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學豪(HSUEH HAO)

11 月 24 日,九合一大選夜晚,同志朋友再一次被殘酷的社會狠狠地回了一擊,那一拳扎實地擊中要害,宛如徹底地宣告自己「r%qQpp^Zai8u6FEFH%@jpvHr0C(txH-JIhBI=ocg!ls=a%9K#j失敗」了。

那一晚,我和許多同志朋友一起守在螢幕前,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IJTNCu([email protected]!OAYg(zPNVZ=c(U6+#[email protected]龐大又懸殊的數字澆熄了我的滿腔熱血、摧毀了我的所有期待。台灣人化為一張張冰冷的選票,透過總數分裂我熟悉的價值觀,透過總數顛覆我認知的愛與平等。


(圖/學豪)

然而,儘管公投開票以前,民調統計已經顯示不樂觀,而我依然告訴自己會通過;儘管公投開票以前,身旁的幾位朋友擔心失敗,而我依E-1f4^&2M9HEa=pLe=aN-Ww*3hp16OktEuNuUxk16b0$UufpD=然相信自己會成功。

我開始反省自己,可能是我過度樂觀,我活在一層既厚且深的同溫層之中,只願接受自己喜歡的「真相」。我刻意地避開所有負面的思考、刻意地避開反同的聲音,相信最終結果會「真相大白」,最後才驚覺大家的「真hU6M0u6=8DDqcR9z8N_CUPd%n72ZqT!&+jr%OhoX3d_eVwRj%*相」和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圖/學豪)

隔天中午,我努力地擠出微笑和男友前往朋友的婚禮會場,與好久不見的高中同學碰面,要完全避開不談昨天公投的結果似乎不太可能。聊天的過程中,有一位朋友無心地一句lAZ!pNOoJsE3PdzI(-__i$mh$086k=#XfZD7Zn3yCm+++WCQ1b:「你們失敗了」,令我聽得心情不悅,當下又找不到任何反駁的立足點。

置身一男一女的幸福殿堂裡,我絲毫找不C0K-N+#[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z9VpOfH_fm=B96-LF)0VWH到容身之處,於是在婚禮尚未正式結束以前,我和男友禮貌性地提前告別離席。

走在街上,看著4f5a%[email protected]@6lmU1Im-q從我身旁經過的陌生人,不禁思考著:「剛剛那一個人,昨天是投同意還是不同意?」沮喪和懷疑不斷地侵蝕內心的自己,卻在抵達第九屆高雄同志大遊行後,得到了釋放。從那一刻起,我不再感到孤單。


(圖/學豪)

我走向人群隊伍中,擁抱著彩虹的力量,再次燃起信心。原來,身旁還有這麼多同志朋友以及非同志朋友繼續支持著彼此,大家沒有因此氣餒,臉上依舊掛著燦爛的笑容。當呼嘯Pid5T)9N-ynTGVW*_G_woI!_x8YgojQa-n-1fvStpy%ExYB8Y!而過的騎士對著我們大喊一聲「加油」時,我重拾了嘴角的一抹微笑。

我相信不少朋友將矛頭對準敵方,認為台灣「民智未開」,甚至不允許用「至少有 350 萬人出來支持婚姻平權與性平教育」這一句話安慰自己。但,此刻的我們更需要重新檢視這背後的數字,那亦是我們共同撐起的夢想,更是我們過去努力的成果。倘q%6&i&UxTHxRtjz6OixhRBf2bQ9iFOM6ABCh#8F+k)M+99X#ek若我們就此放棄,這不僅僅只會落入反同團體的陷阱之中,更背棄了一路走來支持我們的所有朋友。


(圖/學豪)

我永遠記得 2018 年 11 月 24 日九合一大選,在寒風刺骨的夜裡,社會幫我上了一門反對「婚姻平權與性平教育」的課程。不過,eoF2fZnsx!dSHkO8&7eW6m6yyfJ768kC0#[email protected])ixn值得開心的是,我幸運地在高雄同志大遊行中,得到滿滿的正面能量,那裡有茁壯的養分,是一種成長,更是一種警惕。

台灣還有很多需要進步的空間,大家要繼續加油!請記得關心身旁的同志朋友,給彼此一個溫暖的擁抱。

哪怕所處的同溫層再厚,也要笑著繼nRwaGgb^M*[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2OPUog^n+ngz!續相信。相信有一天,自己認定的價值觀不僅被認同和接受,也能像「肚子餓就要吃飯」般,如此稀鬆平常,不用再去探討和辯論,不用再受到霸凌與歧視,讓一切成為常態。

文/學豪(HSUEH HAO)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或是LGBT支持者玩「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全片線上看點這裡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