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一項最新的調查顯示,認為自己對 HIV 足夠了解的美國成年人不到一半。LGBTQ+ 媒體倡議組織 GLAAD 在最近發布的年刊當中公開這項調查結果。他們調查美國成年人對 HIV 態度,同時也訪談 HIV 帶原者。該研究由製藥公司 Gilead 成立的 COMPASS Initiative 所資助,這個單位的宗旨是處理美國南方的 HIV 疫情。
 


(圖/Pixels)


GLAAD 透過問卷發現,有 48% 的美國成年人認為自己足夠了解 HIV,而這個結果比去年還低了 3 個百分點。

負責「有色人種社群」的副主任 DaShawn Usher 表示:UfgdEH6A^v1nPkWJLGqC&S=!4!Bvpfozy)[email protected]&「在連續兩年的調查裡我們發現,對美國人而言,HIV 的汙名依舊嚴重,相關知識依舊不足。如果我們想要終結 HIV 疫情,我們就得徹底地思考,該怎麼讓美國人了解關於 HIV 的事實、資源與科學進展。」

延伸閱讀:嘎專訪│與女神喝午茶聊愛滋(1/4):我吞下他的體液後,學到要承擔後果的是自己
 


GLAAD 針對美國成年人對 HIV 態度及相關知識的研究
(圖/Twitter


對 HIV 的汙名與誤解,在美國社會當中仍然廣泛地流傳著。只有 42% 的人知道,HIV 帶原者只要按時接受療程,就不會具有傳播病毒的可能性。

只要施以適當的治療,HIV 帶原者也能活得健康又長壽。針對 HIV 的療程,能夠將人體內的病毒量抑制在測不到的程度,也就意味著不具傳染力。這個概念就是所謂的 U=U,即 undetectable equals untransmittable 測不到便沒有傳染力。
 


(圖/Gaystarnews)


這次研究中,也有對受試者和帶原者互動情境來描述的題目。例如,53% 的非 LGBTQ+ 人士表示,如果一個醫療專業人士是 HIV 帶原者,這會讓他們感到不舒服;而互動的對象如果是髮型師,這個數字就掉到 43%。GLAAD 還發現,對於 HIV 帶原者,美國南部的人感到最不安,西岸的人則是最自在。

南方愛滋聯盟(Southern AIDS Coalition)、衛生政策中心(Center for Health Policy)、杜克大學的不平等研究(Inequalities Research)與杜克全球衛生研究所,最近共同發表了一份報告,名為「美國深南方的 HIV:2008-2019 年的趨勢(HIV in the U.S. Deep South: Trends from 2008-2019)」,其中發現在 2019 年,美國深南方的 9 個州雖然佔全國人口的 29%,新增的 HIV 個案卻佔了 44%。
 


(圖/EDGE Media Network)


GLAAD 的研究也顯示,56% 的非 LGBTQ+ 受訪者表示,在媒體上看到 HIV 帶原者故事的次數變多了。Usher 表示:「我們一定要讓媒體為 120 萬名美國 HIV 帶原者發聲,讓相關的事情被看見、被呈現、被討論。他們的故事很重要,不只是值得被訴說而已。」

實境節目《酷男的異想世界》(Queer Eye)主持人之一的 Jonathan Van Ness 也是 HIV 帶原者,他告訴 GLAAD:「我們持續在教育大眾如何跟 HIV 共存、如何治療以及如何預防,但我們生活的文化中仍有許多汙名和無知。這些行為會讓 HIV/AIDS 的標籤繼續傷害人,除非大家都能停止那些武斷的言詞和惡毒的攻擊,那些被 HIV/AIDS 疫情影響的人才能夠開始痊癒。」
 


(圖/Pixels)

Gilead 公司的企業事務副執行長與法律顧問 Bretot!nXjk([email protected]#xMz$=PX55zX=fbAUfO8tvet Pletcher 說道:「將近一半的美國人對 HIV/AIDS 夠了解,這表示儘管我們已經有所進展,但在教育大眾以及掃除汙名的工作上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認為跟 GLAAD 這樣的組織合作是令人驕傲的事。我們獲得的新資訊能夠對在南方 HIV 疫情的工作上有所幫助。唯有停止一切的汙名,我們才能終結疫情,而 GLAAD 就站在努力的最前線。」

 

延伸閱讀:

 

看更多《HIV》文章

-

譯/Kevin

Source: Plus

城户士郎在大學恩師的葬禮上與以前的同級生純文作家木島理生再會開始。

過去學生時代的木島作為小説家發揮了其才能,雖然身為學生卻獲得了很大的獎項。城户嫉妒木島的才能,但是因為讀了木島的作品,充分了解到自己沒有才能,所以放棄寫小説,成為了色情小説的編輯。

但是,重逢的木島生活也不如意,面臨着小説家的壁壘。於是城户向木島提出要不要寫色情小説。此後,城户為了自己的方便,打算讓木島成為色情作家的蒲生田鬱夫的弟子。蒲生田為了讓自己的公司出版他的遺作,利用了木島。但是,因為木島理生這個名字,蒲生田誤以為是女性,對城户非常生氣。作為讓木島成為弟子的條件,反而讓木島和城戶的關係起了變化...《情色小說家:靛藍色的心情》GagaOOLala 線上看🌈https://bit.ly/38dH8XK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Jacob:[email protected]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