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台灣男同志Sean自小便想要擁有小孩,他歷經多次代理孕母失敗,終於成功與兒子相遇,組成多元家庭。Sean的UtXK)mW-Wtb2k4TmBwZr3Qo+8ksXcyddNrQ9R+e-&G7yA+eRF+媽媽與外婆十分支持他的決定,目前與Sean一起過著幸福的育兒生活。

與媽媽照顧的小孩分離,才意識到多想要養育自己的小孩

我的媽媽是職業保母,從我國小開始一直到現在,我的生活環境一直都有嬰幼兒或小小孩。真正明確地意識到想養育自己的小孩是在高中時期;當時我媽媽帶的一個小孩與我們家人很投緣,加上是全天托育,週一到週五都與我們一家[email protected]#%v#6^2tOW=6_z#r#[email protected]+OLHseXAYL人一起生活,因此當這個小朋友要去上幼稚園前最後一天,他的父母來接他回家時,小朋友的媽媽、我的媽媽、小朋友三個人哭成一團。我在當下忍著的眼淚,在回到自己房裡之後宣洩。那個晚上,我意識到自己有多麼希望能養育自己的小孩、在他/她的成長路上陪伴著他/他。


Sean與他的寶寶
(圖/Sean)

我們一家人給他滿滿的愛,怎麼會走偏?

我的媽媽很支持我做這件事情。我在生活中遇到人問小孩的媽媽這方面的問題時,通常會回應:「我沒有結婚,我們是單親家庭」,大多時候對方也不會再多問原因。有一次一位往來較不密切的遠親在我不在場的時候問elrx&a)FnKR2e&zbRWAeLHgsVdGq(QHA#5&ht0Hi$eHU+lTLKS我媽媽說:「小孩沒有媽媽,長大不會走偏嗎?」我媽媽的回應讓我覺得很欣慰,也覺得她比我以為的更能處理這樣的情境。她告訴這位親戚「我們不是生了不養,我們一家人給他滿滿的愛,怎麼會走偏?」


Sean與他的寶寶
(圖/Sean)

「不傳統」的家庭,「不傳統」的長輩

我媽媽對整件事情的正面態度其實在更早就看得出來;在計畫開始代孕時,我曾跟媽媽說以後鄰居或她的朋友問起我的小孩是怎麼來的,如果她不知道怎麼回應,就說是我領養的吧,但媽媽篤定地說,「但是D*[email protected]!Lz2(UG!rPLnsIVz0d4qip=81)*8q)KIA([email protected]明明是你的小孩,為什麼要說是領養的?如果有人問,我會告訴他因為你沒有結婚但希望能有小孩,所以去美國找代理孕母有了孩子。」更讓我訝異的是,後來媽媽跟外婆談起這件事,外婆也是一樣的正面態度。我很慶幸自己有這樣能坦然接納「不傳統」的家族長輩。


Sean與他的寶寶
(圖/Sean)

《他與他的代孕寶寶》專訪系列:

〈一〉:第一次抱兒子時,我意識到自己是無條件讓他依賴的父親

〈二〉:無助於3次胚胎植入失敗,沒人告訴我這條路能否走得通

〈三〉:我媽反駁遠房親戚:我們給他滿滿的愛,怎麼會走偏?

若想要更了解代理孕母相關資訊,今年三月將有一個相關論壇舉行。由紐約LGBT中心起創的「孕嬰爸爸」(Men Having Babies)是幫助男同志走過代理孕母之路的非營利組織,他們今年非常難得地將在3月9號到10號在台北舉辦「孕嬰爸爸:2019年亞洲台北同志生育選擇國際論壇」,在會議中將分享實務經驗、同儕互助,以及美國人工生殖最新研究,代理孕母過程中保險、8mv*!I*r%Takk57nIcMwSfF6fr9#RfuymNCiPSqh5u0kS824u+預算、醫療和心理方面的協助。

歡迎點這裡前往報名!

描述兩位姓名日文讀音念起來一模一樣的男子壹河光夫與市川光央的故事。「我殺了一個女人--」突如其來的電話那端是高中同學--市川光央,壹河光夫想起了自己塵封遺忘的過去,高中時期的光夫對名字和他同音的光央一見鍾情,甘願被欺負、當光央的小狗,如今光央了殺了人,叫光夫一起來處理善後,這段多年後的重逢,成為共犯的光夫想起當年被光央欺負的快感,兩人的主僕關係漸漸起了變化…

《雙生薄荷》全片線上看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