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學豪(HSUEH HAO)

他把自己縮得好渺小,為了不失去戀情,忍痛將男友分享出去 ...

當兵時,我認識一位個性老實又開朗的朋友 YR,退伍後我們偶爾聯絡,儘管生活於同座城市,卻鮮少見面。多年來,我明白 YR 的「安靜」意味著日子還算快樂、過得去。[email protected]!xY3GjQ2dT*Y4^[email protected]%#(然而,每當他主動聯絡我時,我便知道他最近過得不太順心,想約我出去走走。每回見面,我總覺得他有話想說,卻又默默地吞回去。

直到今年初,YR 在看完我的文章後,才鼓起勇氣向我出櫃,透露他的感情狀態及內心世界。每次聽完他的故事,我都會覺得這個人好浪漫又帶點傻氣。


(圖/學豪)

上個月,我們相約碰KU*%891dFr2L=Ip&$=C*sCp9w#DcpR0(P%xthFwT0KZ-gcYVpX面,YR 透露心情很悶,交往一年多的男友最近不太理他、訊息愛回不回,接著透露,現在自己的男友正陪在另一位「男友」身邊,我愣了一會兒,問:「你們不是在交往嗎?」YR 回:「所以我才悶啊!」

就在今年初,YR 的男友前往西班牙度c8YLCLKhvaPXR([email protected]##!jD6gBMY9xL&9!_!9qP7O假,借住在一位當地男性朋友的家,兩人日久生情,對彼此產生好感,那位西班牙人和 YR 的男友表白,兩人最後還決定「在一起」。然而,這趟西班牙豔遇之旅並沒有因為回到台灣而就此結束。直到上個月,那一位「西班牙人」飛來台灣找 YR 的男友後,才讓整起事情陸續浮上檯面,而 YR 的男友希望這陣子他可以「忍耐一下」。


(圖/學豪)

聽到這,我已經給 YR 的男友很低的評價了,直回:「這種人你還要?算了啦!」他眼裡閃爍著一股不放棄的堅定,如此強調:「可是我很喜歡他啊!」我問:「那你隨便舉出他的優點,三個就好」,YR 於是笑著回答:「他很照顧我、英文又好、還會彈[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p3L1XO&t0oA$4uH$zDi8c73+BvDs鋼琴」,隨後,從手機找出一段男友彈琴的影片。

我暫時放下偏見,釐清癥結點:「你們是開放式關係嗎?」YR 回:「不是啊[email protected]*$xHZqqr1pgX^E3^7wVhCKY($ZnVtr0nr27WT!」我問 YR 可不可以接受另一半有其他伴侶,YR 的表情似乎不太願意,我再問:「那你可以接受他們發生性關係嗎?」YR 選擇迴避我的眼神,搖搖頭,不想多聊,表示現階段只能靜靜等待,因為下週西班牙人就會回去了。


(圖/學豪)

我不知道如何幫助朋友解決問題,應該說,他其實並不需要幫忙,YR 轉而這樣告訴自己:「西班牙人很快會離開,男友最終會回到我身邊。」YR 墜入我認知外的愛河,他把自己縮得好渺小,為了不失去戀情,忍痛將男友「分享」出去。我不YD=nyK2%#rZ2_vGzI$qLO_lvlVIVhtcyc5bbyybm9p)-0IlMpn禁思考,愛得如此卑微,還算是愛嗎?單方面的容忍,這一段關係會走得長久嗎?

過了幾天,我主動傳訊息給 YR:「你還好嗎?」他回:「哈哈,我在和他吃飯。」當下,我便知道他和男友恢復到幸福的交往狀態,YR 重回「安靜」的生活模式,象徵此刻的自己很快樂,而身為朋友的[email protected]@jZwgfzf)8Wu(qAH(#[email protected]+l#2x*我,能給的只有祝福。


(圖/學豪)

隨著年齡的成長,我願意更敞開心胸聆聽朋友們不一樣的故事,同時學著不果斷地做出評論、不急著下結論。以前,當我聽見一段關係沒有建立在信任之上,都會隨即挑動著我敏感的神經。然而,後來才發現,那是自己認-+Jjy3D#0(C8KyHh&T5(-tk9q(DGGa7ezUvIf&a$D^FP*w_wkl定的愛情觀過於狹隘,那個他/她沒有所謂的好與壞,只有愛不愛你/妳的差別。

很多時候,朋友在分享自己的感情時,並非想要得到你認真地分析或是要你攻擊他的另一半,而是尋求可以聽他說話的窗口,正因為相信對方,他才會告訴你心中的秘密和困惑。雖說「當局者JLf33M0jSb2K$KxQQgCvL11GzmHU*_(+ss8$VGBc%-E9Mk)nM1迷,旁觀者清」,但可別忘了,朋友還正在一段愛關係中,唯有當事者才夠資格去批判自己的愛情。

愛得如此卑微,也算是一種愛。為愛奮不顧身,何嘗不是一種表達愛情的方式。沒有所謂的對或錯,但願ChclRgXdgEf7(l354*_HV8#ywsEmDhq36ttxZ10efI([email protected]別盲目地追求幸福,到頭來失去本該值得快樂的自己。

文/學豪(HSUEH HAO)

《親愛的卵男日記》全片線上看

旅居倫敦的已婚女同志情侶榕心和絜安正準備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然而當榕心得知尚未出生的孩子已被私下協議送給捐精的男同志好友時,她們的關係面臨嚴峻的考驗,榕心憤而獨自回到台灣,絜安則緊追在後企圖挽回她。片中運用大量的倒敘手法,挖掘許多同志家庭所遇到的問題,是繼李安導演經典作品《喜宴》25年後的同志題材力作,也是繼《滿月酒》又一台灣同志探問家庭與小孩的當代之作。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