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Pexels)

02

吃完晚mioJqc5BQw9iD_l0UbL*AFRs#[email protected]飯我原本要搶著洗碗,但他把碗盤丟進水槽裡就領著我走進了臥室,玩笑似地抱怨我沒有情調。到了房間我很快便察覺到他似乎特地輕掃過,床套被套都換了新的,床頭櫃上還擺了一枝玫瑰。

我突然覺得有些歉疚。

「抱歉。」我說。「我應該要買點東西給你的。」

「啊?」他頓了下才恍然大悟。「喔,你說這些啊,別想太多,這些都是為我自己做的。」

我搖搖頭。「我之前沒有意識到你會有多重視今天的……活動。」

「活動!」他笑出聲。「好了,你別擔心了,大不了你等等用實際行動補償我?」

我知道他在開玩笑,但我確實有補償他的意思。「好。」

他微微瞪大眼睛,耳根燒紅起來。

「你——」他抹了抹臉。「算了,你先去洗澡吧,我去用客房的浴室。」

「你不直接跟我洗?」我問。

「誰教你這麼說的?」他不可置信地看著我。「是不是葉涵那個女人?她跟她老公的情趣不會都跟你說了吧?」

「她偶爾是會跟我聊。」我答道。「不過我只是……小說裡好像都這樣寫?」

他狠狠嗆了一下。「你看的都是什麼小說?不不不,別告訴我,我不需要知道,洗澡還是先分開洗吧,我怕我太——咳,總之我們還是在床上來吧。」他摀著臉呻吟了聲。「媽呀,這@KZF4($Vy7a1-LJheV78%lY2Wg0Xkythtbnm=Lc9sRo2GDRJUy對話怎麼這麼羞恥?」

我悶笑了聲,安慰地抱了他一下。

他拿了睡衣就往客房跑,我一面沖澡,一面思考等一下要怎麼做,雖然他說只是想看著我自慰,但我其實真的不介意為他做!s_2zdJJ*jE=MBRPBhyDf$!X#BGhcHC2*k*T)E2$fZBwQ-1A^d更多。

不知道他在床上有什麼喜好?

腦中忍不住想到那個爛人偷拍的影片,我搖搖頭,時間已經過了太久,追[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UpM=GhtqttOUxDOs5LJLm究起來太過困難,只是徒然揭開曉楓的傷疤,我即便生氣也沒辦法做什麼。網路上散布的問題我也試著要處理過,卻很難完全遏止影片的流通,有些抱著獵奇心理的人反而會越挫越勇。

我嘆口氣,揮開腦中的心思,今晚的重點是要讓曉楓開心,我不想因為自己負面的情緒而影響到他。

洗好澡回到臥室的時候曉楓還沒回來,我看了看今天才換過的床套和被套,想了想還是拿了兩條浴巾鋪在床上。

躺在其中一條浴巾上,把手機調了靜音,放在床頭櫃上,我認真思考了一下自己該不該先脫衣服。

上衣脫到一半,曉楓就突然跑了進來,輕巧地跳到床上,睜大雙眼盯著我看。

我頓了下。「我要把衣服全脫了嗎?」

他想了幾秒。「你可以脫得慢一點嗎?」

「多慢?」

「像舞棍俱樂部那樣?」

我搔搔頭。「我沒看過。」

他沉吟了聲。「不然我放點音樂吧。」

他立Sb-9(HfR-RplA+^xceJb6zno5t^aKWHDpVZOyG)mgOo8dOwLX%刻把手機插在音響上,選了首像是電影裡床戲會放的歌,我聽了反而更加不知所措,只好盡可能跟著音樂的節奏緩慢地脫下上衣。

「……這樣?」

在他面前我真的很久沒這麼尷尬了。

他突然爆笑出聲,把音樂給停了,撲到我懷裡親了下我的下巴。「抱歉抱歉,不逼你了,衣服我幫你脫吧。」

我點點頭,靠在床頭讓他脫下我的睡褲。

他褐色的雙眼眨也不眨。

「你的腿真的好白啊。」

「你的也很白。」我歪了下頭,補上一句。「我不穿短褲,你不出門。」

他噗哧一笑,親了下我的膝蓋。「你真的很會破壞氣氛。」

他直起身,迅速脫掉自己的上衣和睡褲,露出長時間不見日光而有些蒼Nub*f4LjSU5K%wfH9xc%v6hcw$7KNw5)wR%$Gq7&fnS5#ZEDzr白的皮膚,他的身形比我剛遇見他時要健康了許多,雖然還是有點瘦,但肋骨的凹陷不再像過去那樣明顯,肚子也有了點肉。

他面對我盤腿坐著,把我的腿拉到他腿上,指尖劃過我的小腿,讓我有些發癢。

「我可以把這也脫下了來嗎?」他低聲問,雙手放在我膝蓋上,無意識地畫著圈。

我點點頭,拍了拍有些發燙的臉。

被人這樣專注地看著其實還是有點讓人害臊。

他把我的內褲褪到膝蓋,盯著我的胯下吞了下口水。

「我……想幫你,可以嗎?」他問,聲音有些顫抖。

我點點頭,往他的方向挪了下。

他小心翼翼地用手環住我的陰莖,試探般地輕輕套弄了下。我低喘了口氣,身體的熱8FnQYXEDO8D^P^uJIl%[email protected]^&79CgeNt#slV6C2=ovxjfl-$度安靜而遙遠,像是先是看見了自己的勃起,才意識自己感覺到的是快感。

「你硬了。」林曉楓驚呼,然後像是未經思考般彎下身,舔了下我站起來的性#12ZBKwQ#r5_z-e_wFOHux%4DDdW%[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器,不熟悉的濕軟觸感讓我顫抖了下。

「抱歉!我一時衝動就——」他緊張地說,像是被打了一拳一樣向後彈,我趕緊撈住他,免得他掉下床。「a6jbESBE^RZuPs*#AB1hk9$y#[email protected]我應該先問你的。」

「沒事,我不介意。」我安撫地摸了摸他的背脊。「你想做什麼都行。」

「怎麼能都行?你當你自己是什麼——」

「抱歉,我沒說清楚。」我知道他想到了什麼,伸手抱住他,雙腿勾住他的臀部。「我沒有$N9#HA!LZqLOAcDB04legkrncjA_z8&tNIIVh)H3crv^tb3zBg經驗,不知道我的線畫在哪裡,如果你做了什麼讓我覺得不能接受,我馬上告訴你,好嗎?」

「嗯。」他悶悶地說,把臉埋在我肩窩,頭髮弄得我有點癢。「我可不可以親你?用舌頭的那種。」

「好。」我搭著他的肩膀,稍微後仰,等著他的動作。他小聲抱怨了下「把眼睛閉上啦」,然後吻住我的唇。

 


(圖/Pexels)

老實說我現在還是不確定接吻到底舒服在哪裡。觸摸陰莖帶來的感受很直觀,接吻的愉悅卻似乎有一大部分來自精神的P%AZi9J#8UO$#ANWy9*cG=VP8!SBFQz&nT6b^WRBFYJbNZ=F)!層面。

一個人也能自慰,接吻卻需要兩個人。

我忍不住責怪自己情感上的殘缺,才會在他如此認真吻我的時候還能想這麼多事情。

「別擔心。」他說,像是感受到了我沒有說出口的負疚感。「你這樣就很好。」

這種時候,我總會突然有種自己和他已經認識了一輩子的錯覺。

我的反駁被他吞入口中,大腿內側突然感覺到濕滑,低頭一看,他再次勃起的陰莖分泌出了透明的體液。

我喘了口氣,附在他耳邊問:「你是不是很喜歡我的腿?要不要給你腿交?」

他睜大眼睛,因為慾望而放大的瞳孔讓他褐色的眼睛看起來比平時要更深。

「你這又是哪學來的?」他用嘶啞的語氣問。

我尷尬地移開視線。「這次還真的是葉涵。」

他張了張嘴,最後笑了出來。「轉身背對我?」

上床有點像是信任遊戲,我想。

脫下衣服就像是卸下了盔甲,背對對方又是更進一tn2lG=WBkviEeJEW(PDMU$9&z0FkJNYxCBmA([email protected]步交出了主控權,看不見對方的表情,不知道對方接下來會做什麼。

像是擔心我會覺得不安,曉楓一直保持著一隻手碰著我的狀態,時不時就會親一下我的耳朵。

仍舊是他情有獨鍾的右耳。

他整個人從後面抱住我,胸膛貼著我的背,陰莖滑過我的股縫,帶著些許冰涼。

「潤滑劑?」我問。

「我怕你擦傷。」他回,左手扶著我的腹部。「可以用腿夾住我嗎?」

不夾怎麼叫腿交?我沒有說出口。我知道他是怕我覺得不舒服。

我用大腿夾住他,SAt+e6EdSoRED9R8jXoNu+Vvxq7kw&0*[email protected]他低低呻吟了聲,下身像是不受控制地抽動了下,摩擦著我的大腿內側和性器,這種感覺陌生又有些奇怪,但我並不討厭。

他的呼吸越發急促,我彷彿能從背後感覺到他5KxGqNaEKte!eMsipooxaCF=*f)V_V%9ChLl1j$&UBTiz$seaD胸腔中劇烈跳動的心臟,他加大動作,陰莖在我腿間快速收插著,肉體的撞擊聲有些令人羞恥,他卻像是沒有察覺,不停用乾燥的雙唇吻著我的後頸。

他有些失控的反應讓我有種別樣的成就感,同時卻又再度感到不安。

如果他喜歡上的是一般人,他的熱情與慾望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得不到回應。

他說過很多次他不介意,說過很多次我這樣就夠了,但他的愛戀與慾望太p3lvLztuPeSCGe-XR)*#ROCPD$+Y74zP)$%o**q0#Xu&0*#75c過炙熱,雖然我平時能對他好,卻仍舊覺得虧欠。

「別想了,冠宇。」他低聲說,輕輕咬住我右耳耳垂。「別想了。」

他緊抱住我,下身的節奏變得紊亂,溫熱的鼻息灑在我側臉。

像是從喉嚨深處擠壓出的呻吟,他射了出來。

好半晌,我們都沒有說話,唯一的聲音來自他低低的喘息,他癱倒在床上,把我翻過來面對他。

他的臉很紅,神色有些迷離。

「你是不是還沒射?」他有些含糊地問。

我搖搖頭。「沒關係。」

「但我想幫你。」他親了下我的臉頰。「可以嗎?」

我頓了下,點點頭。

最後他用手讓我射了出來,臉上帶著溫和饜足的笑容。

「你……看起來很開心。」我有些猶豫地說。

他點點頭。「我是開心啊。」

「但我——你不會覺得不平衡嗎?」

「你呢?不覺得不平衡嗎?」他撥開我落在前額的頭髮,拇指指腹蹭了dY)5hUtbOyBI+FlfMy^IEYG**6qSK0ff7uz8ToX9=K#p7(jqxX下我的嘴角。「我這樣對你予取予求,你什麼都得不到,卻把自己交給了我,我還覺得是我賺了呢。」

我張了張嘴,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你這麼會說怎麼不來當律師?」

他悶笑了聲。「我社恐啊。」

他似乎是陷入了大家所謂的賢者時間,隨意用毛巾替我擦過身體之後便慵懶地躺在床上,抱著我一動也不動。我有些好奇地看著他與平[email protected]日截然不同的神態,摸了下他微微瞇起的眼睛。

「想睡覺?」我問。

他搖搖頭。「就想抱著你。」

「你這是在撒嬌嗎?」

「不行嗎?」他縮進我懷裡,頭髮刮搔著我的下巴和脖子。「以前又沒人讓我撒嬌。」

我默默在心裡罵了他的前任一聲人渣,收緊手臂,吻了下他的髮頂。

過了好一陣子,我都以為他已經睡著了的時候,他突然抬頭看著我。

「冠宇。」

「嗯?」

「我剛才擦了你忘了擦我自己。」

「嗯。」

「我的……那啥好像乾掉了,感覺有點噁心。」

我悶笑了聲。「想沖澡?」

「想。」他頓了下。「但是不想動。」

他的眼神發亮,不難讀出他沒有直說的希望,我失笑,任命地把他抱起來。

「好,我幫你。」

-

作者:克里斯豪斯
文章授權:一木工作室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