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完全同志電影攻略:同志與同志電影

作者: 波昂刺刺 【「同志」與電影】 「同志」一詞出現其實與電影息息相關。倘若沒有電影擔任傳播媒介,今日的「同志」亦不會用這樣的字詞形容己身社群。因此,在介紹「同志電影」前,我必須解釋同志一詞如何透過電影進入台灣脈絡。 台灣同性戀話語於九零年代初期曾經發生一項重大事件:「同志」一詞透過金馬影展輸入進台灣。此後「同志」成為「同性戀」的代名詞。「同志...

【黑電影】《5點59分愛上你》

讓世界多一點愛。 即便超重口味,也是赤裸的真實,「5點59分愛上你」 (Paris 05:59) 。 我沒懷疑過這世界存在著各式各樣的愛戀,外貌向來不是真實,但人們多半易受到外貌吸引,那的確是斟酌是否要接近一個人的最初依據,只是,某些時刻會有其他因素讓你決定是否靠近對方,不見得是視覺,縱然在震耳欲聾的奇幻與昏暗燈光下,立刻感覺到誰會是吸引人的關鍵...

《逃往妳的愛》:逃往未來

(本片將於2016年10月的第三屆 酷兒影展 放映) 同志電影多半都採取純愛的方式進行敘事,新銳編導黛布休弗(Deb Shoval)並不打算只單純的說兩位女性在愛情中的酸甜愛戀,而是以愛情為主線,從而帶出美國經濟問題,以及Deb Shoval的反戰思想。觸及的議題寬廣,《逃往妳的愛》的羽翼才得以展開。 《逃往妳的愛》的故事充滿憂鬱及苦澀的氛圍,...

《紐約在燃燒》:比嘴賤、比妖氣、比誰的角度最拗

【前言】 《紐約在燃燒》是今年柏林泰迪熊獎最佳紀錄片。本片講述一群紐約非裔、拉丁裔同志的舞場文化。巧妙地,同樣主題的電影《巴黎在燃燒》,也曾獲得同獎項。它像是傳承意義,又像是同志文化的演進。二十多年來,同志們與扮裝皇后依舊跳著Vouge,舞出屬於他們的文化。 【黑人同志文化歷史】 美國同志文化發展與都市興起有密切關連。...

「我殺死我愛的人。」—從《超殺新女友》談愛情的地雷區

《超殺新女友》作為一部女同志電影,導演跳脫了以往同類型電影柔美、陰性的呈現方式,大膽的打造一部驚悚懸疑的黑色喜劇,在曲折的情節中,帶觀眾一同經歷愛情裡的重要課題。 片中兩位主角摩根和珍,一同主持一個專門介紹女性連續殺人犯的廣播節目,名叫“Women Who Kill“。倆人不只是工作夥伴,也曾是情侶關係。但摩根認為這段感情已經失去了活力,...

《這個夏天有點怪》真的超~怪

《這個夏天有點怪》堪稱本屆台灣國際酷兒影展最怪的片沒有之一!影片一開始就打上「劇終」的字卡、奇怪的剪輯、顏色變來變去(這部片明明就不叫《超級變變變》),還有虛構的劇情,導演的創意及怪異程度簡直突破天際!我們幫你整理了三個「怪」點,快來一起看看導演葫蘆裡在賣什麼藥! 神秘男主角安提克與鄰居 妄想情節 在《這個夏天有點怪》...

《藥愛》:藥不藥有關係

(本片將於2016年10月的第三屆 酷兒影展 放映) (內文涉及同志性愛以及賭品等成人議題,請滿18歲者斟酌進入) 倫敦-身為歐洲彩虹首都之一(還有巴黎跟柏林共享此盛名),正面臨著一個新的危機,Chemsex的氾濫,中文翻譯成「藥愛」,即「藥物性愛」的簡稱。 隨著英國的同志婚姻合法化,同志平權似乎迎向歷史性的指標時刻,伴隨而來的不是同志渴望的「...

如果靈魂裝錯了身體:「2016台灣國際酷兒影展」導讀—紀錄片篇

(本文所述影片將於2016年10月的第三屆 酷兒影展 放映) 近幾年,在不同領域的名人響應與法規改革的討論之下,台灣社會對LGBT多元性別議題的接受度有顯著的進步。但在主流討論空間中獲得較多注目與認可的,仍然是以相對容易理解、同理的女同志(L)與男同志(G),而在性別光譜中遊走於曖昧地帶的雙性戀(B)與跨性別(T),以及更容易被忽略(...

《逃往妳的愛》:我的名字叫喬伊

(本片將於2016年10月的第三屆 酷兒影展 放映) 住在賓州蕭瑟小鎮的年輕女孩喬伊接受母親建議,準備報考軍校,由軍隊幫她繳付大學學費,喬伊戀上已婚婦人蕾娜,蕾娜有個脾氣暴躁的老公和兩名年幼孩子,愛到深處無怨尤的喬伊想跟蕾娜永遠在一起,她告訴她:我會照顧妳和孩子,我們遠走高飛,建立屬於自己的家庭;愛情與麵包,夢想與現實,蕾娜會選擇活在哪個世界?...

《孕火焚身》:情慾孕婦好想要

(本片將於2016年10月的第三屆 酷兒影展 放映) 【前言】 透過醜不拉機的嬰兒人偶講出睿智話語。《孕火焚身》闡述出孕婦苦不堪言的心聲:老娘好想做愛、尿布別再來、老娘好不想照顧嬰兒、為何男人總是把所有工作留給女人。 劇情上導演安排兩位孕婦在臨盆前互吐苦水。除了吐苦水她們更互相愛撫、互相指交、互相電愛。 誰說被男人搞大肚子就只能倚靠男人了?《...

《我和我的T媽媽》:用愛替過往傷痛超渡

(本片將於2016年10月的第三屆 酷兒影展 放映) 《我和我的T媽媽》這片名,或許直接讓觀眾聯想到同志家庭的議題。但其實這部作品,更像是一個關於和解、關於療傷、關於向前的,單純的家庭故事。 導演黃惠偵有一個酗酒並且暴力成性的父親,不堪受辱的母親當年帶著年幼的她和妹妹逃離了那破碎的家庭。初到新環境,母親為了賺錢生存而投入了「牽亡」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