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本片將於2016年10月的第三屆酷兒影展放映)

【前言】

這部電影就不只有點怪,它,超.怪!打從一開始就叫人看嚨嘸,莫名地將動物星球般的孔雀介紹配合著男人掙扎畫面進行蒙太奇剪接,你根本本看不懂是什麼意思。接著銀幕出現字卡「劇終」,你滿臉困惑,以為機器出問題放錯電影,彷彿當年坎城《熱帶幻夢》的十秒黑幕事件。下一秒,銀幕變為黑白,一名男子來到鄉間度假。你想說整片該不會電影只有剛那部分是彩色[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C^TcNoe+9He-=J(TM1u^SrW吧?突然,片名出現後銀幕又變為彩色。好怪,你什麼都不懂,只覺得導演在玩你。

更甭提它的劇情,前面演七十分鐘,你完全不明白主角是在憂鬱什麼鬼。可是,請你忍耐到看完整部電影,別離場。因為看完後,你將會串起所有線索,[email protected]=uPQo6Y&)eHj_JN明嘹原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個夏天有點怪》就是這樣的怪片。

 

【劇情大綱】

德國#MX9Qif19VwiCR2MSd-=I*Bi#C6)b&KpeLz7TdpPun+Ujz3B3x人安塔克隻身一人來到法國鄉間,他漸漸地融入當地生活,和人妻鄰居有點曖昧、陪女孩一起去溜冰、甚至還在打工商店煞到一名帥氣鬍子男。原以為平平淡淡新生活步上正軌,突然間,平靜的小鎮傳出森林殺人事件。不過大夥沒有太恐慌,就只是當作茶餘飯後的八卦閒聊。但這個血腥插曲,卻讓安塔克心中泛起了漣漪。心中那段不能說的黑暗過往開始將他吞噬...。

【它的怪】

我認為《這個夏天有點怪》導演做了很多嘗試,企圖讓它擺脫敘事[email protected]_GUF13Lf^c*klQIW+sHk#N+vJkOTY電影的常見模式,加入許多元素讓電影看起來很「怪」。像是前述提及的:在電影中使用「序幕」與「劇終」、穿插字母、顏色傳達情緒、彩色黑白交互、利用片名創造字謎、奇幻的烹飪節目幻想、靜物快速剪輯搭配吉他和弦。這些都看得出導演打算做出「創舉」以讓電影更加地不凡。同時它又有實驗片特性,在非常規的敘事方式中刻意讓觀眾疏離影像剪輯。這讓觀眾獲得一種主動權空間,有了更多的思考機會。

在劇情推陳部分,本片也有點像是偵探片類型,讓觀眾從電影尋覓線索,以致於能在結局恍然大悟。

或是換個說法來談,《這個夏天有點怪》主軸是要讓你感受角色的情緒。所以整部電影並不是要讓你看見角色「做了什麼」,而是要感受角色「為什VO+^iNmjH9FwK!M)xeX3lxMD32A%[email protected](aXQ3rNF麼」有這樣的情緒。因此電影花了許多篇幅製造緊張、懸疑、不安於室的氛圍,都是為了迫使觀眾在影像、音樂線索中思考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導致主角會如此的憂鬱面向。

不過這種嘗試不免讓人感覺,導演似乎著重電影氛圍大於去說一個故事。我覺得,導演這首部劇情長片可能玩得有點過火,或許有些觀眾會厭惡這種讓人一頭霧水的電影。我也說不出這樣的好壞&GzIe7oWvDEV4g3I^$gr0BF71KSVQ#EOe7NiaFtDn$KBNC^Nl^,但至少這顯示出本片與多數電影的不同。對我而言,這算是個奇妙的觀影歷程。

 

———以下是我的觀影分析,將完整透露劇情,請慎讀———

 

【劇情推導】

wM4)t^R%a%c%Hfzyq)FJonJmkPl0Q8^7)MuH!_W#c=^qg1Wo8p我解讀,法國鄉間在《這個夏天有點怪》中是靜止時空。在這時空裡,主角得以擺脫回憶、擺脫內疚、擺脫舊有語言(德語)。所以我們可以看見:主角安塔克認識了新鄰居們,與女孩一起溜冰,與人妻有點曖昧,與老夫老妻享用了法國傳統佳餚。新的人際關係,亦促使了新的起步。安塔克開始新的工作,到二手手工商行上班。他在這裡認識了鬍渣小帥哥,還上演一段常見的G片淫性情節:送貨員氣喘吁吁跟客戶獨處一室。兩人眼神互相勾引示意,腳在刻意地輕輕碰觸,不一會兒嘴巴黏在一起。接下來當然就是去床上把身體也黏在一起喔吼喔吼巫山雲雨一番。

不過這TnHH-A7fJgzLc(VDl=xGz!kk9UlN9U2w&Arhtgwt3!plHC9pEA個靜止時空在某些時刻似乎又不成立,就是安塔克獨處時。打從第一個入住夜晚,觀眾就可以察覺他是多麼地坐立難安,不斷移動家具擺設、在房間每個角落躺臥。聽聞森林殺人事件後,這個情況更加愈演愈烈。安塔克甚至拿著撿來的來福槍,煞有其事地拆裝擺玩。看到這,觀眾不禁猜想,他是否涉入這件尚未找到兇手的命案。

故事氛圍直到一個名字的出現,「Ines(伊莉絲) 」,打破了僵局。

這名字首次出現是安塔克半夜發酒瘋被女鄰居勸阻時,他抱著她說出:「妳好像伊莉絲」。觀眾此時就納悶安塔克口中這女生名字究竟是誰,妻子?女友?前[email protected](5Mg*[email protected])%*bAyRwtZP情人?

接著,伊莉絲本人登門拜訪了。靜止時空開始流動,甚至倒轉了,從前舊有事物瞬間湧入。安塔克與他的「姊姊」以德語交談,甚至講出他過去在德國的舊有職業(老師)。隨著對話深入,越來越多關鍵字躍上檯MSBdX%SL4Y7mQo0sq%[email protected](%=$CIkZ_面「教師會議」、「殺戮」、「一走了之」。導演將最後的拼圖給予觀眾,觀眾得以推敲出安塔克曾經在德國任教時經歷了殺戮事件,他無法承受學生同事的逝去,所以逃來法國。

才明白,原來安塔克不是個Bi。他對於女鄰居是將她投射成姊姊,是依賴的取代。對於鬍渣男情感無法接受則是因為過去陰霾太沈重。q9CIgTk*[email protected]#zEDE9o+NcD7E6Ks8dNAW^Lg9aq3xG)VV^至於森林殺人事件,則是催化劑,它加速放大了安塔克對於槍殺案的愧咎。安塔克愧咎自己的無能無力、悲愴熟識者的死亡。所以遠走他鄉,來到幾乎聽不到德語的法國鄉間小鎮。

姊姊伊莉絲的拜訪,迫使舊有回憶襲捲而來淹沒安塔克。這一次,他並沒有選擇逃避,他決iOmlggZX76kK_Qn3^Nth(@k1vC^ZMJ)kaIh)z1xaqF6gbwD&Z_定與這些負面情緒共處。於是他帶著森林撿來的來福槍與房間擺設的人物肖像來到先前與女鄰居觀賞過表演的學校。他自導自演地扮演死者被被槍殺,接著在「屍體」周圍畫上白線並放上一副肖像。就這麼,一個人一個人慢慢死去,安塔克透過自己身體重演了過去那場槍殺陰霾。他終於面對死亡、面對憂鬱,與負面情感共處。

電影最後,安塔克睡著了。之前他總是徹夜難眠,必須灌酒澆愁,因為他從未走出學生槍殺陰霾。直到這一夜,他完成了「哀悼的儀式」,拋別過往內疚。於是,他閉上雙眼,享受這久違的靜謐睡siqdm-pwKj%^h6QqBVM)FQI^&KDC5JhK5AcEEG5hM)=Y_gtapV夜。

如同結尾銀幕!6135_ZqLs3uB9%xjZVfc*[email protected]!7GouBspR0RZx4n*ksTd3ir上出現的字卡「開始」。安塔克與愛人塞巴斯汀甜蜜傻笑喝咖啡,與耶芙、摩根笑開懷一同溜冰。他告別了過去,開啟了人生新章。

【電影中的酷兒】

雖然《這個夏q(Yt+2JDmg$)[email protected]#Fl9h+i)=!an*^iirtvB(eS4^Zbg天有點怪》在台灣國際酷兒影展放映,但說實在,當中的同志情誼或是同性浪漫愛的篇幅其實相當有限。頂多,觀眾一開始被導演刻意誤導以為主角是雙性戀。(好啦,只是看起來。說不定他在劇中也真的是雙性戀。但沒演出來觀眾就是不知道)(這就是所謂雙性戀污名)(攤手)除此之外,本片沒有什麼同志元素。

但就我看來,這部電影的酷兒色彩其實很濃厚。尤其是當中涉及的負面情感。

怎麼說呢?

現今同志以驕傲論述企圖擺脫從前羞恥的酷兒。所謂的負面情感:羞恥、絕望、憎恨、憂鬱、厭世在當今的「驕傲論述」中,它成為一條線性的前部分。它不能是單獨存在的,它是為了襯托線性後部分的驕傲、成功、我愛我自己。這種過度重視正向是弔詭的,假如說這社會是真正的多元包容,那麼應該同時允許驕傲與羞恥共存,就像是我愛我自己、我討厭我自己都是可以說出來的。但是,現在社會的「多元」不是如此,它允許你說出我討厭我自己,但是會用一堆正能量論述:你可以的、你可以2!eUSR##DJ&Tkqw_4Suqyl!yTmCYWoFYRwwQA39=8qEKZE^#+B改變、你還是有很多優點的之類的空話,讓你從「我討厭我自己」變成「我愛我自己」。為何,負面情感就不能不依附線性,單獨地存在呢?

然而,負面情感真的能轉化成正面情感嗎?未來真的會更好嗎?每個人真的都可以更好嗎T4*NKarn2V=iOwR%i-plha9i2gt+ND*vSKgIF5Q!Uts=CVbNio?為什麼從來沒有人告訴我,你厭世你好棒,我好羨慕你可以這樣厭世,你可以討厭自己你真的好勇敢。沒有。這世界很多正能量的楷模,卻沒有負面角色的模範。到底是誰界定了「好」,明天會更好的「好」到底是怎麼的「好」。我這麼厭世活著就不可以是「好」嗎?

回到電影。《這個夏天有點怪》最重要的就是角色負面情感。在法國鄉間,獨自一人時,安塔克的N%5&AZrfgHujEOEJOzZ+qV-C5mCciXyF8mlFy&1Uw1p^9TFjKa負面性空間就此開啟。這時他與他的內疚、痛苦、憂鬱、自恨才能共處。雖然電影沒有演出來,但我相信安塔克過去在德國時一定一堆親友、諮商團體輔導他、鼓勵他、安慰他,告訴他那場殺戮事件不是他的錯,他並不需要為此愧疚。但人家就是愧疚,你卻一直抱持這種否定、驅逐負面情緒的態度,負面情緒就真的會被正能量佛光普照就煙消雲散嗎?

所以,安塔克來到法國,他以為會過得更好。但負面情感他依舊無法擺脫,甚至越演越烈。直到電影最後的憑弔,他真真正正面對了負面情感。如同海澀愛於〈論情感政治:感覺倒退、感覺「背」〉所言:「正視負面情感意味著不把負面情感視為純粹的缺陷,而是意味著將qZbc_KxZ6^289LB*Lg)pa4N!G&gYiDzS99^i1RFJgF0NgipOt%顯然無用或癱軟無力的情感,像是絕望,視為資源。」電影結尾的殺戮重演,讓安塔克正視他的負面情感,他終於學會如何與負面情感共處。

就此,《這個夏天有點怪》雖然沒有花大篇幅讓兩名同性別者大談戀愛,很不「同志」;但acM+!JM-S6s-KFjWZduQ%6G^KatU_^L^i*s(p7hV!TL2Xe&+p_如此描繪負面情感,像是酷兒情感政治,我認為,它很「酷兒」。

【結語】

想看一部很怪很特別電影,你可以看《這個夏天有點怪》。想看一部同性浪漫愛很少的同志電影,你可以看《這個夏天有點怪》。如果你很厭世,想看看別人如何處理負面情感,你可以看《這個夏天有點怪》。它正是如此難解釋、難定義#hi=*#KWK$tQP*AqsHSmb)cKFH4Q0lH=*FP3jMn*GvF3)sH^Ny、難推薦的電影。

 

第三屆台灣國際酷兒影展日期:2016.10.22-10.30 
《這個夏天有點怪》上映場次:2016.10.23(日)/14:50/台北新光影城1廳 
              2016.10.27(四)/19:30/台北新光影城2廳 

作者:波昂刺刺 

《男慾的五十道陰影》敘述三個關於性也關於愛的故事。

《鏡花水月》:要求完美的外科醫生舉辦SM轟趴,在暗自尋找愛情之中,他發現自己最愛的其實是自己;

《交配季節》:軍官男同志情侶到野外露營,就在他們討論開放式關係之際,一名神秘的陌生男人隨即現身;

《出神入畫》:尚未走出男友逝世傷痛的畫家,繪出一副與男友極度神似的畫像,簡直就像男友活脫脫復活⋯⋯

現在立刻前往收看 👉 《男慾的五十道陰影》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Song:[email protected]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