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Pexels)

04

說得很自信,但我內心其實有點慌。

曉楓……尺寸挺大的。

過去一個星期我的搜尋紀錄突然變得十分黃暴,Google的演算法大概以為我剛發現自己的性向,正準備找人實驗。雖然我不是剛發現自己的性向,但這確實是我第一次要和人發生這種程度的性關[email protected]*@l2ivNwuSeZ^(gncuX!xE!(vqUN(A(BbIh&+9P6!b!z-LB係。

他生日的早晨我先下了床,要準備早餐,睡夢中的他咕噥了聲,滾到我的枕頭上,鼻頭動了動。

我被他的舉動逗笑了,彎下身親了下他的臉頰。

走進廚房拿出菠菜、蘑菇、培根和蛋,把蛋打進碗裡攪拌,想了想,我拿出紅茶茶葉和牛奶,準備煮些奶茶給他。

聽見他穿著拖鞋拖著腳走的聲音,我轉過頭對他笑了笑。

「早安。」他迷茫地說,從背後抱住我,親了下我的耳朵。

「早安。」我左手反手拍了拍他的頭。「生日快樂。」

他應了聲,懶懶地用臉蹭了蹭我的脖子。「蛋包?」

「嗯。」我順了順他的頭髮。「坐著等我一下?馬上就好。」

「好。」他慢吞吞地走到餐桌邊坐下,彎腰把頭枕在桌T+-#BS0IkLo=5$eQ%Pvh(2q=N4O!q39$14jTmHSXNH!i#%G)+Q面上,側過頭盯著我看。我輕笑了聲,把切好的料丟進平底鍋裡。

等我把蛋包和奶茶端過去的時候,曉楓看起來還是不大清醒,我把他的頭髮往後撥,按了按他的脖頸。

「還沒睡醒?」

「昨天有點沒睡好。」他說,有點靦腆地笑笑。「可能是太期待了。」

我失笑,把盤子和奶茶推到他面前。「失策了,我應該煮咖啡的。」

「不要,我喜歡奶茶。」他雙手捧住馬克杯,喝了一小口。「謝謝你起來準備早餐。」

「不客氣,大壽星。」

他在白天的反應總是有些遲緩,等我吃完早餐時,他的蛋包還剩下三分之一。

也許是感覺到我的視線,他抬起頭,眨了眨眼。「在看什麼?」

「看你好看。」我頓了下。「美學上來說。」

像是被我的用詞給逗樂了,他無法抑制地大笑起來,笑到發出彷彿哮喘的聲音,擔心他會被嗆到,我趕緊起身$IZE4Ek!BdshU_W5wPwJ+=tElqt-Ccnc72tUk6Wl!Pu57-Vff#倒了杯溫水給他。

他用帶著笑意的雙眼看著我,捧場地喝了口水。

早餐過後,我帶著他去了他最喜歡的二輪電影院。

和我不同,曉楓很喜歡發現電影的過程,有時候他會連時間表也不查,直接到電影院看接下來上映的電影有哪些,看心情選個順眼的直接買票,一開始我很不(@EC+%$=ULoq4nLz8)J4([email protected]適應他這樣的作法,但陪他幾次之後也得出了幾分樂趣。

因為時間早,戲院沒什麼人,曉楓看著三個影廳接下來的排程,選了一部我們都沒看過P=D&QPtZ(*wHiFn)EnPhyB6T4v5Wss^%RYoXHnZGF!SmkYkD2C的小成本恐怖片,他沒看過是因為最近工作比較忙,我沒看過是因為我不看恐怖片。

我懷疑他是故意的。

「大家都BDfJ*jfNf_IB36u*oM#[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gw$C說約會就是要看恐怖片。」他解釋,領著我到第一排正中央的位置,因為影廳小,這可以說是觀影體驗最好的位子。

但這是恐怖片,對我來說沒有觀影體驗可言。

「害怕的時候不要猶豫。」他張開雙臂,仗著影廳裡沒有其他人肆意地說:「我的懷抱隨時為你敞開。」

我扶著額頭,忍不住說:「你在我面前真的是越來越不矜持了。」

他牽起我的手。「誰叫你對我這麼好呢?」

我搖搖頭,哼笑了聲。

 


(圖/Pexels)

其實我倒不是特別怕鬼,也不容易被鬼片的氣氛感染,但隨便一個jump scare都可以嚇到我。不管是視覺還是聽覺突如其來的刺激,都能讓6v$qkPjJrerO^T7-08odNIO-jm*@[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我全身一顫。似乎是覺得我的反應跟我平常的形象不合,曉楓沒事就喜歡邀請我和他一起看鬼片。

就算是平時我都很少拒絕他,何況是他生日。

在我不知道第幾次被嚇到的時候,曉楓把我的臉轉向他,親了下我的嘴角。

「會怕的話就別看螢幕了,看我。」

他的提議很誘人,但我揚起眉,刻意地把VdTd-528RpCi^*[email protected]&e+aO!&U*NSu-UA2B_5iy1M2^S頭轉回去面對螢幕,他因為劇本被打亂而愣了下,不甘示弱地靠我越來越近,直到他整個人都趴在我身上。

我悶笑出聲。「是誰說他看電影從來不分心的?」

「我沒分心。」他說,就以這樣彆扭的姿勢看完了整部電影。

事實證明他還真的有在看電影,事後還能告訴我他發現了0ePeKXWn0E__gM8SHZhTs=d6Z!nQ8I!b**gWNH*UKLnGz37F_3那些向經典恐怖片致敬的彩蛋,反倒是我後半真的沒有在看電影,而是聽從他的提議在觀察他。

他專注時的眼睛特別好看。

如果我是個會畫畫的人,我想我能光靠記憶畫出他的臉。

三年說長不長,卻足以讓他在我腦中留下如此鮮明的印象。

之後我在百貨公司替他挑了幾件新衣服,再和他去了他之前一直想去的下午茶店。g_xXQNZJ0OEalqOigsVwYh!MZD_vIS3IO8CoQy*WhrgL6rPPT)周遭有人的時候他總是比較拘謹,但至少他對人群的恐懼已經比以前要好了很多。

「我之前有一陣子根本不敢出門。」買完菜回家,他突然用感NVEKZGOa)!R0UhnIqd+7mzC&=!R-B+(Kw8vlNe3HUm6)ykCG2s嘆的語氣說。「當時根本沒想過我未來會能夠這樣一整天待在外頭。」

我不自覺收緊了握著他的手。「那時候你有什麼想去但沒去的地方嗎?」

「其實我本來人就挺宅的。」他笑了笑。「想去的地方也不外乎就是戲院、書店、餐廳,其他地3JCE_QfI3fT4*-r1_gc)B)[email protected]方我本來就沒有去的意願。」

「那……現在你都去過了嗎?」

「去過了。」他輕輕撞了下我的肩膀。「別擔心,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狀況都挺好的。」

心臟微微刺痛了下,我因為他的信任而感到高興,卻擔憂自己不值得他的信任。

我知道自己的擔憂沒有什麼理由。

「你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就跟我說。」我用拇指蹭了下他的手背。「我現在工作時間比較好安排。」

他看了看周遭,確定沒有人注意之後親了下我的臉頰。「我知道,但大多時候我只想回家啊。」

家。

我心頭一熱,忍不住停下腳步抱住了他。

「冠宇?」他有些困惑,但還是回抱了我,輕拍著我的背。

「沒什麼。」我低聲說。「我只是開心。」

那一刻,我差點脫口而出要他別離開我。

回家後我為他煮了頓wlJ8ZgtrZiQlltrWiG*bXm(ObVvdzaVEr08Z!2w%EnYjwO-234晚餐,飯後從冰箱拿出杯子蛋糕,插了根蠟燭,他玩笑似地說自己今年已經八歲了,不是一歲,然後吹熄了搖曳的燭火。

抬起頭時,他的表情有些靦腆。

我不知道他許了什麼願,他也不願意說,但從他看著我的神情,我多少能猜到他的願望和我有關。

「你……準備好了嗎?」他問,擦去嘴邊的奶[email protected]+g5aureGfcA%Lv1Jy6R9Ct2prR(KooDO油,表情有些侷促。「如果沒準備好的話不勉強,像之前那樣就很夠了。」

我應了聲,拍了拍有些發燙的臉頰。「不勉強,我去洗個澡,順便……嗯。」

「啊,好,我去客房洗。」他蹦蹦跳跳地跑進臥室,又風風火火地跑到客房,慌亂的表現讓我反而鎮靜了下來。

等我披著浴袍走出浴室,他已經躺在床上,雙眼發亮地等著我。

我走到床邊,拉開了腰上的綁帶。

他瞪大眼睛,直直地盯著我看。「你——就這樣——」

「反正都是要脫的,倒不如不穿。」我說,在床上坐下。

-

作者:克里斯豪斯
文章授權:一木工作室

🌟日本影史第一部R18真人BL電影
🌟鬼畜、主奴,超禁絕の支配快感
🌟台灣國際酷兒影展話題選映、香港限定上映一位難求!

「因為我的原因,全都變得一無所有了...」原本有個完美人生的菁英上班族桂木,卻一夕之間失去所有,在酒醉又絕望下想一了百了。「如果你想要捨棄這條命的話,那就把他交給我吧!」突然出現一位神秘男子余田的幫忙,但卻也沒想到這是監禁調教生活的開始...。

本作品是以「性」來找尋「活著」的意思,在故事上很重要的調教描述也是真真實實地拍成真人電影,並以R-18限制級為製作前提下進行拍攝。「這是日本第一部R18真人BL電影,希望本片能夠帶給觀眾身心靈的滿足!」—— 導演 城定秀夫...《性之劇藥》GagaOOLala 線上看🌈https://bit.ly/3zfIUUc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Jacob:[email protected]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