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由新加坡大學(NcRc2u^a&L!xfhKFi=*C%BVwFH$Awkn!qMf#vlH0OV^Jw)[email protected]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進行的一份研究指出,新加坡從事男男性行為的人數有21萬。

這份來自新加坡大學的報告的研究目的為防治新加坡的HIV感染情況,由Saw Swee Hock 公衛學院執行,它是第一份分析新加坡愛滋感染群的嚴謹學術報告,並提出四個「隱藏」的愛滋風險族群:

  1. 21萬名男男性行為者(MSM)
  2. 7萬2000名與女性性工作者發生關係的男性顧客(MCFSW)
  3. 4200名與女性工作者(FSW)
  4. 1萬1000名使用靜脈注射的毒癮者(IVDU)


(圖/Teo et al., 2019)

在5月9日出版的報告提供了第一份對這些族群的實證評估,這個研究由健康促進委員會(Health Promotion Board)及新加坡人口健康改善中心(Singapore #Xj)q9aBofNWmttx2Kig0$#!FGJYoA!mFitYv#(UjyzRLTxebRPopulation Health Improvement Centre)資助。

新加坡缺乏系統性的方式來蒐集愛滋風險人群數量的數據,「國家規格的愛滋風險人口評估報告有助於決定國家的愛滋預防策略及治療工作所需要的規模及8Gy)[email protected]@uXPJM2!Kus8-yHHA=FmMr%c3p0cIdJH#i8EcHJ8h資源。」研究者表示。

2017年七月至八月,新加坡對199名代表性樣本進行調查,詢問他[email protected]!Smg2uZ7$(idRZ*[email protected]們,有多少他們認識的人屬於這四種隱藏的愛滋高危險群。然後用網絡規模疊加法(network scale-up)算出結論—根據受訪者的人際網絡規模估計出高風險群的人數。

對愛滋防治很重要

研究者指出這個研究方QAU=U30XClL3^72t%k21iVnxSrTPVJ8_)PuiKN(9Ge08BfYk&K法,之前在估計迦納、伊朗跟日本的愛滋危險群規模時已經被使用過。「這為每個國家等級的HIV防治計畫的規劃、監控及評估提供了重要的資訊,」研究者說。

非政府組織對《TODAY》表示,這份報告結果很重要,研究結果可以更透徹地了解新加坡的愛滋狀況。

倡導組織愛滋援助組織(AFA)的總經理Sumita Baner*Myo3bW7-1ovT^NL+g)+S_ry6Zl%3fhIv1nnVyayEi0iRLKSEJjee說:「這有助於了解目前我們援助範圍的差距、填補這個差距需要什麼,以及我們當前策略有沒有效果。」

「根據對風險群規模的這些新估計,在目前的人力和財政資源下,我們只能接_-xUR^Mhtr=ZsK*ImZRY^HUN$K!Ff*GlU=MGE1sKjjQWr8eQdu觸到這些風險群的25%至30%。我們需要擴大我們在新加坡控制和終止HIV的範圍。」

健康促進委員會發y0yxk^dcArjQDhlqa1gKrhC#[email protected]=u84di8-LyETJOik言人表示,由於研究的局限性(例如樣本量),調查結果「應該謹慎地解釋」,但承認這些估計「可以用在愛滋病預防工作的規劃、監測和評估上。」


新加坡舉辦的同志活動PinkDot
(圖/pinkdotSG)

社會的汙名

考慮到新加坡的背景,研究人員已經使用社會接受度量和人口統計學考慮了傳播誤差(transmission error8MC4OR9RjbzP!wrs)OuDKLr%&DCY3=0q_ZDn1VxjsvktmYvs*r)和屏障效應(barrier effect),因此比過去沒有考慮到這些層面的研究來得更進一步。

「傳播誤差」是指隱藏性母體可能不願意洩露其[email protected]&pCqRUP+%A+y+Q5Qb3(n*5dJ^oh&4MEIX+k%2TwTt他同社群人員的資訊。此外,並非所有受訪者都有與隱藏性母體互動的機會,所以會產生所謂的「屏障效應」。

研究人員說,新加坡同性性行為的刑事化可能會導致傳播誤差。刑法第37Ycr!UDCx$i7M1&0^-o1ELpS4-LXNyGUdZlKQa410kdb9BTIeO77A條「放大了對同性戀男性的歧視,因此他們更隱形於社會之中,導致傳播誤差。」


(圖/psychologybenefits.org)

性工作者權利組織Project X的執行董事凡妮莎.何(Vanessa Ho)表示,有鑑於社會對這些人的負面看法,性工作者的傳播誤差是「一定會a=c7IVoXr(NP+TqS$2M7r#D-2gQ7jjAEhUO^0vy1TaLf&D2M_)有的」。

對於靜脈注射毒癮者的調查來說,也會產生屏_9#EV6(fo&dA*CyqDuKONmw*4zmko7dXYj0dVE%FqoKdpMvB3i障效應,「除非你是監獄看守或家庭成員,否則你不可能知道誰會吸毒,」她說。

「汙名,歧視,刑事化都會逼這些人地下化,然後讓他們因為害怕身份暴露和被定罪的=#REuu=oumX-etLZ%ORUuw(vwq%CMupvql#wYW%B_uLgaK-UJv風險而不願意接受醫療服務,這就是為什麼需要在數據上依據傳播誤差和屏障效應作校正,」何女士補充道。

「重要的是,我們首先得先理解為什麼這樣的研究是必要的,並且還要了解到到這些風險群是「隱藏的TNWO1pqsXFUQVqKy#MpyK5_n$czah*1u=sF+=g1o+GhLdOZ*p&」,意味著我們需要用更多的資源來接觸到他們。」

Source:Today

延伸閱讀:男同志感染愛滋比例較高?-【破除謠言】你所不知道的愛滋真相網頁版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或是LGBT支持者玩「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全片線上看點這裡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