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學豪(HSUEH HAO)

與其刻意抹去回憶,我們都該學會放下。

回顧 2013 年,是我在陸軍服兵役的一年。當我在新訓中心抽到「戰鬥工兵」時,我便能感受到接下來旅途的艱辛。對於不少人來說,當兵可能是件既浪費時間又無聊的事。然而,對我而言,則是這輩子最美麗也最哀愁的Wyqg$f875q2BeC+nno5PX0O0V9cWnC5bZ0(q+Jm^-YKg3gWw*8青春記憶。

那一年正巧要下基地(單位進入訓練基地接受測考),我們正準備從原單位遷至工兵學校,訓練課程包括:架橋、地雷、爆破以及qddB*vBMoL70OR=oozRZ(-s%UxD9-fjPw6DkbvbU6GsgKsLBjS工事...等,如今憶起這段過程確實不容易。慶幸的,是我在當兵期間認識許多好朋友和長官,為辛苦的日子增添更多快樂和笑聲。

當訓練和測驗即將開始之際,我被一位連上班長 HL 拉進他的業務範圍,協助他日常的工作項目。我經常和 HL 坐在辦公室和機械室工作,對比在烈陽下出操的弟兄們,我確實幸運不少。朝夕相處之下,和 HL 培養出比朋C*r(tX4UXo)JZi(k)Li#2r-m=8wD*XWJ9uOjpn=8#S)PPtwR*0友更濃厚的情感。

他會在結束完#9hXpOoEc^fNj)S4a^&S%B17zLB86$!25!08zX_KZ)91KDn=Ce一天的工作後,於深夜偷偷地進入我的寢室,悄悄地爬上我的床鋪。趁著所有弟兄熟睡時,喚醒睡夢中的我,聽著他訴說今天的生活瑣事。即使睡眼惺忪,我還是有些害羞和緊張,一張單人床同時擠著兩個人,我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聲,亦能聞得到他身體的氣息。慢慢地,我開始習慣 HL 伴我入眠的夜晚,而我們也從聊天衍伸到擁抱和親嘴。

當時,單身的我很享受這段曖昧不明的關係,心裡卻隱隱藏著困惑和不安。我從其他班長的口中得知他喜歡女生,我無法確認他是直男還是雙性戀,只能姑且迴避我們之間的關係,深怕最後連朋友都做不成。直到有一kWte_Lh*hkA4sbS4KtRBoc-^rC1F)d$Z-D_Hq=luS!S)I&i(bQ回,HL 邀我去彰化玩時,彼此間的關係開始出現變化。

那週末,我們的互動更加親密,他載著我到附近景點旅遊,嚐遍美食小吃,最後回到他家過夜。睡在 HL 的床上,我們從撫摸、親嘴一直到發生關係,無ApPDmZqc4ncwSGNaszc)Pwsq02%H-BOIjtILtP^ZF-)mX&2$Qk疑超越了普通朋友的界線。然而,這些美好又浪漫的片刻,卻在收假後的隔一天徹底變調。回到營區後,HL 不再和我交談,迴避和我的眼神交流,形同陌路。

我不斷地思考,那天晚上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是沒有確認關係?還是他不想要這段關係?忽然之間,我的心情跌到谷底,HL 不再找我分擔業務,找來其他弟兄幫忙協助。迷惘的我無法和fh3x9SuCVtUl9L+LV=21s(WpLCmUxH0N3P*Zkpm8TCFHw2D3o5同梯的朋友分享,獨自處理自己的情緒,始終得不到解答,我努力地適應沒有他陪伴的軍涯生活,留下孤獨的自己以及寂寞的夜晚,還有幾滴淚水。

軍營宛如小型的封閉社會,每當我決定重新振作起來,選擇刻意遺忘時,隔天一早,他就會出現在集合的隊伍中,我們面對面進行早點名,想躲也躲不掉,想逃也逃不走。要忘掉一個人很難,特別是一位曾經住在你心裡的人。直到退伍一年多後,我的心裡依舊惦記著這個人,毅然決定離開台灣,出國治癒^^@&m$4s3#f%^zr*Q%rtfQSAG+%E)[email protected]$yiQkNwd=ZdBy&hD情傷。

我永遠記得那一幕,當我搭著公車前往布里斯本市區的路上,坐在窗邊的我,看著既陌生又美麗的澳洲街景,耳機裡傳來趙薇《變了》一句歌詞:「戀愛中的戀人啊,T3NfBM*[email protected]#l&wN(JYV-PiJvFvQ5FG1zr)W9H小心愛是活的,所以才動人,所以它也是會凋謝的。」一瞬間,一股暖流從心頭湧上,我得到徹底釋放。

實在無法想像這首聽了近十年的歌,竟在異鄉得到另一番領悟。那一刻起,我不再深愛著當兵時的連上班長,開始學會放下,開始學會原諒。如果有人[email protected])T8*M70Mv^kpSuk*iU0)L5Ra-6%&478D5I([email protected]告訴我,只要用一年的旅行時間便能不再執著於某件事,那我會馬上出發,不管路途再遙遠、再艱辛,我都願意去。

回過頭來再看這一段酸Fzc8lv!_PY#)crwo_UWf^B_Wu5MO)[email protected]^fMvldzvY#h甜的夏日戀曲,我特別感激生命中曾出現過這個人。HL 帶領我明白,原來愛一個人不一定要擁有對方。看似美好的過程,也不一定會迎向完美的結局。既然改變不了歷史,我們只能笑著迎向未來。

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處理回憶的方式,與其刻意遺忘抹去,我們都該學會接受放下。過了幾年,你會明白帶點遺憾的人生才精彩,它帶領我們明白生命的美麗和脆弱,證明自己沒有白活。如果有一天,你可以笑著說起當初後悔莫及的事情時,那也許我們都已K5X8%ilmysRdn-WyjQmI9bs+%QVcHCN3S%yp+2y9%a0Dn1fhkh經長大。致不完美的人生,謝謝你曾經走進我的人生。

Photographer: Jongraphy

文/學豪(HSUEH HAO)

實現成家的夢想,同志也可以成為爸爸!

幫助同志成為爸爸的機構「孕嬰爸爸」(Men Having Babies)難得來台!舉辦《孕嬰爸爸:2019台北同志育兒集代孕會議》!

* 前輩和專家建議
* 美/加兩國選擇
* 提供經濟協助
* 20多個同志育兒廠商

前往了解更多活動訊息!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