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郭育志

 

把自己還給自己


(圖/發咪咪)

凌晨傍晚,我的Instagram Direct吱吱作響,是我3年前實習學校的學生。
:老師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當然好啊!
:疫情期間無法出門,偏偏我又是個性愛成癮之人…

何不如趁這機會,好好和雙手來場屬於自己的身體饗宴。



(圖/發咪咪)


前些日子,欣逢國際自慰日(International Masturbation Day),我和身邊的朋友提起,並鼓勵他們在這疫情時刻,好好撫慰一番自己的身體,享受一場自己與自己的深度交流時間。



(圖/發咪咪)


我們都喜歡自慰,卻總是草草結束這一切。

沉溺於性愛與歡快間的人們,彷彿將自慰視為一人排解寂寞的「速食」套餐。

然而每個區塊上的亢奮與敏感,卻只有我們才最清楚知道著。



(圖/發咪咪)

還在為成天work from home感到快窒息嗎?

在這疫情險峻時刻,不如好好將自己鎖在房間裡,享受指尖到乳間的快感。
做你身體的主導者,這一刻,你不必扮演一個好老師、好丈夫、好兒子。

從耳垂到鬢角,從頸部到胸間,盡情地忠誠於自己最原始的需求,

或許,還能配上一杯紅酒、一部情慾影集。

這一刻,讓我們把自己還給自己吧!

 

-

文/郭育志

攝/發咪咪

城户士郎在大學恩師的葬禮上與以前的同級生純文作家木島理生再會開始。

過去學生時代的木島作為小説家發揮了其才能,雖然身為學生卻獲得了很大的獎項。城户嫉妒木島的才能,但是因為讀了木島的作品,充分了解到自己沒有才能,所以放棄寫小説,成為了色情小説的編輯。

但是,重逢的木島生活也不如意,面臨着小説家的壁壘。於是城户向木島提出要不要寫色情小説。此後,城户為了自己的方便,打算讓木島成為色情作家的蒲生田鬱夫的弟子。蒲生田為了讓自己的公司出版他的遺作,利用了木島。但是,因為木島理生這個名字,蒲生田誤以為是女性,對城户非常生氣。作為讓木島成為弟子的條件,反而讓木島和城戶的關係起了變化...《情色小說家:靛藍色的心情》GagaOOLala 線上看🌈https://bit.ly/38dH8XK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Jacob:[email protected]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