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喬治鎊

《不思議女人》並非第一部以跨性別人物為主角的劇情長片,卻可能是第一部以跨性別「未亡人」為主角的電影。

瑪莉娜(丹妮葉拉維加 飾)與年長男友奧蘭多(法蘭西斯柯雷耶斯 飾)雖不是外界眼中的正常情侶,卻可能擁有比多數情侶更幸福美滿的關係。命運弄人讓奧蘭多驟逝,瑪莉娜不只得面臨失去愛人的悲痛,也得面臨奧蘭多的前妻和兒子惡言相向,甚至被警方當成因受到家暴而下毒手的嫌犯,受盡屈辱的她起初只能忍氣吞聲、透過縱慾來麻木自我,直到她不再向這個不公的世界屈服。

賽巴斯提安雷里歐(Sebastián Lelio)其實早在1995年就推出第一部短片、2005年推出首部劇情長片,但真正讓他名揚國際的是2013年讓智利演技派女星寶琳娜嘉西亞(Paulina García)成為柏林影后的《去她的第二春》(Gloria),時隔四年後才推出這部新作,甚至還一口氣進軍英語影壇、下半年再推出敘述禁忌女同志之戀的《我們不服從》(暫譯,Disobedience)。同一年的兩部作品都選擇LGBT的題材,也都獲得高度的好評,讓雷里歐儼然成為LGBT電影界的最新代表導演,不過上述三部作品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他深入刻劃女性的明顯長才。

在《不思議女人》中,雷里歐以設身處地的觀點出發,令觀眾完全以憐憫主角的心態,與她一同經歷一段從悲傷中找到出路的歷程。如同《去她的第二春》中使用可能是片名出處的經典歌曲 “Gloria”,雷里歐在本片中也使用另一首經典歌曲 “(You Make Me Feel Like) A Natural Woman”來襯托瑪莉娜被視為真正女人的快樂,也使用幾個超現實的幻想橋段,以加強主角身處的逆境,抑或緩和本片的沉重,令人感受世俗的殘酷,以及擺脫塵囂的超凡,完全表達出 “Una Mujer Fantástica” (一個神奇的女人)這個原片名欲透露的意涵。

本片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主演的丹妮葉拉維加(Daniela Vega)本身就是一名跨性別者,本片很可能是史上第一部由跨性別者主演跨性別角色的電影,她如同現身說法的演出自然多了一層十足的說服力,但她不只是靠自己的性別身分,而是真的展現多場令人動容的演出,並成功達到支撐全片的重責大任。

瑪莉娜受盡歧視和威脅的部分可能過於刻意,但除了或許這正是智利的跨性別者的劣勢之外,也強調跨性別者在世界各地都可能面臨的處境,她為自己挺身而出表示抗議的舉動也才更大快人心。瑪莉娜潛入火化場、見奧蘭多最後一面,也向像是奧蘭多的幽靈告別,似乎是雷里歐效仿西班牙大師布紐爾(Luis Buñuel,1900-1983)的超現實手法,也賦予本片一個更高層次的深度和完美收尾;本片也有繼承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通俗劇情節的意味,尤其是跨性別經典電影《我的母親》(Todo sobre mi madre,1999);片頭壯觀的伊瓜蘇瀑布本來是奧蘭多要帶瑪莉娜去度假之地,同樣的空拍手法,很可能是向王家衛的《春光乍洩》(1997)致敬,片名從瀑布底部浮現,昭示了即將登場主角的脫俗超凡。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