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Pexels)

03

「所以你是來跟我……炫耀的?」葉涵問,用有些微妙的表情看著我。

我一臉困惑的看著她。「我很認真在問你問題。」

「等等,你讓我理一下頭緒。」葉涵按了按眉心。「你們發生了幾次你認為是單方面的性關係,他覺得很滿意,但你覺得ceO^_$AEs%1D3c5t4sb=ZLLhsy)1xUxklgsoo#j67mbZj0hZ37有罪惡感,所以想讓他上你?」

即使認識這麼多年,有時候我還是會被她的直接給震懾。

抹了抹發燙的臉,我說:「也不一定是要……插入,我只是想多為他做點什麼。」

「那你直接問他想要什麼啊,你來找我做什麼?」葉涵像是在灌酒一樣大口飲盡bKir27xy9zliy7Fu+FH1Mu3lL1KsGnGJ*it3h6+UmCpJpy=4Cr杯子裡的奶茶,發出滿足的喟嘆。「我現在可是因為老公出差不甘寂寞的人妻。」

我白了她一眼。「他只是出差一個星期,今天第三天。」

「唉,讓我三天獨守空閨已經夠久了。」她為自己倒了杯水。「所以呢?為什麼不直接跟他說?」

「他一直說我不需要覺得虧欠。」我嘆口氣。「他怎麼可能不在意呢?」

葉涵微微瞇起眼。「你就這麼不相信他?」

「我當然相信——」

「那你為什麼要懷疑他沒辦法接受真正的你呢?」葉涵質問,認真地看著我。「你在擔心什麼?」

我有些迷茫地看著她身後的牆,是啊,我在擔心什麼呢?

當初不是說好了,如果他遇到了喜歡的人,他隨時可以結束這段關係,只是我希望我們還是朋友?

如果他因為得不到回應而感到失望,最後選擇離開我,那不也是類似的情況嗎?

我在害怕什麼?

「陳冠宇,感情就是感情啊。」葉涵說,拳頭輕敲了下我的肩膀。「不管你對他投注的心思是什麼性質,在乎就是在乎,你不是無法2g=6WTDNfAYx)0**at%0tC&^+eO9#XqjHzEtC%YDkc)EcisBBT回應,只是回應的方式不同,為什麼你沒辦法相信這樣對他來說已經足夠了呢?」

「我——」我想起過去我嘗試想要喜歡上的人,想起他們或是悲傷[email protected](1S94r!vIQV%-*fEVJmsGp或是憤怒的表情,想起他們眼中深深的失望,每次我都是真的想對對方好,真的想像正常人一樣渴望對方。

但我做不到。

豁達不過是多次對自己失望之後任命的結果。

「我不想失去他。」我輕聲說。「這樣不是很自私嗎?」

葉涵翻了個白眼。「自私個屁,你對他難道不好?他難道不知道你的情況?」她一把抓住我jYKA^yiO^*cY%EM!uSv#[email protected]()sAli*[email protected]!-OEpKeman的臉,讓我抬頭看她。「陳冠宇,不要小看林曉楓了。」

不要小看他。

想到當時因為怯弱而說不出話的自己,還有勇敢揭開自己傷疤的他,他似乎一直都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也NXdlYdk#fH&q42X!hzjWyCvMnsKG14Go1jukSg0ItNScuAcJGq從未對我說過一句違心之言。

「謝了。」我輕聲說。

葉涵擺了擺手。「我們是異父異母的兄妹嘛,幫你解決感情問題也是應該的。」

她話鋒一轉,用有些八卦的語氣問:「欸,所以你還想讓他上嗎?」

我差點就要潑她一臉水。


(圖/Pexels)

當天晚上,曉楓坐在床上,筆電放在大腿上修稿,我看著手機頁面上關於同志性愛的介紹,然後看向他。

「曉楓。」

「嗯?」

「你是零號還是一號?」

他差點把筆電給砸了,整張臉脹紅起來,我有些尷尬地搔搔頭。

「你……可以不用回答。」

「你這次又看了什麼東西?還是葉涵又說了什麼?」他抹了抹臉,轉過身面對我。「怎麼突然問這個?」

我猶豫了一下,問:「你想做到那一步嗎?」

他眉毛挑起,若有所思地看著我。「你不會又在想自己怎麼樣對不起我了吧?」

「一開始是。」我承認,看見他有些不開心的表情,我補上一句:「現在已經不這麼想了,只是想知道你有沒有需求,我覺得我可以接TGKW7W!TWCqmtGANuhVZki)LKtd-Eia+AbLpQy=%KacQ9**AbN受。」

我笑了笑。「不是覺得要補償你,只是想讓你開心。」

他怔了下。「真的?」

我點點頭。

他紅了臉,有些結結巴巴地說:「那……就我生日那天好不好?」

「好。」我摸了摸他的臉,溫度比平常要高。「你想當哪一方?」

他有些躊躇,我抓住他的手,鼓勵地按了按。

「我想在上面,可以嗎?」[email protected]&B6ZjOtWkr他抿了抿唇。「我之前當零號的經驗……不太好,我暫時不想當承受的那方,他……其實當初也沒有跟我溝通過。」

腦中再度罵了他的前任一聲人渣,我伸手抱住他。

「當然沒問題。」我親了下他的額頭。「就你生日那天。」

-

作者:克里斯豪斯
文章授權:一木工作室

城户士郎在大學恩師的葬禮上與以前的同級生純文作家木島理生再會開始。

過去學生時代的木島作為小説家發揮了其才能,雖然身為學生卻獲得了很大的獎項。城户嫉妒木島的才能,但是因為讀了木島的作品,充分了解到自己沒有才能,所以放棄寫小説,成為了色情小説的編輯。

但是,重逢的木島生活也不如意,面臨着小説家的壁壘。於是城户向木島提出要不要寫色情小説。此後,城户為了自己的方便,打算讓木島成為色情作家的蒲生田鬱夫的弟子。蒲生田為了讓自己的公司出版他的遺作,利用了木島。但是,因為木島理生這個名字,蒲生田誤以為是女性,對城户非常生氣。作為讓木島成為弟子的條件,反而讓木島和城戶的關係起了變化...《情色小說家:靛藍色的心情》GagaOOLala 線上看🌈https://bit.ly/38dH8XK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Jacob:[email protected]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