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主要索引標籤

BL小說|《柏拉圖三年的伴侶突然想看我自慰》05-06:一根手指、兩根、三根,我訝異地盯著自己吞下他三根手指的地方

(圖/Pexels) 05 他彎下身,親了下我的大腿。「你這是要殺了我。」 他的唇舌依舊炙熱,我盡可能回應著,主動解開他的睡衣,手貼在他仍舊帶著沖澡熱氣的胸膛上。他低喘口氣,在我拇指不小心滑過他乳頭時顫抖了下。 我頓了頓,低頭舔了下他左邊胸膛。 他全身的肌肉有一瞬間的繃緊,之後把我推倒在床上,低頭啃吻我的脖頸。 我因為覺得癢而笑出了聲,...

BL小說|《柏拉圖三年的伴侶突然想看我自慰》04:等我披著浴袍走出浴室,他已經躺在床上,雙眼發亮地等著我。

(圖/Pexels) 04 說得很自信,但我內心其實有點慌。 曉楓……尺寸挺大的。 過去一個星期我的搜尋紀錄突然變得十分黃暴,Google的演算法大概以為我剛發現自己的性向,正準備找人實驗。雖然我不是剛發現自己的性向,但這確實是我第一次要和人發生這種程度的性關係。 他生日的早晨我先下了床,要準備早餐,睡夢中的他咕噥了聲,滾到我的枕頭上,鼻頭動了動...

BL小說|《柏拉圖三年的伴侶突然想看我自慰》03:「我想在上面,可以嗎?」

(圖/Pexels) 03 「所以你是來跟我……炫耀的?」葉涵問,用有些微妙的表情看著我。 我一臉困惑的看著她。「我很認真在問你問題。」 「等等,你讓我理一下頭緒。」葉涵按了按眉心。「你們發生了幾次你認為是單方面的性關係,他覺得很滿意,但你覺得有罪惡感,所以想讓他上你?」 即使認識這麼多年,有時候我還是會被她的直接給震懾。 抹了抹發燙的臉,我說...

BL小說|《柏拉圖三年的伴侶突然想看我自慰》02:肉體的撞擊聲有些令人羞恥,他卻像是沒有察覺,不停用乾燥的雙唇吻著我的後頸。

(圖/Pexels) 02 吃完晚飯我原本要搶著洗碗,但他把碗盤丟進水槽裡就領著我走進了臥室,玩笑似地抱怨我沒有情調。到了房間我很快便察覺到他似乎特地輕掃過,床套被套都換了新的,床頭櫃上還擺了一枝玫瑰。 我突然覺得有些歉疚。 「抱歉。」我說。「我應該要買點東西給你的。」 「啊?」他頓了下才恍然大悟。「喔,你說這些啊,別想太多,這些都是為我自己做的...

BL小說|《柏拉圖三年的伴侶突然想看我自慰》00-01:我輕輕撞了下他的肩膀。「今天是我當你專屬G片男星的日子。」

(圖/Pexels) 00 那天晚上,我如同往常一樣躺在床的左側,把筆電放在腿上準備明天的工作,趴在我右邊的林曉楓刷著手機,雙頰不知為何有些紅。 「陳冠宇。」他突然喊了聲。 我迅速按了存檔,轉頭看向他。他張了張嘴,眼神飄忽,像是在試著尋找適當的字句,最後終於吐出一句:「我可以看著你自慰嗎?」 我被自己的口水狠狠嗆了下。 「……什麼?」 「我……」...

BL小說|《綠洲與海洋》07-08:他伸手輕碰剛才親吻的地方,指腹上粗糙的繭刮搔著我的皮膚。

​(圖/Pexels) 07 他們的相遇十足童話,當時還在念高中的林曉楓在受同學欺凌時被男人給救了,當下就輸自己了半顆心,離萬劫不復只差幾個月的刻意追求。 然後,就如同許多人的故事,男人結婚了。 那幾個月的心碎卻不是終點,就是有這麼一種人,自己沒有擔當,卻又不願意放手,為了慾望願意狠狠傷害口口聲聲說愛過的人。 就林曉楓自己的說法,...

BL小說|《綠洲與海洋》05-06:他全身的肌肉都緊繃著,像是隨時都會斷裂的弦。

(圖/Pexels) 05 如果我是個能愛人的人,我想愛上林曉楓是件再簡單不過的事。 「所以你還是不喜歡他?」葉涵問,我跟她從小就認識,大概可以說是異父異母的兄妹,幾個月前參加的就是她的婚禮。 她整個人看起來仍是幸福洋溢,從婚禮時就出現在她眼中的光現在仍然沒有散去,我的心中還是有些羨慕,但感覺卻安定了不少。 也許我無法像她那樣在心臟上雋刻誰的名字...

BL小說|《綠洲與海洋》03-04:「投不投降?嗯?叫聲哥哥我就放過你!」

(圖/Pexels) 03 林曉楓的東西很少,只帶著一行李箱的衣服和一個背包,像是他不過是來民宿暫居,看看風景之後就會回去。 我告訴他如果有什麼看不順眼的地方或想添點什麼東西,可以隨時跟我說,他看了看四周,頓了幾秒,然後搖搖頭,帶著行李進了客房。 我站在門口欲言又止,他歪起一邊的嘴角,說:「放心,晚上跟你睡,我只是想有自己的地方放東西。」...

BL小說|《綠洲與海洋》00-02:「就一句話,我也想找個伴,你要不要跟我過日子?」

00 他的皮膚很白,稍微用力就會留下痕跡,在陽光下幾乎像是在發光一樣。我湊上前,吻了下他左邊肩胛骨下的胎記。 跟他粗糙的掌心不同,這裡的皮膚很光滑,我唇貼著他的背,沿著脊骨向下,可以感覺到一節節的突起,鬆垮的睡褲沒有遮住接近尾椎的兩個腰窩,我笑了笑,在兩處也各落下一吻。 睡夢中的他顫抖了一下,無意識地向後蹭了蹭,我坐起身,替他拉好被子,...

【不乖倪懇】下雨的晚上,與馬來西亞導遊的公廁邂逅

(圖/YST) 滂沱大雨的夜晚,我收到一條來自溫先生的私訊。 今年 38 歲的溫先生,來自馬來西亞檳城,是一名導遊兼領隊人員。 他黝黑、短小、極不出眾的外表,反而更挑起了我強烈的興趣。 起初我們以英語交談,溫大哥突然丟出了一句華語,那濃濃的口音更添加了幾分南洋風情的迷人魅力。 (圖/YST) 我領著溫大哥到捷運站旁一家台版西式簡餐,...

【不乖倪懇】菲國移工的告白

文/ 不乖倪懇 (圖/不乖倪懇) 看在親友眼裡,能赴日求學、研究,是多麼意氣風發、多麼高高在上? 然而來到日本幾年後,我卻覺得自己與外籍移工特別相像,我們付出與當地人一樣的努力、甚至加倍的努力,然而卻總因國籍與種族問題備受歧視。 除了簽證上的不同,實質上的待遇和眼光,卻與移工沒什麼兩樣。 他是法比爾,來自馬尼拉,是一名為汽車工廠配置零件的外籍移工...

【不乖倪懇】我來自杜拜,最別具意義的朋友

文/ 不乖倪懇 :你真是個俊美的男孩,你身上無一處不深深吸引著我,如果你願意,我想對你誠實一次。 我們認識嗎?(電腦另頭,我一頭霧水的回覆著訊息) :我是瑟夫,你的英語學校的同學。 (圖/不乖倪懇) 瑟夫,來自杜拜,是個虔誠的穆斯林信徒,不吃豬肉、滴酒不碰,和班上所有同學保持著非常和睦且良好的關係。 現在是凌晨兩點鐘,瑟夫說想單獨聊聊。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