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澳洲體操選手同時也是本屆奧運參賽者的 Dominic ClarkoBBYVQeyc3gW0ny#(p_#HL3h#d2v&Si_#ML([email protected]e,公開談論運動員身材的變化,以及人們看待他們體態的方式所造成的壓力。

延伸閱讀:巴西體操王子認愛男友 奶狗味滿溢的夢幻組合!


(圖/@_domclarke/Instagram)

這位現年 24 歲、已出櫃的男同志J&wu+r3wOW5by+dN#JD6TzvXqKuAP_gRNqxASW)hNk%SUWNdE)運動員,在今夏的東京奧運彈翻床(trampoline)體操項目中出賽。

他日前在 IG 上貼出自己近期的身材照,並寫道,自從結束高規格的奧運比賽後,他就讓[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i39sRiplYDfzWlp)N-SLm18Qe5IN自己的身心有充分時間可以復原。


(圖/@_domclarke/Instagram)

以下是他的貼文:

「奧運結束後,我的身形有了改變。社會和社群媒體對於奧運選手體態的期待,以及體操做為一種主觀評分賽事所造成的壓力,都讓運動員身材的變化和多元性一直沒有被好好地談論,但那些特性原本該是很正常2tHI$2*O8mqWD^hwA^GOrUcokwoF2fM#*In^e_uGCeXLCn1o(Q的才對。」

「在奧運後,我給我的身體-yWel#9(^LbHbc1RaMu2EDV4YW=xuCd*gC2N!!BI+43CWEnItA和腦袋好幾個月的時間去復原、遠離健身房,所以很自然地,我的樣子不會看起來像只休息一個月、還在巔峰的精實身材。想到要在訓練時脫衣服,我不怕因此感到被批評『看起來不太像運動員』,因為我知道那不切實際。」


(圖/@_domclarke/Instagram)

「人們往往對運動員不太理解的是,一些表面上看起來微小的身體變化,也會對心理健康和情緒狀態造成影響。我知道我不太屬於傳統上該談論身體意象的人,但在這個議題上我進行了很多自我對話=4m-*C8MqaB$T1$pPqYzHN%*eic32TJYwcxH$u*WUlwa$u+5$r,也希望其他人對於和自己進行這樣的對話能夠有信心。」

「不是每個體操選手的二頭肌都很大,也不是每個跳水選手都有Y#wLZR9EgvLVloA^d)[email protected]%oHx7EdFm6YEaYyY(@xNK 8 塊腹肌。並沒有某種理想體態能創造優秀表現。」

「如果你有任何建議,或想要分享自己的經驗,歡迎私訊我。」


(圖/@_domclarke/Instagram)

Dominic Clarke 的發文獲得媒體報導,他進一步回應:「講到運動競賽,它始終具有展演性(performative),而我身體組成的微小變化也確實會對我能在彈翻床上做出的表現造成影響,所以保持身材精壯的壓力是客觀存在的。但我不知道為什麼,只因我是個男同志,我就得有額外的身材壓力,這讓我原本的感受更加複雜。身為一位奧運同志選手,在人們看到我的身材或跟我交談之前,他們對我該有的樣子已經有個既定的期待。我認為這種對他人身材根深柢固的態度是有害的。透過這些對話,我們可以開始讓自yqzJZjO_VSKIS*509=pSCe%0*#U^7(-m3GO*[email protected]己的身體經歷與幸福快樂成為真正該關注的事情。」

延伸閱讀:

看更多《運動員》文章

-

譯/Kevin

Source: Attitude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