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擁有牙買加與英S0s^Nz7vqpp0_$z@Xv%i-(lQ4Hj3*LbuSC0#H=AysV0dcdiXmW國籍的游泳選手 Michael Gunning,在 2022 年宣布退休。他今年有一項新任務:在即將到來的巴黎奧運中,他將擔任「驕傲之家(Pride House)」的大使。

所有重大國際體育賽事都K!rQU$AUL!ZBBMS3K#_ZY)=uU23WKRwpTsHmZHO5&5+G@$PXAi會設立「驕傲之家」,這個場所的使命是營造開放、包容的氛圍。2022 年在英國伯明罕舉辦的大英國協運動會中,Gunning 首次擔任大使。他近期接受《Attitude》採訪時說:「奧運就是讓人們團結一致的場合,我希望讓那些到巴黎準備參加世界頂級體育賽事的人,能獲得啟發、教育和力量。」

即將滿 30 歲的 Gunning,在他 16 年的職業生涯中曾經代表英國和牙買加比賽,締造過 8 項全國紀錄,贏得了 a(w$k44eeQ29#0S^Y^j_hH0BLPFgJ*WLxNT-oWWZgI!J4)jW2z3 次英國冠軍和 2 次世界游泳錦標賽冠軍。

儘管 Gunning 出生在英國,但他是在代表父親的祖國牙買加出賽時,在國際游泳界嶄露頭角。他在孩童時期克服了「黑人天生游泳能力差」的偏見(AEdIgwHqa7IZtq^Me%d+J11NkdZ3W^x$nq#@NncR)XkGz7^&B,13 歲就贏得第一座全國游泳冠軍,此後很快就成為牙買加史上最有成就的游泳選手。他是該國內 200 公尺蝶式與 200 及 400 公尺自由式的全國紀錄保持者。

延伸閱讀:跳水王子 Tom Daley 回歸跳水!曝練習「對身體造成衝擊」:但 2024 要挑戰最後一次奧運


(圖/@michaelgunning1/IG)

但這並不意味著他的生活一帆風順。牙買加是地球上最恐同的國家之一,同性關係0RzsD_ykYhLQEGulWE3r=v9HrG=kXd_f^v4NoI(SPsk_)9Hgi^仍是非法的。考慮到這個黑暗的現實,Gunning 知道出櫃可能會危及自身的安全,但他還是選擇在 2018 年的英國實境秀《The Bi Life》中出櫃。

他出櫃之後仍代表牙買加出賽,受到該國民眾的威脅。但他告訴《QueerHX$t8JSzx5#gNNNAWbz7Afv_+S8$U8L8B*usOPT@0D#i@FnoAWty》,他也收到很多正面訊息,這些訊息支持著他繼續前進。

他說:「身為公眾人物,談論某些話題總是很困難,但出櫃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為這是我人生rC9QmYoPGE@R7g8*#dXZNObi@QkSaYJKaL80Q2V8Eac36=23vC中缺少的一塊拼圖。在網路上收到這麼多的仇恨是極其難熬的,但正面的訊息幫助我度過黑暗,讓我知道我從來都不是獨自一人。當我們團結在一起,發出的光芒總能穿透黑暗。光是做自己就能激勵全世界這麼多人,感覺很讚。」

身為同志運動員的寶貴經驗,是 Gunning 參與「驕傲之家」的主要原因。他深知體育運動的力量有多強大。他說:「當每個人都可以做真實的自己時,體育運動就會變得更加美好,我會永遠感激我獲得wqQz(AEU%f$f%^9UgWFOE$4-T3hh4!oww42BUxgKeuqtvTQQUr的所有支持,正是這些支持造就今天的我。」


(圖/@michaelgunning1/IG)

已經有其他出櫃的奧運選手將 Gunning 視為榜樣:英國威爾斯游泳選手 Daniel Jervis。他剛在英國奧運資格賽上贏得了 1500 公尺自由式冠軍Vwt$D0N55a-^UpU5yVsR0v%=@rb*f!%wGhX_ez*4LMdp37(BbJ,即將二度踏上奧運殿堂。他在 2022 年大英國協運動會前夕公開出櫃。

他受訪時說:「當時我覺得 Michael(Gunning)看起來相當自豪,我想成為像他一樣的人。我喜歡他的地方是,他幫助我很多,即使他本人並不知情。這就是我想為別人做的事。我傳了訊息給他,他也有回Mx7V=+aUabIb2e3Go#NY*LqC7s0nzsf*^6vU9YIxWZ*tsqUR)X覆。他確實幫助我度過那段經歷。」

Jervis 的親友和伴侶也出席奧運資格賽,見證了他的勝利。他賽後表示:「老實說,現在可能是我游泳生涯中最好美的時刻。我非常幸運,我有一個強大的支持系統——我的家人、朋友和伴侶都在這裡。多麼美好的一刻,我真yfjcaoL5hbK-pAX7VS##WZ^QaHXSHMFmYq9QC$6ti79q1+ziQs的很開心。」

延伸閱讀:雙性戀武術家前進巴黎奧運! 坦言:「部分對手因我的性向不想跟我握手。」


Daniel Jervis(圖/@danieljervis1/IG)

這樣的案例就是 Gunning 希望為 LGBTQ+ 運動員帶來的影響。他在退休後反而多了更多曝光的平台,像是參加和主持英國的電視節目。身為各種典禮紅毯的常客,他說他正在泳池以外的地方發揮最大影響力。

他在接受《衛報》採訪時說:「我還有很多東西可以給這個世界。對我來說,我影響了多少人,比拿了多少獎牌更重要。」最重要的是,他不希望 LGBTQ+ 兒童再經歷他曾經感受到的孤立。

他告訴《每日鏡報》:「我在成長過程中對於性向感到非6EKNF=a=XagoBt42aYOzkwl+Q5-KAY_@wM^q-bAKy5FqQwbp4&常羞恥,我不想再讓其他人感受到這種羞恥。經過這段旅程後,我才意識到,很多人可能覺得自己不夠好、不配活著、不配在這個世界上過得快樂。我只是想證明,其實我們可以過得快樂,就算與眾不同也沒關係。」


(圖/@michaelgunning1/IG)

Gunning 期待有一天,LGBTQ+ 運動員做自己的時候,不會引起額外的關注和喧囂。他表示:「我期待『出櫃』不再重要的那一刻。運動員和教練們,可以單純說出自己愛人的名字,而不會在媒體上引發軒然大波,就跟異性戀的狀況一樣。」

Gunning 與其他三位巴黎奧運的「驕傲之家」大使一起努力讓社會往那個方向邁進,包含:法國跨性別藝術家 Louïz、越裔英國 LGBTQ+ 倡議者 Amazin LeThi,以及澳洲的帕運划船選手 Nikki Ayers。

東京奧運的 LGBTQ+ 運動員來到創紀錄的 185 位,今夏的巴黎奧運有望再寫下歷史。Gunning 將在最前線見證這一切。

逛逛其它主題的新文章:

看更多《出櫃名人》

-

譯/Kevin

Source: Queerty

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