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凌瑋一直都是晏人物的好友兼前室友,他無辜且靈動的雙眼,為晏人物提供了無數拍攝靈感,兩人也協力推出新寫真作品《SPRING:晏人物男子寫真》

私下相當低調、一心只想當好一位獸醫師的凌瑋,本人的談吐Hm(pQ$QwL_Ggiw!uV4LIl4Zg3E=UEOhIbRC3+i&VwqeTvjxv!C就跟寫真書裡一樣可愛,且充滿內涵與理想,往下讀就能更了解隱藏版男模凌瑋的生活,還有掰彎直男的的小故事!


(圖/《SPRING:晏人物男子寫真》/尖端出版 提供)

晏人物眼中的凌瑋:很有魅力,但偏怪。

大家好~我是凌瑋,是一位獸醫師,身高 170 公分整(運氣不好的時候就是 169 公分),巨蟹座。

現在是我的獸醫生涯中,密集累積知識的階段,所以我大部分的時候下班都在看書,讀一些心得、paper。


(圖/《SPRING:晏人物男子寫真》/尖端出版 提供)

我喜歡面對小動物多過於面對人 所以選擇成為一位獸醫……但事情真的如我所想嗎?

我喜歡小動物,單純是因為這樣子才想當獸醫的,我高中的時候也想說醫治小動DnYQANPk5nEMrNem9%rlSJ)#DopGysXWb_jeHm8KNATGNBc-)e物可以不用跟人講太多話,但其實小動物就是有飼主,你就是要跟他們講話哈哈哈,而且有時候牠們其實比人更煩一點點,畢竟牠們完全沒辦法跟你講通哪裡不舒服啊。

要當個好醫師,不管是好獸醫或是好人醫,你得要終身不斷地學習,因為實際上醫生不是一個發現或是發明的職業,它其實是一個非常務實的產業,一個技師的概念,醫學方面的科學家會發現新的東西,而你去執行這些東西,這點跟大家想像的可能有點不太一樣,它總會不wK$xSGI#DQQmIr2J@u_-BqzHFB1eXXit3mhxTDX7Kn7gpDIiFd斷有新的知識進來,你就必須要攝取新的知識。

當我工作到很累,或是遇V6c1B6wa_8VV$&t#r4R=BeBRG&FXtB0%nCN6lk_^aVep&SlNt4到一些很挫折的病例時,真的會不想做這個工作,但睡一覺起來會發現,疲勞對於自己生活的熱情其實消磨程度滿大的,這些情緒反應會影響到人對事情的精準判斷,所以如果我早上起床還是想去工作,我就會覺得我對這件事情還是有成就感的,我就會繼續做這份工作!


(圖/《SPRING:晏人物男子寫真》/尖端出版 提供)

蟑螂?老鼠?蛇?我好像沒有最害怕的動物

我滿喜歡「生命」的感覺,像我雖然討厭蟑螂,但牠只要不是突然出現,其實我都覺得滿可愛的,在小時候,生物老師還帶我們到山上看一些蟲,我自己是滿喜歡蟲,我發現自己怕的不izSK=l(n-u^@=s655Mb#3iS7%LqsP=B#qf4W_R6r+LLhf)XV5G是某種動物,而是怕牠突然出現,任何東西突然出現我都會覺得很厭惡。

最喜歡的動物沒意外應該就是貓(目前啦),因為我後來養了一隻貓,但我也滿喜歡狗的!


(圖/《SPRING:晏人物男子寫真》/尖端出版 提供)

拍過寫真後 還是不太擅長欣賞自己

我不太常剪頭髮,也不太在乎自己的穿著,所以你要問我「覺得自己哪裡最性感或是好看?」,我會回答不出來,我覺得我「欣賞自己」的能力是弱的,不管是在面對事情上或其他工作或長相a=unkldMo6e%G4d&vmklXbk!*AxY9FVYZk04$L=RX+93s*&jGl這件事情。

啊,從別人的角度來說的話,我最常被說漂亮,對!我小時候最常被說漂亮。

有一次我在跟飼主告知麻醉需要注意的事情,而且當下動物是有點危險的,我講了非^5=rrT_HZ*1#Ui*epmIbvKMaxCf^5dx%lUbXNSBx6b==p1f76C常長一串,他根本沒在聽,就看著我說:「醫生你的眼睛好漂亮。」我想說不是吧,我現在在講重要的事呢?


(圖/《SPRING:晏人物男子寫真》/尖端出版 提供)

曾經有直男好友喜歡上我 但我……

我喜歡臉圓圓的、可愛的、搞笑的女生!我也很欣賞木戶大聖,因為我想長得跟他一樣可愛!

晏人物加碼「直男被凌瑋掰彎」的故事:我們有個很要好的共同朋友 A,他後來愛上凌瑋 ,A 因為無法得到凌瑋的心就沮喪地離開我們的朋友圈了,重點是我們完全以為 A 是直男,連我自己 gay 達那麼準的人都完全猜不到,A 的女友甚至還是我的朋友!不過 A 後來還是跟女生結婚了。(?)而且這樣的故事不勝枚舉,總是有各種性向/性別的人追求凌瑋,但凌瑋本人感覺不到。


(圖/《SPRING:晏人物男子寫真》/尖端出版 提供)

快問快答:

命運二選一:在大家面前穿後空還是丁字褲?

OH MY GOD!好啦,我可能會穿丁字褲,因為可能跟我平常的內褲比較像?很像布很少的三角內褲,簡單來說我就是保守的人。

調情時會說什麼色色的話?

我真的不太會說,因為我會被我自己色到,就覺得「好色喔我不敢講這種話」,雖然我會開黃腔,但我不會認真,因為調情其實是滿認真的一件事,我沒辦法在認真的時候轉換到這個腦耶。


(圖/《SPRING:晏人物男子寫真》/尖端出版 提供)

若有一天你的貓變成人類,你第一句話想跟他說什麼?

我會跟牠說:「你不要再亂尿了!」不過身為獸醫的我不太刻意訓練寵物,因為動物牠天性就是這樣,我反而不會從人類的視角出發去把牠塑造成讓人類方便的樣子。

你相信寵物溝通嗎?

如果那個人真的覺得他自己可以溝通到,也覺得可以幫助到別人,那我就沒有意見,但如果會影響到我的醫療處置的話,例如幫動物表達「我現在不想做這個治療、會痛!」我就會非常地不爽。當然寵物溝通師有他存在的必要,任何職業出現就意謂著人有這個需求,它等於是一個信仰。

面對死亡的心態?

雖然醫生比一般人更容易且經常接觸死亡,但我面對死亡的事情,至少以我現在的年紀來說,我是會選擇逃避不去思考的人,我不會直面心中對死亡的恐懼和離別的痛苦。


(圖/《SPRING:晏人物男子寫真》/尖端出版 提供)

凌瑋的寫真作品《SPRING:晏人物男子寫真》這裡可以買

延伸閱讀:嘎專訪|發掘男體獨特魅力的晏人物:「攝影,是我想用一輩子去做的事。」

逛逛其它主題的新文章:

看更多《嘎專訪》文章

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