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Pexels)

05

他彎下身,親了下我的大腿。「你這是要殺了我。」

他的唇舌依舊炙熱,我盡可能回應著,主動解開他的睡衣,手貼在他仍舊帶著沖澡q2HE+mJv!fSMGHT9Ir(f%[email protected]熱氣的胸膛上。他低喘口氣,在我拇指不小心滑過他乳頭時顫抖了下。

我頓了頓,低頭舔了下他左邊胸膛。

他全身的肌肉有一瞬間的繃緊,之後把我推倒在床上,低頭啃吻我的脖頸。

我因為覺得癢而笑出了聲,他伸手碰了碰我的唇。

我歪頭看著他,然後了然地把他的手指含進口中。

「冠宇……」他用嘆息般的語氣說。「你這幾天有自己試過嗎?」

臉微微發燙,我一語不發地點了點頭。

他眼睛的顏色又深了些,抽出伸進我口中的手指,將唾液抹在lrAuotZf%El_8YKG1!*z^$BrLMQoFm)[email protected]_SK%50我性器的頂端,抓住我漸漸勃起的陰莖緩緩套弄,另一手拿出放在床頭櫃裡的潤滑液。

「我慢慢來,痛的話就JE27jbdLVy93#@VkBuLePaEQuwg6WDFIHhv*0aiH$5ZD%dXqAf告訴我。」他往我臀部下方墊了個枕頭,把我的腿抬到他肩上,這樣被看著的感覺太過赤裸,我忍不住扭了下身體,他安撫地親了下我的小腿。

擠了潤滑液的手指伸到我身下,我抓住床單,試著讓自己放鬆。

「不急。」他輕柔地按著我的穴口,另一手緩緩套弄著我的陰莖。「我們有很多時間。」

他耐心開拓著我未經人事的後穴,不時在我耳邊低語著鼓F$_OU2DqBJLUPbsCJE&nXI-yPBubx1h72AjsxodgcIA_2QDaGv勵的話語,一根手指、兩根、三根,我訝異地盯著自己吞下他三根手指的地方,雖然感覺仍舊有些痠漲,但並不痛。

「就這麼容易?」我有些恍惚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他悶笑了聲,低頭咬了下我的鎖骨。

「容易什麼,你不知道我多努力在壓抑自己。」他用開玩笑的語氣說,但我能看見他臉上的隱忍,我伸手摟住[email protected]+r-_8baj4^kP7#XmqYZLAfrgm(rher-InckGUg^=^他,按了按他緊繃的肩頸。

「進來吧。」我說。「我準備好了。」

「如果我太激動讓你——」

「我會告訴你。」我保證,摸出了一個保險套撕開。他用炙熱的眼神看著我,戴上套子,陰莖對著我的穴口。

他全身肌肉Me*DSP&&dgC+vs$KA^Bz&mwDBLjDv71k*CdN&Ex(J(t_FDAdE&都緊緊繃著,額頭上爆著青筋,緊緊咬著牙,克制地將性器一吋吋插入我體內,比三根手指要大的硬挺讓我有些不適應,一皺眉,他便停下了動作。

像是他一直觀察著我的反應。

他體貼到讓我有些心疼,但也不想拒絕他的好意,只好盡可能讓自己放鬆,攬著他的脖子主動吻了他。

我還是不明白接吻的快感,但我知道這會讓他開心。

他一面套弄我的性器,一面進入,終於將陰莖全都沒入我體內。

他在我唇邊喘著氣,貼著我的胸膛劇烈震動著。

我從沒感受過他這樣快速的心跳。

「冠宇。」他低聲說,聲音顫抖,帶著些不可置信。「我們……你……」

「嗯。」我抱著他的背,雙腿勾住他的腰。「這是真的。」

身體連接的地方帶著驚人的熱度,感覺自己已經適應了他的尺寸,我親了下他的臉頰。「你可以動了。」

他自己加諸的桎梏終於鬆脫,不熟練地抽插起來,卻仍舊帶著些小心翼翼。

「感覺還好嗎?」他問,粗喘著氣。

我應了聲。「你不用太克制,我沒那麼脆弱。」

「我想讓你覺得舒服。」他說。「我想讓你至少在生理上覺得滿足。」

那一刻,我突然看清了他的擔憂。

如同我害怕他會因為得不到回應而不開心,他也害怕我會覺得自己單方面被利用。

「曉楓。」我試著找尋適合的字句來解釋我的想法,最後只是樸素地說了句:「我喜歡看到你開心的樣子。」

他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

「你對我總是很好、太好。」他緊抱住我,吸了吸鼻子。「每天好幾次,我都差點順口說出我喜歡你,但我不想讓你覺得yq+1DUwZNE%B3pE41dG+qJKYYYi1csxpN^SaYRe6^kK)u0U%BT有壓力,所以總是沒有說出口。」

他調整了下角度,撞擊到的點讓我全身顫抖了下,腳趾蜷曲。

前列腺。我的大腦分心告訴我。

「我和你說過我不需要你也喜歡我,WUqvkIQ38C4CpXRglc=kDfQsBPM7Q!q6_SWcVAJoIw1)Vat4mP我沒有改變過我的想法。」他低吟出聲,下身的動作加大。「我只需要你選擇我,每天每夜,選擇陪伴我,選擇回到我們的家,選擇和我同眠,選擇和我度過接下來的日子。」

我在他耳邊喘著氣,感覺不熟悉的熱與快感在體內堆積。「我之前也說過了。」我捧著他的臉,看著他因為歡愉而有些失焦的眼睛。「Ha&EI&Zjf$-H-o%FsWRHAtgYlBe#[email protected]#DCW-nm9o&(NJs$你是我選擇的至親。」

他抱著我發出破碎的呻吟,深埋我體內的性器抽動著,我知道他射了。

抬起頭時他的眼角有些發紅,我用拇指擦去他沒有流下的淚水。

「曉楓。」我說。「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你又想讓我哭。」他笑著抱怨,雙眼濕潤。「我才不會讓你得逞。」

「說什麼呢。」我戳了下他的額頭。「我只想看見你笑。」

「肉麻。」他嘀咕著,臉上卻揚起燦爛的笑容。

他笑著的時候看起來特別溫暖。

「出來吧。」我說,拍了拍他的背。他緩zjb+LEBt1ecbxuN3I_tmpCCm_WH&3(*_OkfrBWA*LS+#efv3Fb緩抽開身,我下意識地碰了下突然覺得空洞的穴口,可以感覺到些許潤滑液流了出來。

他倒吸了口氣。「停停停,你這樣我又要硬了。」

我挑起眉,手指伸進去感覺了一下。

「陳冠宇!」他有些惱羞地大喊出聲,我笑了起來,正要把手指抽出來,他便阻止了我,突然低頭吞s-E-MrC$xJktU4iM-abayfqQ(kPDi5KF!QIs%[email protected]$i&I下了我的陰莖。

我驚訝地瞪大了眼,他眉眼彎彎,手口並用地讓我洩了出來。

「感覺到了嗎?」他用逗弄的語氣問。「身體吸著你的手指像是在挽留你——」

「不就是括約肌在射精時收縮嗎?」我打斷他,揚揚眉。「你這麼好奇的話下次可以自己感覺一下。」

像是沒有預料到我會如此輕易地說出「下次」,他楞了愣,猛然坐起身。「下次是指我明年生日?」

我忍不住大笑出聲,躺在他大腿上。

「這次換你幫我洗澡了。」我頓了下。「你抱我進去我就考慮讓你在浴室來一次。」

「媽呀。」他低聲說,彷彿在自言自語。「當壽星真好。」

我又笑了,攬住他的脖子讓他把我抱起來。

 


(圖/Pexels)

06

隔天早上等我到了公司,葉涵突然傳了好幾封簡訊給我。

葉涵:大哥,你對你家那位做了什麼,他為什麼突然傳了一長串感謝訊息給我?

葉涵:我有點怕,真的,他從來沒有對我這麼熱情過

葉涵:哇,他還說要請我吃飯,自己準備的那種,他不會對我下毒吧?

葉涵:???他為什麼要問我跟我老公相處的怎麼樣?他到底想做什麼???

我悶笑了聲,回了封訊息給她。

陳冠宇:我只是跟他說了你開導我的事,他很感謝你。

葉涵打了過來,我走進自己的辦公室,接起電話。

「他早說嘛!」她連個招呼也沒打就直接進入正題。「我還在想他是被什麼東西附身了。」

「你也早。」我回。「他很好,沒事也不會對妳下毒。」

「行行行,你家那位什麼都好。」葉涵頓了下。「你們昨天……做了?」

「我人在辦公室。」我無奈地說。「感謝妳對我們這段關係做出的貢獻,下次我和曉楓一起請妳吃飯,再見。」

「你這見色——見伴侶忘手足的傢伙!不准掛我——」

我掛掉了電話。

下一秒,曉楓發了張棉被和床套曬在陽台裡的照片給我,我笑了笑,回了句「辛苦了」。

事務所附近有家花店,今天下班我想繞過去買花。

記得曉楓說過喜歡鈴蘭,就買束白色的給他吧。

-

作者:克里斯豪斯
文章授權:一木工作室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