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距離 2019 年同婚合法已過了四Z_Q3j&88L#)wv*x*wh*nu)TlO5-Ky*E)GoBug_ia%Olnw*%OT3年,且今年也陸續通過放寬跨國同婚、同志領養等相關權益,多虧前人的努力,現在的我們才能自在地追愛、享有平等的權益,時代變遷讓「同志」不再是個禁忌詞彙,然而現代的同志也面臨著這個時代要面對的課題。

今年的驕傲月,嘎嘎台邀請喀飛和 Hugo 跟大家聊聊關於兩個世代對「追求愛情、經營關係」的看法:以前的同志較難認識另一半,需要透過隱晦的同志場域來找到同類,例如二二八公園(原台北新公園)、同志三溫暖,但也因此MhlEXd-2##Ronkum^&6*fhnTAWZo_l3o^8=qv1xi()V)R-dFhi容易受到警方刁難;現在的同志只要使用交友軟體就能夠認識人,然而方便又快速的交流卻讓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速食。

延伸閱讀:嘎專訪|自慰無害又安全!馬克、愛文曝「首尻」經驗 自爆約P遇狗奴遭硬上


(圖/嘎嘎台)

Hugo:「以前的同志,是不是比較珍惜得來不易的愛情?」

喀飛:「現在的同志,真的就過得比較輕鬆嗎?」

現在我們就隨著喀飛和 Hugo 的生命經驗,一步步解開同志們的愛情課題吧。

照片不只是回憶  更帶出兩個世代不同的同志挑戰 


喀飛接受記者訪問,關於警方惡意臨檢同志三溫暖的事發經過。
(喀飛 提供)

《台灣同A!WsfY*WV+@imqBlQgJTBiKdlDX^pDWU&dFdEdn)rYu9OwYcAQ運三十:一位平權運動參與者的戰鬥發聲》的作者喀飛,參與同志社運已逾二十五個年頭,他分享:「過去的同志交友不易,許多人會選擇到同志空間社交,像是三溫暖或酒吧,那個時候,大家可能遇到警察惡意臨檢、強迫同志客人做出猥褻的動作,作為他們『性交易』的證據,進而逮捕他們。」

「後來我和其他注重平權的朋友便介入這件事,為同志爭取該有的平等51QTMAH=LoXjRN=uijR!Fph!irgp4X!M^n_!eC42Wb@ZnDaVCK待遇。照片中是我被記者訪問關於警方惡意臨檢同志場所的事。」

「以前大家出櫃壓力都很大嘛,但大家還是能找到方法認識彼此。」


Hugo 與摯友出遊,感受到如家人般的凝聚力。
(Hugo 提供)

專業舞者 Hugo,常在各大派對或演唱會表演的他,表示自己在同志場所遇到臨檢時,能感到警方l1^i_g)Prhz_LAG9!er3=wzo)jPaRtKhWr)-P(Q%V2TVH_$-le的尊重和友善:「儘管我只穿著一條內褲,警方也只是覺得,這就是表演、不是什麼猥褻的事情。」

他也分享自己照片中的故事:「這是我和一群朋友去日本玩的照片,甚至其中一位還是我的前男友(笑)。我覺得現在人們的關係d%uW0FgFCM^5&Ec6DCO@dEYXQds4verZH9jiEuksl*Cb0XJyF)來得快、去得也快,能有一群價值觀跟自己相近、互相扶持,像『家人』般的朋友對我來說很難得。」

以前的同志出櫃、交友都要面臨比現在更多風險跟壓力,但現在的同志過得比較輕鬆嗎?喀飛認為:「每個時代有各自的挑戰)OhqSu2X83fjW@xI#QtXH==dl_RXaS)39eT9eP%GbAYEo-2h7C。」

出道:關於初入同志圈的各種第一次 


(圖/嘎嘎台)

Hugo:「我看了《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我覺得,那個年代的情感連結很純粹,還滿令人6BG2@x5SN)p1Rd6B-fy-FUM-fP#I9mkHo8pCB6i8l&5RiSx=Px羨慕的。現在雖然用交友軟體很方便,但關係好像變得比較速食。」

喀飛:「以前跟現在交友方式的速度感非常的不一樣,設限也沒有那麼多,1 號、0 號可能不是我們首要在乎的事,因為沒有那麼多選擇、認識同志也不是那麼容易,我身邊朋友的經=HmFk(QVMXb6Wft6+IQwIk6k4LN0#ms0KNEH2*TNe8Sl4BGj=S驗多是很珍惜彼此相處的感覺,再去調整跟互相配合。」

Hugo:「說到第一次性經驗,我們那時候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進行,甚至連要戴套都不知道,用口水做了粗糙的潤滑就進入了,事後還流血。甚至之後還因為『流血的內褲lzdzl(@L#YVD%C512whdPna!pW1^YIkCJ61!G100(b4s^TI7DC』引發家庭革命。」

延伸閱讀:嘎專訪|學運領袖的陽具意外催生情趣品牌! 「異物」主創人:「性不髒,何必急著切割?」

舊時代其實也沒那麼「舊」 以前當然有開放式跟多人關係!


(圖/嘎嘎台)

喀飛:「我們那時qxgXu14J62(^6TkmfFjq9vf3uGodB1qPmq=ioY6jJoz#g)Y4i3候的伴侶樣態一定都存在著『開放式』、『三人行、四人行』,只是沒有那麼明確的名詞或定義。其實關鍵還是在於伴侶彼此要溝通好,不能說,你想要但他不能接受。」

Hugo:「其實我也經歷過開放式關係,儘管我偏好一對一的關係,但我不希望對方為了跟別人發生性行為而欺騙我,那對+XDq-_$LwKlh$^#sQ%Gy&l^0fa-KJtHn)Z_yJQqLpesN_KrcV&我會是更大的傷害,所以我會選擇嘗試看看、去聽聽另一半誠實的需求。」

更多同志的時代故事和情感觀念交流,都在嘎嘎台的驕傲月專題訪談。

逛逛其它主題的新文章:

看更多《嘎專訪》文章

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