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在效果顯著且遍佈全球的疫苗接種計畫後,天花已經從地表上絕跡。在疫苗的發展與推廣之下,小兒麻痺對美國而言已經不再是個問題。現在,有數百萬人因為有效疫苗的快速研發,而免於 COVID-19 的威脅。然而,距離發現愛滋病的成因,也就[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是 HIV(人類免疫缺陷病毒)已經過了幾十年,但至今仍未有有效疫苗出現。下文將會闡述 HIV/AIDS 疫苗研發所面對的困難。


(圖/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

針對 HIV 疫苗研發的討論不足

以醫學的重要性而言,疫苗無疑是社會對抗病毒最有力的武器。當愛滋病在 19WjUVcikOpU+krS2QqpbIx3gl30ldP)q-Up5AB0fU1R7QW4n4WF80 年代早期出現、HIV 在 1983-84 年被發現,當時人們很自然地認為,科學界能夠研發出相關的疫苗。

在 HIV 被認定為 AIDS 的肇因之後,當時的美Hp1SJl*05nhWFq7sZGESHJwR0ntrxEID_=&5_KdqtDzWG^V7p9國衛福部長 Margaret Heckler 在媒體會議上預言,兩年內就會有疫苗出來。然而 37 年過去了,這件事並沒有實現。COVID-19 疫苗研發之快速,與 HIV 疫苗的缺乏形成鮮明對比。問題並不在於政府的無能,也不在於經費的不足;真正的困難在於 HIV 這種病毒本身,尤其是 HIV 病毒株的多樣性,以及病毒針對免疫系統的迴避策略。

到目前為止,針對 HIV 疫苗的有效性,已經進行過五個大型的)z^4utGTm(R*MSb7pe-dPhit4a&6Eq$^G&1N%^YYZ(5OqnvdbC第三階段試驗,每個試驗都花費超過 1 億美金。前三次的結果看起來都是失敗的,對於感染 HIV 沒有抵抗作用,對於已經感染的人也無法降低病毒量。事實上,在第三次試驗、也就是名為 STEP 的試驗裡,那些注射過疫苗的人,在統計上仍有相當高的比例後來感染了 HIV。

第四次試驗、也就是有爭議的 Thai RV144 試驗,一開始的報4Ua=xBEtI3lymXcBKEMyAWF_!dv3JA#Q1!efv0c5)MNIRu*_I6告稱,該疫苗對於 HIV 感染的防護是成功的。然而在隨後的統計分析中,卻顯示保護力實際上低於 78%。

而第五次試驗、即 HVTN 702,則是被要求進一步確認並擴展 RV144 的結果。但由於缺乏有效性的證據,試驗也提前終止了:同樣對感染缺乏抵抗能力,也無法降低病毒量。(延伸閱讀:愛滋感染者可以打新冠疫苗嗎?新冠疫苗對愛滋感染者安全嗎?


(圖/The Covnersation)

 

HIV 的複雜性

那麼問題在哪裡?HIV 所演化出來的生物特性讓疫苗的研發非常困難,那些特性到底是什麼?

首要的特性就是持續不斷的病毒複製。在 HIV 侵門踏戶的那一刻起,這個過程就開始了。許多疫苗無法絕對地防護感[email protected]&*RHlmuKTfIP+k(6c#0t)761B7QsTdFwqlSnfMM染,但他們能夠大幅限制病毒的複製以及隨之而來可能的併發症。但一款 HIV 疫苗要被認為有效,它還是得提供一個絕對的屏障,只限制病毒複製是不夠的。

HIV 有能力在其遺傳資訊中生成並容許突變。這個特性造成的結果,就是病毒株之間可以有很大的變異,而且不只在不同感染者間有這個現象,單一個體體內也會發生。我們可以用流感來做個比較。大家也許都知道,每一季都要重新打流感疫苗,因為流感病毒株在季跟季之間會產生變異。然而,HIV 光是在單一個體內的變異量,就可以超過流感病毒在全世界一整季的變異量。(延伸閱讀:周一嘎肌肉|英俊與才智兼具!致力於研究愛滋的泰國性感肌肉醫生:Tanat Chinbunchorn

 

我們如何讓疫苗能夠覆蓋如此廣泛的病毒株變異呢?

HIV 還演化出能夠防止自己被抗體辨識出來的能力。有包膜結構的病毒,如冠狀病毒和疱疹病毒,會在表面上形成一種結構,用來讓病毒進入宿主細胞。這種結構叫做「醣蛋白」,意味著它是由醣類和蛋白質組成的。而 HIV 包膜上的醣蛋白非常厲害,它的醣leQQyxT)[email protected]#XuHJ+x$tbtxFWC=WiOcwYwO)6*bW類重量占比是所有病毒的醣蛋白中最高的,一半以上的重量都是醣類。HIV 演化出一種方法,利用這些醣類做為屏障,來避免它自己被宿主的抗體所辨識出來。宿主細胞會把那些醣類視為自己的一部分。

這些病毒特性,對於疫苗的研發有重大的影響。HIV 感染者所製造的抗體,其抗病毒活動通常A6RxR0Q*zK#U6fWiYjZ40nZB=XaUC8BsE$elN$bKtcVsXXmIS0不太活躍。此外,那些抗體也只能針對特定的病毒株:他們只能對抗個體所感染的那一種病毒株,但是對於在其他人身上所傳播的數千種病毒株則無效。研究者能夠分離出抵抗某種病毒株的抗體,但沒辦法製造能夠抵抗數千種病毒株的抗體。這就是疫苗研發的主要問題之一。

HIV 會持續在感染者體內演化,因此它總是能比免疫反應快一步。當宿主出現攻擊病毒的免疫反應,就等於是對病毒施加「天擇」壓力,最後就會留下那些不再能被免疫系統辨別出來的變異病毒株。結果就導致持續不斷的病毒複製。(延伸閱讀:全球團結,責任共肩!響「映」世界愛滋日的6部同志佳作


(圖/Family Service Association of Bucks County)

這麼說來,研究者是否該放棄?邁阿密大學米勒醫學院(University of Miami Miller School of Medicine)病理學教授 Ronald C. Desrosiers 的答案是 NO。研究人員目前正透過動物FUN6sX4EKo9suua6J+N&Ixbdxmj)--5iqy*0_-p6+QhL75w_Q9試驗嘗試的方向之一,是以疱疹病毒為媒介來傳遞 HIV 的病毒蛋白。疱疹病毒科的成員,有「終生存在」的能力,也就是你只要感染過一次,它就會留在你體內一輩子。同樣地,對抗疱疹病毒的免疫反應也會持續存在。不過這個方法要能成功對付 HIV,仍然得看研究者能否成功誘發廣泛的免疫反應、廣泛到足以覆蓋複雜多變的 HIV 病毒株。(Ronald C. Desrosiers:他在實驗室發現了 SIV(猴免疫缺陷病毒),這種病毒是 HIV 的近親。他的研究致力於了解 HIV 的致病機制以及疫苗的研發。)

另一個方法則是採取不同的途徑。雖然大多數 HIV 感染者所製造的抗體,作用都不強而且只能針對特定病毒株,但有某些罕見的感染Z1R)[email protected]&Q1TEpa-lIBeJpF2#[email protected]!者所製造的抗體能夠對抗比較多種 HIV。這些抗體很稀少,而且極不尋常,但科學家們已經取得這種抗體加以研究。

不只如此,科學家最近還找到方法,只要做一次就可以提升這種抗體的保護力,而且終生有效。這是利用一種稱為「腺相關病毒」的病毒當作載體,當這種病毒被打進肌肉之後,肌肉細胞就像變成一座工廠,會持續生產這種抵抗性較廣泛的抗體。研究者最近在實驗的猴子身上記錄到,這個製造抗體的過程已維持六年半。(延伸閱讀:名人揪好友樂捐三百萬美元 發揮影響力推動愛滋公益

 

HIV 的倡議與尊重

對於 HIV 的防護與治療,在醫學研發和衛生教育上我們已經有所進展了,因此我們更不能放棄希望與行動來對付這個難纏的病毒。雞尾酒療法、事前或事後曝露預防性投藥、疾病管制追蹤、個案管理、衛生教育知識宣導,地方機構和國家動用許多資源要讓人民對愛滋病、HIV 的恐懼和認知改善。即便現在在疫苗研發、病毒消滅和藥物根治上,尚未達到理想狀態,作為社會每一份子,我們需要做到的便是在高風險性行為上的節制,以及接觸行為的防護,當然,也要用更多理解與包容對待感染者。近年來,愛滋k1WEZFvSGsaj^B%[email protected]@Tdr6w+EZM$OK9#[email protected]除罪化的聲量越來越大,也有不少感染者願意站出來以過來的人身份傳遞經驗和觀念給社會大眾。

不論你是否就是感染者,還是你身邊有帕斯堤朋友,都不要錯過治療或檢測的時機,並請以正面的態度來面對這項疾病和它的印象。在社會還充滿許多不理解與恐懼的情況下,聆聽是第一步。(延伸閱讀:同志平權運動並非乘風破浪!性少數族群的多元聲音需要被你聽見

-

Source:The Conversation

看更多《HIV》文章

城户士郎在大學恩師的葬禮上與以前的同級生純文作家木島理生再會開始。

過去學生時代的木島作為小説家發揮了其才能,雖然身為學生卻獲得了很大的獎項。城户嫉妒木島的才能,但是因為讀了木島的作品,充分了解到自己沒有才能,所以放棄寫小説,成為了色情小説的編輯。

但是,重逢的木島生活也不如意,面臨着小説家的壁壘。於是城户向木島提出要不要寫色情小説。此後,城户為了自己的方便,打算讓木島成為色情作家的蒲生田鬱夫的弟子。蒲生田為了讓自己的公司出版他的遺作,利用了木島。但是,因為木島理生這個名字,蒲生田誤以為是女性,對城户非常生氣。作為讓木島成為弟子的條件,反而讓木島和城戶的關係起了變化...《情色小說家:靛藍色的心情》GagaOOLala 線上看🌈https://bit.ly/38dH8XK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Jacob:[email protected]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