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2019年是台灣的同婚元年,不僅有上千對的台灣同志新人誕生,台灣同志遊行還創下最高參與人數20萬人。這樣的趨勢讓台灣的同志族群能見度昇高,同志成家也不再是夢想。David Tsung和Ben都是來自台灣的男同志,兩人各在去年與今年喜獲麟兒。他們都認為育兒之路雖然辛苦,但等到與孩子見面的那一刻,一切都值得ke0A)T_fGR8i*0TXw2h6k$XpC4WAxhQ=NLS(LVqHjet+H=xw%U了。

David Tsung在台灣出生,14歲時全家移居美國,他在大學和研究所讀藥學後,現在已經擔任臨床藥師職業15年。David從小就想要養育小孩,他4F^8WcM%[email protected]+26j1YucMwAp3wWq)U993&UBM-!NWVpOq與現在的老公Todd在交友網站上認識,對兩人來說,擁有小孩一直是夢想,因此在他們結婚後不久,便往育兒的夢想之路啟程。即便他們已經住在處理代孕流程的美國,而且理解相關的保健與法律資訊,還是花了四年才與兒子相遇。


One Village Surrogacy創辦人David Tsung(左)與伴侶Todd,還有他們的小孩Milo

在代孕的過程中,David見到了許多需要藉由醫學幫助來育兒的家長,不管是異性戀、同性戀,或者是單身爸爸,「我才發覺許多朋友,尤其是台灣人,多麼渴望擁有*L2seRpahd_9cbCA+pwYVXmFCp%[email protected]+G!o(H_D-qNXXQ自己的小孩,以至於他們很容易付出不合常理的高價,更甚者,許多人還遊走在法律邊緣。」因此David很想要運用自己的經驗,幫助來自亞洲的準父母,合法地、安全地完成自己的育兒夢。


One Village Surrogacy創辦人David Tsung(左)與伴侶Todd,還有他們的小孩Milo

Ben是其中一位David幫助的同志家長,他也來自台灣。Ben在大三時,突然發現自己對學校一位同學有好感,這時才認知到自己對男生有興趣。四年前,Ben跟前任男友在一起十年,他說那時覺得兩人缺乏共同努力的方向,「感覺只是在一起吃喝玩樂追求刺激,加上同事和同輩也都有小孩,所以就萌生了想vEbre+(4%9*YF*^_=R36L0C_nv2_3S)xolF_1k)1ZnO+nbct61要有小孩的念頭。」

Ben曾經找女同志討論,想要合作生下小孩,但雙方都感覺沒有保障,因而放棄。最後Ben決定要透過有法律[email protected])=2Z^[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dm_Y8vq28MmeaR保障的美國代理孕母生育。

決定要找代理孕母的Ben談到家人的態度,表示哥哥很支持他:「我先讓哥哥知道,他一3p1i=OFu1qOgW+^[email protected]%P9PB5pi$*-uw%^W直都很支持我,只是擔心我受騙,所以會一直給我意見。」不過Ben的父母目前還不知道孫子是透過代孕生育,只知道Ben在美國生了個孩子,但是他們還是很期待小孩的到來。

在代孕過程中,Ben經歷了許多困難,尤其是語言溝通上,一方面有[email protected]*awr)FfI1bB6HUVWn8+PArvq8XITFoKQ2vvsMEBF9E#4X$許多事情要跟醫生、律師、孕母談,一方面還有許多法律的文件要填寫。Ben說如果人都在台灣,很難處理好,所以他很感謝David的幫忙。

One Village Surrogacy 提供很多上述的諮詢,從最初診所的選擇,他們就幫我介紹。接下來在選卵子捐贈者時,他們告訴我不能只看長相而忽略家族病史,從履歷中的醫學名詞、做出來的胚胎報告,以及你與卵子捐贈者的遺傳基因報告,這些都是他們讓我了解的,我相信這些就算自己查也未必能清楚明白。」其他包括後續美國要求的心理諮商面談,跟孕母的面談以及律師的法律合約等,Ben很謝謝One Village Surrogancy從旁協助。「創辦人David也是台灣長大的,他非常清楚台灣人的需求,包括最後孩子出生後,如何把孩子帶回臺灣的流程,我也是透過他的幫忙,David從頭到尾一步一步幫助我完成擁有自己小孩的夢想。」

Daivd表示,即使對非孕母的人來說,懷孕的過程也像在坐雲霄飛車一樣,心情上上下下,反覆忐忑。曾經經歷孕母過程的David,在旁看著Ben的心情,常常感同身受,譬如跟孕母的溝通這件事,Ben常常會跟孕母用email或What's App聯絡,談談孕母的近況或產檢報告,Daivd說他很高興看到他們的這些對話:「Ben竭盡所能地在太平洋的另一端參與整個孕程。」而當Ben第一次抱著自己的兒子時,David看到Ben的兒子Kyle躺在Ben的懷裡,直說「這完全是夢想成真的時刻!他的表情從憂慮轉為喜悅,沒有人能從他臉上抹去那個微笑,我很高興可以在現場看到他抱著他的兒子,第一次進行肌膚相親時刻(skin-to-skin bonding),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祝他們幸福快樂,期待下次我返台時再看到Ben-rZE+OTPIiwi(b^ZxXS#W=j$KgX0#vF#h0AungbzHYgAhCIQrN跟Kyle!」

Ben說他在抱著嬰兒的時候,心裡想著:「終於等到你了。我等你三年了@@r%Pg=E)yO0GAX*bMFXvrdu*rQr#AU9*_*KgO0+%@Fxb-dC!u!」現在這個剛出生不到滿月的孩子跟著他的爸爸幸福地生活著,Ben想對Kyle說:「寶寶!今後你不管發生什麼事,爸爸一定在旁支持陪伴你!」

One Village Surrogacy是位於美國的代孕與生殖諮詢機構,志於協助準爸爸們成家,它的名稱來自於一句諺語:「養一個小孩,需要一整個村莊的力量!」One Village Surrogacy認為,要成功撫育孩童,需要整個社群的努力與愛。

不同於其他大型的生殖診所與代孕機構,One Village Surrogacy會根據每位準爸爸的個人需求,找到最理想的代理孕母以及最棒的生殖診所,讓你完成育兒美夢。

進入One Village Surrogacy網頁按下「Contact Us」,了解更多

2020年3月,國際NGO「孕嬰爸爸」,將來台舉辦「台北同志育兒與代孕研討會」!

2019年年初,「孕嬰爸爸」便曾來台舉辦「台北同志育兒與代孕研討會」,當時超過300位準爸爸參加,與20多家育兒廠商對談與諮詢,盛況空前!

為回應廣大亞洲地區準爸爸的期待,「孕嬰爸爸」將會在明年三月再度舉辦這次會議!國際育兒業者諮詢、經濟協助資訊、代孕流程介紹,將在會議中一一分享!

難得機會別錯過,詳情請看孕嬰爸爸官網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