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Winglet、Prince

我叫「韓」,這是一篇關於「我們」的故事,而另一位主角叫「劭」,至於我們的相遇,發生在一個名稱為蜜蜂的軟體。那個時候的我剛開刀在家裡養傷,而他正在放暑假,很閒的兩人在這軟體上聊得熱絡。直到有一天,劭的妹妹傷口感染,在醫院待著,無奈的哥哥要乖乖當看護,好巧不巧,醫院離我家不遠,就這樣,我們見了第一次面。這感覺蠻微妙的,在醫院約會,腦裡的畫面都是白色披衣......,但現實的兩人,第一次見面,除了尷尬,還有邵在醫院走不了的煩悶,以及跑來聽我們聊天的蚊子。其他,大該就是他事後跟我說的事情,他說我是一個假假男,但我覺得到醫院就是要戴口罩,不過他說我拿下口罩的時候,搭配昏暗的燈光,就是那時這樣的我,騙到他的好感。

之後,我們依然保持聯絡。第一次約會被放了鴿子,第二次約去看電影,人是出來了,想看電影卻沒什麼電影好看,剛好那時在舉辦地景藝術,就這樣,兩個人開著車殺去了漁港。那時的漁港在整修,再加上藝術節的車潮,放棄兩個字衝上了額頭,後來經過友人的介紹,我們跑去附近的燈塔走走,兩人就在那兒看看沒亮的塔兒,以及附近的小森林晃晃,感覺蠻好的。聊天時得知你很愛大水,湖啊海啊的,我那邏輯腦就覺得,這兒雖然沒聽說過有什麼適合戲水的水域場,但總有個可以碰到水的地方吧,就這樣向Google姐姐請教了一下,果然不遠的地方存在著這麼一個好地方。

在往海邊前,他問了我一次關於「我們」的事情,但我沒有給他答案,不過我為了要讓他不用解我手機的密碼,我就叫他輸入指紋,要放音樂就方便點;到了目的地後,我記得那是一個太陽往西的時候,雲很多,但還看得到太陽,此時的景色很美,海天覆上一層灰階,又帶個白色的陽光灑在其中,很滂沱的氣勢壟罩在眼前。

兩個人手拉手在著畫面中散步到水邊,你很雀躍的把鞋子脫了,二話不說的踏進水裡,水不深,只覆蓋到腳踝,走路還會有啪搭啪搭的踏水聲,看到你像小孩般的開心,我的心情也很愉悅。你一個轉頭,看到我乖乖的在顧你的鞋子,執著的要我脫掉鞋子,雖然被我拒絕,來到海邊的你,沒有生氣,很開心的抱著我,還親了我臉頰一下。突然間,一陣涼意沖了上來,海波將我的鞋子打濕了,瞬間有點無奈,但下一秒,兩人便在這淺水灘嘻鬧著,直到這個風景不再只屬於我們兩個,我們便各自拎著自己的鞋子往岸上走。

我記得我們的熱吻好像也是獻給了這完美的場景,我們都沒有戳破,但有些東西如果感覺太強烈,難免有些表達的方式;上岸後,我們把腳沖洗乾淨,等待腳乾的同時,絆入眼簾的是那炙熱的太陽即將沒入天際,我倆依靠著,等待太陽的西下。

天色開始變暗,但戀愛的火苗才開始竄起;這天的晚餐,吃的很簡單,你說你最愛的不是什麼餐館,而是熟悉的味道,所以你很愛小時候常吃到的東西,以及最愛的飲料是清心。

之後,跑去了我最愛的景點,虎頭山公園,因為我很喜歡城市熠熠燈火盡收眼底的感覺,這裡可以一覽桃園市的燈火通明,我們就這裡待了好長一段時間,直到我們把下午沒結束的電影看完。


(圖/blog.xuite.net/edward.young)

就這樣時間也晚了,在回家的路上,聊著聊著,便開始往敏感的話題走。一開始我的回答走在邊緣,慢慢的多些什麼,直腸子的他對於這完美的灰色空間不耐煩了,便了當的問清楚「我們」的關係。就這樣,今天就是「我們」在一起的第一天,現在很慶幸他耐不住性子,我們的長跑也就這樣確立,那八點檔一般的轉折也就此展開。

作者/Winglet、Prince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