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台灣男同志Sean歷經3次胚胎植入失敗、1次代理孕母換人,中途經由幫助男同志走過代孕過程的NGO團體「孕嬰爸爸」的陪伴,終於成功經由美國的代孕仲介育得小孩。回想代孕過程,Sean感嘆面對醫學上無法突破的瓶頸,當時的他陷入深沉的無助,懷疑這條路能否走得通。

在決定到國外代孕之前,我嘗試過的方式包括與一樣有成家育子意b*Ku&i8O#epPTg-7#&Cxf)x9WeBjUxJJ2Jyc+csg9ZA^G9$Iog願的女同志合作,以及尋找台灣的代理孕母。我也確實找到了一位想建立互助婚姻關係的女同志,以及一位台灣在地的代理孕母,也與她們面對面討論過。但考慮到未來在親權處理上的麻煩與可能發生的法律糾紛,最後還是選擇到海外可以合法代孕的國家找代理孕母。


Sean與剛出生的兒子
(圖/Sean)

當我決定到海外合法代孕時,雖然除了美國@)Oao(y^E8X$d+Hu+dsV**@[email protected]!o+Be以外也有其他國家可以選擇,但大多是近年才代孕合法化的國家,因此相關資訊很少,在台灣我也沒有搜尋到先例,不敢貿然冒險,所以我選擇了美國。

我合作的代孕仲介規定準爸爸在代孕旅程中至少需拜訪代理孕母三次。除了前往美國拜訪孕母&lT%OFH!jpvfBaubMWmfaq=h!i7rMTrhoQHQa*e*uEM-_ogRfT以外,我與我的代理孕母在孕程中每兩週會視訊一次,平常則是在以訊息互相聯繫。我的代理孕母有恩愛的老公與兩個年幼的兒子,我與她的互動是以體恤關心但不影響她的夫妻家庭生活為原則。

除了懷孕孕程、各國代孕費用與法規需要基礎的了解外,代孕過程中還需要注意的地方是寶寶出入境的這個環節。在代孕行之有年的國家通常在這個程序上都已YVBr#p^m6NUFZqUlwH029D&Ua9u2ge#(JyZ9ytXqzaenCu9Cu@有明確規定,但若是選擇到新興代孕國家進行代孕,可能要多蒐集該國與台灣之間新生兒出入境相關規定。


Sean與他的小孩
(圖/Sean)

上述這些規定雖然繁雜,但對我而言,整個代孕旅程中最沉重的,是非人類能掌握的不確定性。我與第一位代理孕母經歷過三次胚胎植入都沒有成功,在進行這個程序前,孕母接受過繁複的體檢、胚胎也做過基因檢測,失敗的原因是現代醫學仍無法解釋的。經歷三次滿懷期待卻Fsd(JAO*k1He2gtfn4gaN*lrjCx)[email protected]_k^EPV73SW!iAy$w=K希望落空,且在醫學上無法得知失敗原因,有好一陣子我一直陷在深沉的無助感中,心裡清楚自己想成為父親,卻不知道、也沒人能告訴我這條路如何、是否走得通。這是我個人的代孕旅程中最艱難的段落。


歷經挫折,Sean終於與自己的孩子生活
(圖/Sean)

我在經歷三次胚胎植入失敗後,在網路上蒐集資訊與詢問建議時找到一個專門幫助男同志走過代孕過程的團體-「孕嬰爸爸」。相較於一般性的母嬰社群,「孕嬰爸爸」社群所分享的經驗與資訊更聚焦在同志(準)爸爸群體上;從一開始的代孕經驗分享,到產後的親職教育分享,在他們的臉書社團裡有豐富的資訊可以參考。我也是在評估衡量過「孕嬰爸爸」成員們的經驗與建議之後,做了換孕母的CxJGh^5IQrXH*4UOXz!=PX0B-XNieR)XHqGQ)uw(rx8&ukspw!決定。


Sean與他的小孩
(圖/Sean)

身為擁有下一代的同志,我希望政府能讓同志與異性戀享有相同的公民權利ya-4nlHAIvj9yn-P6b!jcng3z&k1hbD^Y2wJdBGZe1ti#A9+v*,例如近年同志族群極力爭取的婚姻權等。此外,由於現在有了兒子,我也希望性平教育能夠落實推行,讓學童從小就了解每個人都是天生自然的,不需要為自己與多數人不同而感到惶恐,不應該因此遭受歧視。

《他與他的代孕寶寶》專訪系列:

〈一〉:第一次抱兒子時,我意識到自己是無條件讓他依賴的父親

〈二〉:無助於3次胚胎植入失敗,沒人告訴我這條路能否走得通

〈三〉:我媽反駁遠房親戚:我們給他滿滿的愛,怎麼會走偏?

若想要更了解代理孕母相關資訊,今年三月將有一個相關論壇舉行。由紐約LGBT中心起創的「孕嬰爸爸」(Men Having Babies)是幫助男同志走過代理孕母之路的非營利組織,他們今年非常難得地將在3月9號到10號在台北舉辦「孕嬰爸爸:2019年亞洲台北同志SpPC0%[email protected]%*J-_TF-GR_O^gCuaANWwCHYVAOZzt生育選擇國際論壇」,在會議中將分享實務經驗、同儕互助,以及美國人工生殖最新研究,代理孕母過程中保險、預算、醫療和心理方面的協助。

歡迎點這裡前往報名!

《兩場婚禮一場葬禮》全片線上看

年輕的醫生閔秀一直害怕爸媽會發現他是同志,於是他決定撒個彌天大謊:和漂亮同事孝真結婚!但孝真其實是個拉拉,和愛人就住在閔秀對門,因此兩人就開始了假裝是異性戀的「偽同居」生活。一切看來是如此順利,直到閔秀的爸媽起了疑心,拆穿了謊言,閔秀這才明白,為了討好他人而活通常只會帶來傷害。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