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今年5月24日,我國司法院大法官針對同性婚姻釋憲案做出了裁定,明示同性婚姻應受我國法律保障——這樣的結果,無疑是我國同志運動的一大里程碑,更使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保障同性婚姻的國家。

然而,與此同時——另一個亞洲國家,正宣判一對同性戀軍人的「合意」性行為有罪。韓國法院以男性軍人進行「同性性行為」為由,判處其中一名陸軍上尉6個月徒刑、緩刑1年。

是的,當台灣同志們面向暖陽,歡喜地相擁落淚、搖旗慶祝之時,許多亞洲國家中,仍有廣大的同志們,只能遠離世間明亮,哀傷地藏身於邊緣暗角。

為愛吶喊、為平等而戰的路途還長,我們必須一起走完。

今天,就讓我們藉由三部電影,一同暸解韓國同志的困境,並思索展望的可能。

 

韓國身為亞洲近年來發展迅速的國家,經濟實力頗受國際矚目,但在社會和文化方面,普遍風氣仍較為保守。

在韓國社會中,「同志身份」是一種禁忌,新任總統文在寅更曾公開表態「韓國還沒有準備好面對同性戀的問題」。

至於原因,或許可在紀錄短片《回到原點》(Coming Full Circle)中,尋得端倪。

 

《回到原點》——如果有一天,壓迫也歸零

紀錄短片《回到原點》(Coming Full Circle),曾參加2016特拉維夫同志影展、2016亞美電影節以及2017城市遊牧影展。內容紀述一位現居紐約的跨性別女性——朴寶玲——回到韓國的「尋根之旅」。(編按:筆者後文皆以不分性別、拆除男女階級的人字旁「他」指涉朴寶玲)

朴寶玲在七個月大時,與雙胞胎哥哥一同被美國的養父母收養,離開了韓國——1960年以來,整整半世紀,他不曾再次踏上那塊他所出生的土壤。

韓國是他的出生地,卻也僅僅是他的出生地。

 

朴寶玲在片中提到,自己成長在美國的密爾瓦基——一個充滿白人的社區。小學時,全班只有他和哥哥不是白人。這樣的成長背景使得他更早開始自我認同的辯證,當然,裡頭包括了性別。

朴寶玲一上大學便出櫃,此後的人生裡,他積極地投入LGBT運動,活躍於紐約LGBT人權組織並參與爭取相關權益。

一直到2015年,54歲的朴寶玲,終於決心回到韓國,展開一場尋根之旅。

他更把握這次機會,在首爾的同志大遊行中發表了演說——影片紀錄了他此次出行,對韓國同志處境的觀察,以及自我命運的叩問。

片中,朴寶玲提到,自己必須穿過同遊外圍「層層」反同的基督教基本教義派人士,方能順利進到裡頭演講。

而的確,韓國社會反同,甚至恐同,原因除了深受儒家保守思想影響、認為「同性戀是『外國人的事』」之外,最重要的——便是宗教。

韓國的基督教、天主教勢力十分龐大——數據顯示,韓國有將近20%的人表示自己是基督徒(台灣大約為5%上下)——基督教無疑是國內最大的宗教。此外,教會更是韓國人們鞏固政經實力的重要場所。

這使得韓國社會對同志的接受度非常低,同志在社會、政治、宗教上都備受壓迫,而難有現身的勇氣。

如此亦可對應為何2016年,首爾同志大遊行的參與人數僅5萬人,而總人口不到韓國一半的台灣,同年卻有將近10萬人站上同遊街頭。

除了人數上的差異,韓國與我國同遊的氛圍亦大不相同。

韓國同遊現場經常備有大量警力,外圍則有層層如山的反同人海,激動不已地失控吼罵,試圖透過鼓聲與噪音干擾遊行活動進行——反同人士的陣仗與力道,令人難以想像。

此外,場內同志們也不像歐美、台灣等地同志放得開,整體調性仍較為保守壓抑。

《回到原點》的最後,朴寶玲神情略顯暗淡地說:「如果當初我沒有被收養,出櫃之路絕對漫長又艱辛。」

或許,他對「出生地」韓國,最深情的盼想,就像他站在台上所說的:「我想告訴場外打鼓的反同人士——你們應該為自由打鼓,而非壓迫,為包容打鼓,而非歧視。」

如果說《回到原點》是以一個外來者的角度,綜觀韓國同志的處境,那麼接下來的兩部電影《鐘路街的奇蹟》(Miracle on Jongno Street)和《時節因緣》(The Spring in My Life)則是平面地,以更細膩而貼近的筆觸,呈現韓國社會巨輪底下,真實的人物映像。

 

《鐘路街的奇蹟》——平凡的幸福,卻是同志們難得的奇蹟

《鐘路街的奇蹟》(Miracle on Jongno Street)是一部十分精彩且感人的紀錄長片,並曾獲2010釜山影展Mecenat獎。

長達108分鐘的時間裡,導演以自身出發,分別紀錄四個在首爾「鐘路區樂園洞」結識的同志朋友,帶領觀眾觀看韓國男同志的日常。

 

每到傍晚,鐘路區樂園洞——就如同台北西門紅樓一般——成為了首爾男同志們聚會之處。

鐘路區其實是首爾的中心地帶,而樂園洞則是鐘路區的後巷。雖名為「樂園洞」,實則破舊不已,與大都會的繁華格格不入。

而也就是這樣的地方,成為了韓國光鮮社會中一個隱身的灰白地帶——悄悄且柔弱地,擁抱了同志們的心靈、盛接他們酸苦的人生,並為他們,帶來得來不易的幸福。

 

四個人的故事,是多少韓國同志的縮影——

俊文,一個電影導演。

他曾在入伍當兵時,被問到「是否曾與同性發生性行為」,因坦承回答而被軍方安排住進精神病院——這段經歷,成了他內心難以抹去的陰影,更成為他往後創作生涯難以克服的心魔。在一連串掙扎與挫敗後,他終於成功突破自我,將電影做為自我揭露的工具,用影像的力量,一次次地向世人出櫃。

秉權,一個人權組織工作者。

將自己的一切心力都投入於改善性少數的勞動權益之上。對他而言,同志不出櫃,大家就以為這個社會沒有同志。因此,同志必定要現身、要發聲。

「如果要建立更好的世界,就一定要起身行動——這是我所體悟的。」片中,秉權捧著一疊厚厚的傳單,眼眶有淚,暖暖地說著。

英秀,一個廚師。

15年前,他從鄉村來到都市謀生。他一直過著極端寂寞的生活,一直到他遇見了鐘路街、進入了G-VOICE男同志合唱團,他終於第一次認識同志朋友們、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影片中他甚至笑稱,這是他「同志生涯的黃金年代」。

鄭律,一位上班族。

他重要的朋友以及廝守多年的伴侶都是HIV帶原者,為了所愛之人,他全心全意地投入任何消弭愛滋偏見的活動與抗爭。甚至做好自己也受感染的準備——他害怕的不是生病,而是眾人對生病的錯誤認知與歧視。同時,他非常渴望能與伴侶結婚,成為法定伴侶。

這些人,都是有血有淚,努力地為愛而生的平凡人,但他們卻必須比平凡人更加辛苦、更加孤獨。

所幸,有著鐘路街樂園洞,這樣的小天地,讓他們互相舔舐傷口、給予能量,使他們得以更加強壯,面對生活中痛苦的磨難。

就如同本片導演在結尾所說——「在這裡,我和我的朋友們,終於不再感到孤單。我們肯定了自己、找到了愛。」

肯定和愛,何嘗不是生而為人,都渴望擁有的。

然而,對韓國同志而言,卻是奢侈的想望。

《鐘路街的奇蹟》最終,想揭露的便是這樣一個微小的心願——「對我們這些,一直提心吊膽活在這個世上的人而言,這些時刻是數不盡的奇蹟。我希望這些奇蹟時刻,能夠成為我們的日常生活。」

 

《時節因緣》——我們的國家,容不下真正的相愛

最後的《時節因緣》(The Spring in My Life),則是一部劇情短片。描述一位男同志與舊情人相遇,卻已因社會壓力而與女性步入婚姻的故事。

就如同前面兩部影片所昭示的——出櫃,在韓國社會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

有許多的韓國同志,或許就安分地決定跟隨社會價值,隱藏自己真正的心意,選擇進入所謂「正常」的家庭生活。

自此,三部電影已為我們描繪了一幅韓國男同志們普遍的生存景象。

的確,是令人有些沮喪的。

然而,也並非沒有一線曙光。

例如,2013年,韓國導演金趙光壽與伴侶金承煥公開舉辦婚禮(形式婚),成為韓國第一對公開結婚的同志伴侶。

他們結婚後,韓國支持同志婚姻的比例有了顯著成長,同性戀相關議題慢慢浮出水面,許多社會運動也正在籌備,可說是韓國同志運動的領頭羊。

而2014年,現任首爾市長朴元淳,也曾在一次受訪時表態支持同性婚姻,成為韓國政界第一位公開支持同志的政治人物。

其後,亦有正義黨主席沈相奵明確表示支持同志權益。

 

當然,上述名人的言行,普遍受到了國內大眾的謾罵批評,然而,卻無法抹滅同志權益在韓國日漸受到討論與重視的事實。

或許,就如馬丁路德金恩博士所言:「歷史的弧線很長,但它總是彎向正義的一方。」即使前方長路漫漫,始終懷抱希望、真摯努力,總有雨過天晴、彩虹高掛的一日。

歡迎前往GagaOOLala同志電影線上看免費體驗這三部電影。

作者:鄧欣容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