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郭育志

 


(圖/鍾爾宸)

 

今早,有一位女同學 Instagram Direct 我,

並問到:老師,我真的努力過了卻得不到回報,應該放棄嗎?

下一個男人真的會更好嗎?

原來,他的男朋友正處於一個探索自己性向的階段,而她也願意在兩人交往期間放他去探索自己與同性的可能。
話雖如此,她心裡卻有滿滿的無奈和疙瘩,天天擔心著她的他隨時會離開自己。

在每一回的愛情沙龍中,我總會特別關心她與他的近況,這個小女生總是撐起笑臉說沒事,然而笑容裡卻摻著一絲苦悶和無奈。
 

今天收到這則訊息時,我其實很心疼,但某個層面也為她感到開心。
正視問題、構思方針、嘗試改變,這正該是在大學生涯裡所最該被培養的。

 


(圖/鍾爾宸)

 

「愛情沙龍」的本質,本不是教化,而是分享。所以我也從不曾告訴任何同學何謂是非、何謂對錯。
我能做的只有站在一個27歲男人的立場,分享我過往的感情經驗和心路歷程,提供這些弟弟妹妹們一些參考和一些方向。

然而在我27歲的生命裡,其實也有過幾段刻苦銘心的經歷。

有歡快的溫存、有分離的揪心,還有釋懷後的坦然,即使到目前為止,我仍常在情感的回籠裡迂迴著…

 


(圖/鍾爾宸)

 

於是,我回覆她:
親愛的,這段時間辛苦你了。我們永遠不能保證下一個他或她會不會更好。
但我能確定,那時候的你,一定會變得比現在更勇敢、比現在更愛自己。

 

-

文/郭育志

攝/鍾爾宸

城户士郎在大學恩師的葬禮上與以前的同級生純文作家木島理生再會開始。

過去學生時代的木島作為小説家發揮了其才能,雖然身為學生卻獲得了很大的獎項。城户嫉妒木島的才能,但是因為讀了木島的作品,充分了解到自己沒有才能,所以放棄寫小説,成為了色情小説的編輯。

但是,重逢的木島生活也不如意,面臨着小説家的壁壘。於是城户向木島提出要不要寫色情小説。此後,城户為了自己的方便,打算讓木島成為色情作家的蒲生田鬱夫的弟子。蒲生田為了讓自己的公司出版他的遺作,利用了木島。但是,因為木島理生這個名字,蒲生田誤以為是女性,對城户非常生氣。作為讓木島成為弟子的條件,反而讓木島和城戶的關係起了變化...《情色小說家:靛藍色的心情》GagaOOLala 線上看🌈https://bit.ly/38dH8XK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Jacob:[email protected]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