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Flickr)

因為研究,透過姊姊的關係,我認識了「南哥」,當時南哥在一家北區的會館把我帶進去,他自然知道我那研究的身份。但也警告過我即使我是這種清白身分,或在怎麼正當的動機,在裡頭都沒人在乎。而南哥只是受我姊之拖把我領進門,在還時保我個全身,我開始天真的以為是k*wH$OYfZZw&Ov%vji_N(4#DrwAFuYig0pUa!y%Tigxpi54%xi保護我,但後面南哥其中一個小弟阿昂才笑說我天真。

「哈!南哥講勞哩全身ㄟ意素吸勒哩後郎處理料凹,诶盪保機哩專吸,母系哩想ㄟ保戶,想修賊。德基哩大ㄟ保系漢欸命?系溫這頂郎勒保銀這款武頭武面ㄟ命。出來混命賤啦!哩挖過等來對南哥沒告趴數母肉溫季扁+QDyC5qLbgaY9([email protected]&=ㄟ倫理。」

(哈!南哥說留你全身的意思是說在你被處理以後,axixZA1HX$([email protected])$k2oo4B)XeX$IO9oR^L$(*l=b8$hpMQZ可以保個全屍,不是你想得保命,想太多。哪個大哥保小弟的命?是我們這些人保他們這些有臉的命。出來混命賤啦!你國外回來跟南哥一陣子不懂我們這邊ㄟ倫理。)

一口台灣國語交雜,阿昂成了我第一個接觸在道上的兄弟,他是個幫某道上大哥店裡小姐開車的小弟,聽南哥說這人個性在道上算溫和,處理的事也不複雜,就是接女人上下班,故我幾乎跟著他日夜顛倒的工作,有時候在車上等得時間比開車的時間多,阿昂就會停在不起眼的小巷弄,把坐椅調舒適[email protected]Vl#Aon#dXB%(2W78$VBEUXR%MY7K*WZ,翹起腳,我看他的腳上上雙紅牛皮色的皮鞋。

「聽講你郎伊前勒米國,督等來。國啊武咖好炭沒?

(聽說你人以前在在美國,剛回來。國外有比較好賺沒有?)」

為了我身分問題南哥把我說成是他在國外辦事的翻譯,過去跟過幾次李教授接受姊妹校[email protected]&FURN#dis-OZ4=DYGaI$YQ-tLtyx7S5^GuTD5c4ku&0m0!UY和顧問廠商的招待,英文還算流利,連李教授都驚訝我這平時不出席會議也不寫論文的人,英文卻講得出乎他意料。

「還可以。」我說,而阿昂就從自己的短褲裡掏出煙包,開始抽菸,順帶給了我一根,我一叼上他就幫我點菸,兩人在車上敲著腳,等看看有沒有會館小姐要跑攤或下班,wso+^nckiZSg6n9S*+tLx3&!bhkej!5Ku5J8YeaTf-mXRuYB9m抽著抽著阿昂躺在車上沒趣,前一根菸抽完又點了根菸,車上的小電視不斷的重複著二十四小時的新聞。

這是這禮拜我跟阿昂一起出來的第三天,前一天我不在,這天一看到我出現,阿昂就露出他那燻黃的牙微笑,把-z=8MFUEmKoxbYNjMTYDUNUb$6yKnf7vR%zc2%5gh&1_8qe(T0手搭在我肩膀。白色的薄素衣,讓他胸前的兩點若隱若現,衣服扎進黑短褲跟誇張的皮帶頭,但最明顯的還是他那完全不搭的小牛皮紅皮鞋。

「上次無哩就沒聊ㄟ,規盎載黑妹妹對加但就爸啊。」

(上次沒有你好無聊,整晚載那妹妹在這等就飽了。)

「昂哥,有妹呀載剛不好?(昂哥,有妹載不好嗎?)」我問。

「哩母肉啦,看欸丟吃沒告,挖蝦款趴數,大ㄟㄟ面ㄟ小假哪ㄟ吸挖動ㄟ,賣小假嘎畸開金起解決啦,小假向诶看上sGiR+jTkg$ghe)@5S-Cu%2cOJMAaOI6eg_P9(C--D09wrVeL4Y哩,怎看哩巄吸機哩僱車ㄟ,沒趴數啊。」阿昂不保留的對我說出他的抱怨,而我繼續跟他問,而阿昂也像是樂得有人陪他發洩一些做兄弟的情緒。

(你不懂,看得到吃不到,我什麼趴數,大哥下面的小姐哪是我動得,要小姐自己花錢去解決啦,小姐誰會看上你,怎看你都是個僱車的bVYvVF^b$B2WR_NwTlj$ztXt!wpU!zsxqF#hwk^n%[email protected](EgOB,沒趴數啊。)

「以前無愛踏,國中無畢阿就對郎出來,今馬想想馬後悔,但賣踏馬無機會啊啦。」

(以前不愛唸,國中沒畢業就跟人出來,現在想想後悔,但要讀也沒機會了啊。)

阿昂似乎家裡過去就有點問@#[email protected]#2hJY=G+7T&nuzZPPIzSvJ&3w70Spi+題,不好意思問太細,但他不介意說自己只看過媽媽,沒見過爸爸是誰,而他還有一個弟弟,同樣也不知道爸爸是不是同一個。媽媽沒工作領低收入金,從小他跟他弟弟跟著外婆去撿垃圾賣,全身髒兮兮,只能包營養午餐的剩菜飯回來吃。

「郎看哩窮就轟笑啊,桑各辣撒,連先生巄無管。小哈無郎賣賊挖邊啊,因為挖辣撒,武黑本社味。冊無看功克馬不尬藝下,先生就放棄啊,當初挖阿弟就齁郎起復,挖ㄟ帕等去因母嘎當挖,就袃挖阿弟麻煩,看挖弟溫留,挖看沒爽,武向來垂麻煩,挖就帕向。就安內到國中就牽挖阿弟起對外靠ㄟ大哥,開吸H*uqQQmWWVw9UB6^2_f)nT0fZ1m#u)ZL_-s_o)Nn4bvWgt7%=u混。」

(人看你窮就被笑啊,制服又髒,連老師都不管。小學沒有人要坐我旁邊,因為我衣服髒,有那種垃圾味。書沒看功課也不喜歡寫,老師就放棄啦,當時我弟被人欺負,我會打回去他們不敢動我,就找我弟麻煩,看我阿弟溫柔,我看不爽,所以誰來找麻煩,我就打誰。就這樣到國中就牽我弟[email protected]!2W1b4DJ0^-w9TABqFa-1M^BB1kunPRNIpRw去對外頭大哥,開始翹課。)

「你弟弟現在也跟大哥?」

「無喔,伊澳來起高畸塔壓號,今馬作店長啊。母想因哥低價作系漢ㄟ。」

(沒啦,他後來去高職讀夜校,現在當上店長。不像他哥在這裡當小弟。)

講起自己的弟弟,我看阿昂表情似乎有點自豪,一問下才知道原來當他弟弟繼續讀的那些錢幾乎都是他一些幹大事賺來的,有些在聽起來像是在賭命,只差幾歲的阿昂幾乎包辦家裡所有的生計,圍事、未成年開車接送小姐、運著cjp-7yH4jo8k_F-7ZNeo1)TA&m2M8A3KVgRRmaDgHKs=aQ2y01不知道裝著什麼躲警察的箱子,日夜顛倒賺那好幾萬塊的,阿昂過去的錢全花在家用,尤其是他弟弟,有著小時候那段往事,他堅持不要讓弟弟被人笑。

而當弟弟畢業有了工作,阿昂和弟弟分擔養家,手頭也稍微闊了點,這時在一次大哥要求他們全#mvMWccub)Wh#@U-HEOJfkM2E)B6rVj%FWobCvvaAxAli(61R_員都要參加公祭的場合,阿昂租了西裝,但鞋子卻怎麼也不合腳,他煩,甩了鞋子打算穿運動鞋去,卻被比他資深的教訓不會看場合,其中一個稍微跟他好點叫他去認識的鞋店買一雙便宜的湊數。

一進皮鞋店,不得了,阿昂對那些穿在腳上的皮鞋味,相qO0Q(7f(ctv&=MCWV$BZ(r4Yn!&x_)$zb!1B^rT%)Oh3QJ_Zg$當入迷,尤其是小牛皮的香味,就像嗑藥一樣的讓他迷戀,上面的雕花尖頭靴,摸起來的感覺不知怎麼的讓他愛不釋手,這開始了他的對於皮鞋的興趣。

上集 → 男同志小說|《少年仔》01:「黑道文化的研究只是一種表面,我踏入的是那泥灘,自找的下陷。」

下集 → 男同志小說|《少年仔》03:「那蜿蜒到胸前手臂的神明刺青,才讓我想起了阿昂的身份。」

-

授權:一木工作室、作者 陸坡

電子書購買連結:https://www.pubu.com.tw/ebook/209934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