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郭育志

我常在想,如果我的學生時期也能有位老師,願意在課後為我們上一堂愛情沙龍,是不是在感情的世界裡,我們就能多一點成熟、少一點挫折呢?

我亦思索,如果台灣的校園中,能多幾位對於性別多元心胸開闊的老師,願意傾聽、願意同理,是否這些年輕的生命都將得以被更美好的延續?


(圖/韃狗洋服)

我是高師大彩虹獨角社的指導老師—郭育志,學生時期曾在日本校園發起「我讀愛教大,我挺台灣同婚」,成為教師後也與學生共同舉辦了「第一屆屏東彩虹祭」。

如果你想擁有一群性別運動上的好夥伴,又如果你想和我們肆無忌憚地談論愛情,歡迎加入我們,用最舒服的方式染上屬於你最溫潤、最飽滿的色彩。


(圖/韃狗洋服)

高師大彩虹獨角社 (原:高師大同志文化研究社),自2000年創立,是台灣第二個成立的大學性別社團。長期以來,我們致力於將性別議題帶入校園,然而由於種種因素社團被暫停營運。所幸在眾人的努力下,本社將開創新的篇章,為南部地區的學生帶來新的性別風氣。

社長許郁玟,現為國立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碩士生,同時為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南部辦公室家庭小組志工。期許高師大彩虹獨角社能成為學生同志社團的一股新流。

在未來,我們將舉辦以及參與多元的性別活動,期望能提供南部地區的學生一個自由、開放的交友平台,使學生們建立良好的性別觀念與自我認同,也期盼能讓更多人瞭解多元性別是什麼,以消除歧視達到尊重。


文/郭育志、許郁玟

圖/許勝雄 (封面)

攝/韃狗洋服

-

城户士郎在大學恩師的葬禮上與以前的同級生純文作家木島理生再會開始。

過去學生時代的木島作為小説家發揮了其才能,雖然身為學生卻獲得了很大的獎項。城户嫉妒木島的才能,但是因為讀了木島的作品,充分了解到自己沒有才能,所以放棄寫小説,成為了色情小説的編輯。

但是,重逢的木島生活也不如意,面臨着小説家的壁壘。於是城户向木島提出要不要寫色情小説。此後,城户為了自己的方便,打算讓木島成為色情作家的蒲生田鬱夫的弟子。蒲生田為了讓自己的公司出版他的遺作,利用了木島。但是,因為木島理生這個名字,蒲生田誤以為是女性,對城户非常生氣。作為讓木島成為弟子的條件,反而讓木島和城戶的關係起了變化...《情色小說家:靛藍色的心情》GagaOOLala 線上看🌈https://bit.ly/38dH8XK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Jacob:[email protected]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