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Pexels)

05

如果我是個能愛人的人,我想愛上林曉楓是件再簡單不過的事。

「所以你還是不喜歡他?」葉涵問,我跟_0N&jUz!Jm6U0CXy%P4Xr_0jIBW4K0Ydd(Jc=9OPeFzquzh3ov她從小就認識,大概可以說是異父異母的兄妹,幾個月前參加的就是她的婚禮。

她整個人看起來仍是幸福洋溢,從婚禮時就出現在她眼中的光現在仍然沒有散去,我的心中還是有些羨慕,但感覺卻安定了不[email protected]!vfasGhsemI7bu(OiS_6via%DUmyeD少。

也許我無法像她那樣在心臟上雋刻誰的名字,但我的身體記住了林曉楓的溫度。

「不是妳那樣的喜歡,妳那樣的愛。」我歪著頭,試著找尋適VYSnFCw3Z&1v^[email protected])yXOgfgRF$=#G-oYs%Hc03RtK+Nj)_^&z當的文字來形容我的感情。「我並不渴望他,不像是沙漠中的旅人那樣只求一片綠洲。他帶來了一片海,我站在沙灘上,雙腳可以感覺到冰涼的水,我隨時可以走開,他隨時可以遠離,但在接觸的那一瞬間,我打從心底覺得愉悅。」

葉涵盯著我看,眼神銳利的像是能看見我的靈魂,我沒有閃躲。

半晌,她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我怎麼不知道你有寫詩的天賦?」她手指蹭著杯緣,發出些微的聲響。「看來你過得挺好的。」

我點點頭,正要說些什麼就聽見了門鎖轉開的聲響,我站起身,習慣性地走到門口。

我沒有預料到迎接我的會是一個有些粗暴的吻,林曉楓雙手箍著我的後腦,舌頭強硬地闖進我口中,這不是我們第一次親吻,卻是他第一次跨越我們心照不宣的那條線,我蹙起眉nvaXa8)2kYz8+leipiR8hVd%)Uni%B*lg=+j+rR(0hhvqKHqzf,情況不太對勁。

他全身的肌肉都緊繃著,像是隨時都會斷裂的弦。我任由他把我抵[email protected]+uO7%Kq%[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2%c在牆邊,輕撫他顫抖的身軀,希望他能放鬆一些。

遠遠地,葉涵跟我對視了一眼,她放輕步伐想偷偷離開,但林曉楓仍然聽見了她的腳步聲,猛然g6MqqsMVxcgI$SxUC*lT+C45_V&s([email protected]&b40Kex#L3後退一步,驚懼地看向葉涵。

「我——我們——」

「噓——沒事,她是我的朋!NT^[email protected]^AucD4W3Ff+e8TvHkU_*i4=jD#[email protected]$(友,現在正要回家。」我拉起他的手,這才發現他右手的指節有明顯的瘀青,像是剛剛才打過誰,因為方法不對而傷到了自己。「曉楓、曉楓,看著我。」

他渙散的目光雖然是朝著我的方向看,卻沒有焦點,呼吸也過於急促,我上前一步,雙手捧著他的臉。

「跟著我呼吸,來。」我深深吸了口氣,再慢慢吐出,我[email protected]&a%r=#k+^Hj5UD-nA3&yzmaHyz1eWrOBeNHu1*ZYI7-GTh可以感覺到他在嘗試讓自己冷靜下來,但卻力不從心。「不要急,慢慢來。」我把他的右手放在我胸前,徐緩地吸氣、吐氣,他的呼吸依舊不穩,但漸漸緩了下來。「沒事了,沒事了,你做的很好。」

他緊抱住我,把臉埋在我的肩窩,滾燙的淚水染濕了我的衣服。我無法不去想他到底發生了[email protected](iREb()55E+q#6zm850)wwe3I*YC)1NHspL什麼事情,但現在的他無法給我答案。

我分神瞥了下門口,幸好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的葉涵替我們帶上了門。

「曉楓,我帶你去臥室好嗎?」

他沒有回話,只是把手臂又收緊了些。

我無奈地笑笑,把他整個人抱了起來,他驚呼了聲。

「別擔心。」

我撐著他的大腿,他像*J!5Q40=SM-HAodj)Zp457(9EmIm80E=5mls=pHMiTlKfzYVQj是無尾熊一樣攀在我身上。一步步走著,我突然想到曾經在網路上看過的告白金句:會覺得他重,是因為自己抱著全世界。他其實比我想像中要輕,但我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小心翼翼,像是第一次吃到霜淇淋的孩子,害怕自己會一時沒抓好,讓甜筒掉在地上。

小時候我曾經掉過這麼一次,雖然沒有哭出來,卻覺得心裡空空落落,十分懊悔,當天晚上甚m^[email protected]&YooKy-UBlM_P_rJ$D95c1S8ohSeEZ0至還做了自己沒把東西弄掉,開心吃冰淇淋的夢。

如果林曉楓離開了,我的反應也會是如此嗎?

我把他輕輕放在床上,撥開他因為冷汗而貼在額前的瀏海,他有些不安地看著我,手依然環著我的脖子不放。

「我去拿東西讓你冰敷,馬上就回來。」

他抿起唇,搖了搖頭。

「就一分鐘。」我親了下他的額頭。「我會一直跟你說話,讓你知道我還在,好嗎?」

他垂下眼睫,最終輕輕應了聲。

我趕緊到廚房,從冰箱裡拿出了一包冰袋,用毛巾包起來,過程中^jK1IJ#tVzcKKFz4!!cR__wh2nn+g7OgCnf3cl4DTlVNxlbO(w大聲對他描述著我今天都做了些什麼,等我匆匆回到房間,他還待在原來的位置上,一動也不動地盯著門口。

看見我進門的時候他雙眼突然亮了起來,眼中的熱度讓我有些不敢直視。

心臟狠狠抽了一下,我突然意識到那樣的感情是什麼。

我彷彿已經看見了這段關係的終結。

他像是發現了我的心思,移開視線,順從地讓我替他冰敷,一時之間我們都沒有說話。

「冠宇。」他終於開了口,聲音有些沙啞。

我的身體不自覺僵了一下,他微微勾起唇,看起來卻不像是在笑。

「晚餐叫外賣?」他說,聲音輕得幾乎像是氣音。

我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只能對他點點頭。

 


(圖/Pexels)

06

我當時對他說,如果他喜歡上了誰,隨時都可以離開,卻沒有想過如果他喜歡上了我,我該怎麼做。

我不是個特別自卑的人,但被誰喜歡總是在我意料之外。

那天之後我問過一次林曉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只是搖搖頭,沒有回答。我們之間又再度拉開了距JzK=yFymXX7mBvgT_01aTnBcuWcoMe_)(QiS*UpwikRgyGjCt!離,他並不像我們初次見面那樣帶著刺,周遭卻豎起了一道牆。

我知道這其實是我的問題,他在我臉上看到了抗拒,所以只能退後一步,小心藏好自己的感情。

我並不想要傷害他的。

如果我是一個更自私的人,我就該假裝自己愛上了他,用謊言換取他的陪伴。如果我是一z0d)s=%bn^ukYpvFr8oM4DyI#pgD#2c60=xh^[email protected]個更正直的人,我就該早早清楚拒絕他的感情,讓他能了無牽掛地去找可以愛他的人。

但我哪邊都不是,就這樣不上不下地吊著他,對他的傷害反而更大。

我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

「曉楓。」

坐在窗邊的他撐著下巴,轉過頭,不發一語地等著我開口。我摸著自己的脖子,發緊的喉嚨不知為何說不出話。

我像是要求助般看著他,他嘆了口氣,走到床邊,低頭看著我。

「你知道我喜歡你。」他淡淡地說。我咬著唇,點了下頭。

「你喜歡我嗎?」

搖頭。

「你有辦法喜歡上我嗎?」

我遲疑了一下,接著搖了搖頭。

他抓住我的下巴,把我的臉抬起來。「你有辦法喜歡任何人嗎?」

K8mYNTY_TSp5u)BqOrmN3EZ63BK6W+kh4os3xz*l#wkvRyEL5j那一瞬間我想我對他是有些怨懟的,他為什麼非得問我這個問題?胸膛再度感覺到空虛,我抓住自己的領口,咬著牙搖了搖頭。

他卻笑了起來。

我怒瞪著他,他又CjiDzan3J$EfOEcO#yc96Y2XQZ!7SZ)Gb9-OGJyS!7EW+_)IlI笑了幾聲,捧著我的臉在我額頭上落下響亮的吻,退開時他整張臉都是笑著的,雙眼發亮,眉宇舒緩,眼角漾起笑紋。

他不常這樣笑,但這是我看過最好看的笑容。

「陳冠宇,我不需要你回應我的感情。」

我皺起眉。怎麼可能不需要?我的思緒混亂,感情不就該是相互的嗎?如果他渴望我,我卻無法渴YIxpLV!P#J#!0J4*KDck)@IVrCFrKf)9AQaE#TjUF(wFq0cjs$望他,這怎麼可能公平?

他想要的我給不了。

他們想要的我都給不了。

他摸了摸我的頭,拿出手機,打開瀏覽器,熟練地打出一串網址,畫面顯示的是一個色情片網站,影片的燈光昏黃,畫質模糊,看起來像是電腦鏡頭的錄影,其中一個BF6C4q*KWxWh#5$$uHi*@@ZW%u)yHpcYA=#t+^vm3V*6W+8dXG人的頭在畫面之外,另一個人卻整張臉都清楚露了出來。

是林曉楓的臉。

我震驚地轉向他,想告訴他不需要再繼續說下去,他卻保持著笑容,雲淡風輕地扯開他尚未癒合的傷口。

「這是我前男友偷拍的,他結婚了。」

「我堅持跟他分手後,他上傳了這段影片。」

「那天我很不巧遇到了他,他說他想我了。」

「我揍了他一拳,他問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賤。」

他吻了下我的嘴角,像羽毛般只是輕輕擦過。

「陳冠宇,你這樣就很好,不會喜歡上別人,不會背叛我,也不會傷害我。」

他彎下身,額頭抵著我的額頭。

「讓我喜歡你,好嗎?」

-

作者:克里斯豪斯
文章授權:一木工作室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