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台灣男同志Sean自小便想要擁有小孩,他歷經多次代理孕母失敗,終於成功與兒子相遇,組成多元家庭。Sean的媽媽_2)buK-%&HRxVl*rn_k^&4*$_2N3LMo-wpt8L66D!ACXm5uei&與外婆十分支持他的決定,目前與Sean一起過著幸福的育兒生活。

與媽媽照顧的小孩分離,才意識到多想要養育自己的小孩

我的媽媽是職業保母,從我國小開始一直到現在,我的生活環境一直都有嬰幼兒或小小孩。真正明確地意識到想養育自己的小孩是在高中時期;當時我媽媽帶的一個小孩與我們家人很投緣,加上是全天托育,週一到週五都與我們一家人一起生活,因此當這個小朋友要去上幼稚園前最後一天,他的父母來接他回家時,小朋友的媽媽、我的媽媽、小朋友三個人哭成一團。我在當下忍著的眼淚,在回到自己房*pOf%Gu*@4pOo%tct4f)ijixP+%RyI1bEx3e$4L#AvtmyWiIOm裡之後宣洩。那個晚上,我意識到自己有多麼希望能養育自己的小孩、在他/她的成長路上陪伴著他/他。


Sean與他的寶寶
(圖/Sean)

我們一家人給他滿滿的愛,怎麼會走偏?

我的媽媽很支持我做這件事情。我在生活中遇到人問小孩的媽媽這方面的問題時,通常會回應:「我沒有結婚,我們是單親家庭」,大多時候對方也不會再y#zS1s%CSdUMDWT1=YXbhn9Pa+VRYAqGzoSnINIf22oaBrEyhD多問原因。有一次一位往來較不密切的遠親在我不在場的時候問我媽媽說:「小孩沒有媽媽,長大不會走偏嗎?」我媽媽的回應讓我覺得很欣慰,也覺得她比我以為的更能處理這樣的情境。她告訴這位親戚「我們不是生了不養,我們一家人給他滿滿的愛,怎麼會走偏?」


Sean與他的寶寶
(圖/Sean)

「不傳統」的家庭,「不傳統」的長輩

我媽媽對整件事情的正面態度其實在更早就看得出來;在計畫開始代孕時,我曾跟媽媽說以後鄰居或她的朋友問起我的小孩是怎麼來的,如果她不知道怎麼回應,就說是我領養的吧,但媽媽篤定地說,「但是明明是你的小孩,為什麼要說是領養的?如果有人問,我會告訴他因為你沒有結婚但希望能有小孩,所以去美國找代理孕母有了孩子。」更讓我訝異的是,後來媽媽跟外婆談起這件事,外婆也是一樣的正面態度。我很慶幸自己有這樣能坦然接納「不=sm$pfHj*e36ET+FM&p9W2y9DHkMULE#FIm^[email protected]*Kcx傳統」的家族長輩。


Sean與他的寶寶
(圖/Sean)

《他與他的代孕寶寶》專訪系列:

〈一〉:第一次抱兒子時,我意識到自己是無條件讓他依賴的父親

〈二〉:無助於3次胚胎植入失敗,沒人告訴我這條路能否走得通

〈三〉:我媽反駁遠房親戚:我們給他滿滿的愛,怎麼會走偏?

若想要更了解代理孕母相關資訊,今年三月將有一個相關論壇舉行。由紐約LGBT中心起創的「孕嬰爸爸」(Men Having Babies)是幫助男同志走過代理孕母之路的非營利組織,他們今年非常難得地將在3月9號到10號在台北舉辦「孕嬰爸爸:2019年亞洲台北同志生育選擇國際論壇」,在lP6qcItOtyMoF_*Bh!bua(h3#D^0Ta$z$-kCclO_PQ7T8QCYdX會議中將分享實務經驗、同儕互助,以及美國人工生殖最新研究,代理孕母過程中保險、預算、醫療和心理方面的協助。

歡迎點這裡前往報名!

One Village Surrogacy是來自美國的代孕與生殖諮詢機構,志於協助準爸爸們成家,它的名稱來自於一句諺語:「養一個小孩,需要一整個村莊的力量!」One Village Surrogacy認為,要成功撫育孩童,需要整個社群的努力與愛。

不同於其他大型的生殖診所與代孕機構,One Village Surrogacy會根據每位準爸爸的個人需求,找到最理想的代理孕母以及最棒的生殖診所,讓你完成育兒美夢。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以及LGBT支持者玩「酒醉版賓果X真心話大冒險的微醺遊戲」,遊戲規則「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真心話大drunk夫」全片線上看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