身後一步之遙。兩人每往前走幾步,前方的紅外線感應的防盜燈就亮起,德岳心虛地抬頭看監視器,監視器裡記錄著德岳的身影:白色的口罩遮住了半張臉,但是招牌的灰色Polo衫加上牛仔褲的打扮,還是認得出是他,陳德岳。但是沒有人知道大大口罩的後面,是一張塞了口球而不能闔上,只能任由口zH$v!A(WeR*O^E+Hj#qdBxBn0EFd48GrNECicSMm^b1ID6zUUK水橫流的嘴。也沒有人會知道,藍色牛仔褲的裡面,是一朵塞了跳蛋的菊花。只有後腦勺的皮帶釦環,可能會出賣一切。

德岳非常緊張,耳朵都聽見自己瘋狂撞擊的心跳。不要碰到熟人、不要碰到熟人……德岳只能在心中不斷祈求。短短十幾公尺的走廊,好像有數公里這麼長,怎麼走也走不完。但是褲檔裡的陰莖卻漲到發疼。怎麼會這樣?我怎麼會變這樣?怎麼會……這麼爽?德岳心裡不停質問自己。不懂得為何會被身體背叛。每天早上來研究室開門,走去上課,晚上鎖門回家,平淡日常日復一日度過的這個神聖的教育殿堂,居然被自己龜頭低下的淫液玷污了……這個長長的走廊,有時候碰到學生,自己總是露出爽朗的笑容打招呼。現在被口罩遮住的面容,卻是齷4Dd(5EOSwsqiw0LxcyATgh$0)=ifIsi5V4q==adPUm_v-J%MMx齪不堪。不行,怎麼可以!可是、好爽……每走一步,牛仔褲粗糙的布料,就若有似無地摩擦著充血腫脹的龜頭。每走一步,菊穴裡微微的異物感,提醒著德岳:人模人樣的你,其實不過是一頭,被淫慾支配的牡獸。不!是牝獸!被塞著那個玩意卻爽成這樣,德岳感到恐懼。對自己渴求更多的內心,感到恐懼。

「上車,包包放後座。」

終於走到停車場,浩銘的車旁邊。德岳彷彿從泳池裡爬上來一樣,汗水已經浸濕了上衣。坐進副駕駛座,還沒繫上安全帶,浩銘又下了一道命令ISzkx39pBFoG8v5%[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q=0dT7

「脫光。」

德岳睜大雙眼,看著浩銘。

「脫光,不要讓我說第三次。衣服丟後座。」

德岳只得慢慢脫去全身衣物,再扣上安全帶。安全帶從[email protected])#eCOC1ORWL2U)80d^xn(LMBt6Yq)oIE_tkHVM(UNHFQI^兩胸之間穿過,沿著側腹,停在人魚線上方。胸肌被壓緊,反而更為突出。兩顆奶頭已經硬挺了起來,肉莖更是直直指著上方。

「想不到教授這麼色,是個暴露狂。」浩銘笑著說,拿出眼罩,丟給德岳。「戴上。」

德岳知道沒得商量。不,不是沒得商量,身體已經被點上淫慾的火焰,德岳只想快點攀上頂峰。

所以他從順地戴上眼罩,陷入一片黑暗當中。

視覺被剝奪的德岳,也失去了方向感。身體能感受到車子在前進,但是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也不知道會往哪裡去。心中充滿了不安,但又不能否認,裡面也有很多期@VdLH=bsME%@q9TQ7$p^jl0B)5LS7-*ZsWJhhNfxqBViSJhNDG待。

明明身上一絲不掛、明明失去言語的自由、明明被剝奪視覺。

一小時前如果有人跟德岳說,要他用這個狀態上車,在夜晚的台北奔馳,德岳一定會皺著眉頭,冷冷地拒絕吧?更別提要把異[email protected]物塞進德岳的身體裡。「不要碰那邊,我會冷掉。」德岳總是跟身下的零號這麼說,現在卻……

車子暫停,應該是在等紅綠燈吧?德岳感覺到一隻粗糙的大手掌,[email protected]^ChT2oLS!cM!9iOG_v**[email protected]*w5P握住自己的龜頭。「這麼濕了啊?很興奮喔。」浩銘緩緩轉動手掌,然後把沾溼手掌的淫水抹在德岳胸前。

德岳胸前感到一股涼意,是空氣的流動。還有聲音,旁邊車流的聲音也變大了。

「來把窗戶打開囉,請大家觀賞堂堂教授的淫相。」

「嗚!嗚嗚嗚!」德岳發出大聲的抗議,用雙手遮住下體。

「手放開,不准遮!背到後面。」

「嗚!嗚嗚!」德岳大聲嗚咽,手想解開口球,又不敢離開下體。

「嗡嗡嗡──」一股強烈的震動從體內傳出,「唔!」受到刺激的德岳忍不住上彈,下體前頂,弓起身體。

「手放開。現在才開弱而已,不放我就開到最強,讓大家瞧瞧你有多淫蕩。」

「嗚……」德岳只好緩緩放開遮住下體的雙手*F(j4OXIWoS&Vcp-i^O7xNC_rH*b70rftyG*hb2lF&6RN5gx#r,慢慢往後背,露出了青筋暴漲的大屌。龜頭已經完全充血漲大變成鮮紅色,馬眼也流出汩汩的透明液體。

「好色喔,教授。」

「嗚嗚……」

「不行,跳蛋不能關。」

車子又往前駛。微風不斷從車窗吹進來,德岳覺得身體的每一個毛細孔,每一根寒^WFcKgErd4QtDXc+b(*6+lP%H%bf58GUlAI7K5D_KBNl50Lvy%毛,都可以感覺到空氣的流動,還有車窗外的視線。窗外有機車的引擎聲接近,並行,又騎走。被看到了……被看到了!

「幹,我不知道你真有暴露癖耶。我根本沒摸,你卻一直硬OqxQDBzf(%XH011g3Eh#-6^ahRr0GDk-DS-T2n*pr364!t9tF)著都沒軟過,淫水都流下來了啦!真的是貨真價實的變態。」

德岳自己也不知道。

「快十點了路上還是好多車喔。不知道有沒有學生耶?萬一被他們看到教授這麼淫亂,怎麼辦?」浩銘忍著笑意說。「還是把口罩跟眼罩拿掉好了VSVJVHMG-UyqEqx=F153y3JeDUj#[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c-w*AzmuN3,讓大家看你現在這麼淫蕩的樣子好不好?」

「嗚!嗚嗚!嗚嗚!」德岳拚命搖頭。

「那你乖一點,手背好,我就不會拿下來。」

「嗯……」

車子前行,停紅綠燈,左轉,右轉,德岳可以感覺到車子在移動,但是他不知道現在到底在哪裡。只知道旁邊的車聲越來越少$2QY=BqCm6wf-k=9t85qc3Qj*2rk^[email protected],卻不曾斷過。過了不知道多久,轉彎,倒車,引擎熄火。

「到了。」浩銘說,「手繼續背著。」

德岳聽到浩銘翻找東西的窸窣聲。

「還是把你銬起來好了,不讓你作怪。」德岳感覺一個冰冷的物體圈住手腕,喀嚓地一聲。

「你先在這邊乖乖坐[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1hBBi-9d1kWl55fzt*-H!GbfJmgY3%r好,我去上廁所。」浩銘靠在德岳耳邊說道,然後拿下他的口罩。「讓你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不要亂跑喔。」

什麼意思?快點回來啊!德岳在心裡大叫。

這是哪裡?旁邊有沒有人?這個樣子被看到了怎麼辦?空氣是冰冷的、流動的,表示這裡不是室內,不是地下停車場。到底是哪裡5b^OG4ztpHVjXufacnl)E+0+)0uzv-b(CR)(ym4%)(m(3=A1EQ?萬一有人看到去報警怎麼辦?

德岳[email protected]^FFl&jH5%%=aS%)e25Ol^Ljn96PveEO1dHJ8感覺到汗水從太陽穴流下來,身上也都是汗水,風一吹,毛孔都縮了起來。他想轉身到後座拿衣服穿回來,但是手被反銬在背後,連動都不能動。

601、602、6[email protected])bQr+^dR&!WbIv&BsDX1Pu&9j7$bni5Kh&b^IPoY-yFhic03……浩銘離開好久,太久了。德岳在心中默數,想要維持時間感,只有嗡嗡作響的跳蛋陪伴他。德岳全身肌肉緊繃,想要調整姿勢,不要讓私處這麼大剌剌地歡迎所有人。只是被銬住的他,所有動作都是徒勞。甚至一個扭動,就會讓跳蛋頂到體內腟腔的某一個點。一個轉動,又按壓到體內腟腔的另一個點。德岳像是一條魚,被狂暴的海潮拋起,一直浮在浪尖下不來。

真的過太久了,德岳擔心自己太緊張,會不會數太快。又擔心在浩銘回來之前,會被其他人發現。

扣扣!有人在敲車窗。被別人發現了!怎麼辦?被抓到了,公然猥褻罪,要被帶去派出所了。要怎麼解釋?該怎麼辦q+HZR$adzi0T$r&qKzWL=p3EM8S7sWe8qF#Z!pJnQb9_0ej76I?德岳緊張地夾緊雙腿,卻無法遮住興奮挺立的龜頭,一切都只是徒勞。

「是我,我回來了。」聽到浩銘的聲音,德岳才從巨大的緊張中解放。肌肉一放鬆,血液就回到了四肢百骸,X!=+i=XlC!bgul5Bp-xCZ1(H(-2iexx*yonQ$M3Ums2&e=MFGS硬太久微微發痛的肉棒,也像是鬆了一口氣,慢慢平靜下來。

 

想看德岳教授的愉虐之旅,歡迎參考《M:模犯教授的必修學分》

金石堂:http://bit.ly/2RTrpmu

尖端官網://bit.ly/2RTB4to


(圖/尖端出版)


(圖/尖端出版)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或是LGBT支持者玩「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全片線上看點這裡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