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Made in Potato Island

我今年25歲。

故事從兩年多前學校的健身房說起,當時我上廁所,有一個很帥的白人跑到我隔壁然後一直看我;當時到更衣室換衣服,那個白人又刻意跑到我的旁邊換內褲;當時,我決定鼓起勇氣跟他搭$4QLewdkxp#0xnh1f)#iMn=U=K4IJ2ez6%6knkFUJtV3R-5&((話......剛好我的好朋友跑到更衣室找我,要我快點去搶握推的器材,等我再次回到健身房時,那個白人就不見了。

我光速下載我能想到的所有交友軟體,HhbohVsZru=!B%*Wden([email protected]&nI!zc3KAls#[email protected]希望能在上面找到他,也希望他還沒有走遠。最後我在Grinder 上發現了一個沒自介沒臉照可能是他的「鯰魚」,他離我才0.08 Miles,於是我鼓起勇氣向他打招呼了;這是我與我先生的第一次接觸。


(我先生)

我先生不是那個白人yEVl)vdj00Sc3pMpSBwyVD1CBC2Nd$TLuB*p*7J(7o6bOTAsh*。那個帥哥白人就像尼斯湖水怪一樣在我生命中離奇的失蹤了,我再也沒有見過他。我自己也是在Grinder上瞎聊了將近一天,直到交換照片我才知道我認錯人了。鯰魚:我下個月十八歲喔! 我:十......十八?(嚇軟)


(我當時完全沒有想到我會跟這隻年輕的鯰魚一起)


(也許我是魷魚吧?)

他叫Maasai,是美國印地安人,他的中文比我的英文還爛(我的英文寫作重修三次)。

我不喜歡金牛座,不過他好像蠻喜歡獅子座的(?),所以想約我出來見個面。我「真的」不喜歡金牛座,所以我跟他約「早上六點」喝咖啡去「圖書館讀書」。結果我作夢都沒想到[email protected](qDIDtoaXZ49TbSNi2UtQA%5SX^RgTfb6TUJ84U^%Y1J)T他還真的跑來找我喝咖啡.....  

Maasai外冷內熱又難聊的離奇,而且看起eW=HzAxEehw^xc6JiZp#([email protected]$oG8Cp85YIDpWUWOe)UYdG9來笨笨的,每次都是他約我出來,然後反而我得拼命找話題聊,因為他會句點我。句點我一整天後隔天又會傳簡訊問我:「今天要見面嗎?」。


(??????)

ADKnY-aNmQWY2^%@zucib)&p%Na4fk5QYP=IO9h+!0V#^MQr2#呆的他是一個天生的句點人,不管家人朋友問他任何事情他都只會回答「sounds not bad...」我也逐漸認識他的好的一面,他很愛家庭。

我們持續著這種詭異的關係將近三個月直到感恩節連假。每年的感恩節,大部份學校的師生都會回家過節,大學城周邊商家全關門dYBDOaNSq([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Hq過節,身為一個住校的國際學生,我必須提前屯好食物做好在宿舍宅一整個星期的準備。 

沒想到感恩節當天G%_uny(6=nyRzo)[email protected]$PNf4d2A=14q7Kg41EC)KBi5fStb2S-^Maasai沒有回家,他跑到我的宿舍找我過感恩節,我們一起看了電影,散了步。當他知道我從來沒有過過感恩節後,晚上他訂了一家正式的餐廳跟我一起吃火雞餐,然後講解感恩節餐點的由來給我聽。

設計一整天的約會讓他筋疲力盡,當天回家途中,他又進入天生句點人模式了。

我:「你又開始句點我了。」

Maasai:「我不是不友善,只是很累。」

我:「那你安靜聽我說,你可以當我男朋友嗎?」

Maasai:「我不是早就是了嗎?」

我:「......」

Maasai:「sounds not bad」

我:「......」

於是感恩節後我們就在一起了。

兩年過去了,他還是一樣每分每秒的句點我,不過我卻越來越喜歡他。

兩年過去了,我已經畢業搬到外州工作了;兩M7yZ9(Zb-biJsmL&ZGDnZIDE-OGQNy6lFF7Pz*!y454xrPqdi$年過去了,他長高了十公分;兩年過去了,他的家人變成了我的家人。

我25歲,他19歲.我畢業之後決定進入了非營利機構,雖然錢真的很少,但這是我的理想,而且我覺得我4x=IvOb8nJfJbUQ!gJMPORT85uyiMnTQUTlctxkR3zmeg=1wJN有天分;他明年打算考取房地產的相關證照,Maasai:「以後我負責我們兩個的麵包,你負責我們兩個的夢想。」

我:「你也是我的夢想,我們一起好好加油。」

不過好景不[email protected]!Q^9vI$b$2EnmirWEF-EGv9gEtIrW1KIRBR85Hk)JYi&常,我的美國學生簽證終於過期了,這次還是沒有抽到工作簽證;這也代表我明年的二月前必須離開美國。

兩周前我回到鳳凰城,我看著他的臉,我不知道怎麼跟19歲的他開口簽證過期的事。

我:「寶貝,我明年要回台灣了,你還年輕所以……」

Maasai:「我們結婚吧。」

MaJOHbN7S5h(KLC+tDH+h5PqaiK6#uoUx(v1658YbpTV_iTpWnn=asai:「明年我們就跟大家說你有抽到工作簽證,我們偷偷地結婚,誰也不講,誰也不知道你是拿綠卡,這樣大家就不會笑你騙綠卡說你閒話。」

然後他就開車送我回家了。

原來蠢蠢笨笨安靜的他其實甚麼都知道。

他知道我這些日子寢食難安,每一封銀行寄給我的信,每一段移民局給-pDg)J5q(!Y$iZ)o*[email protected]_&GeRBCLi-我的回應,每一個我躲在角落偷偷拆信的夜裡,每一次我的朋友取笑我吃嫩草騙綠卡,我的驕傲,我的軟弱,他都知道。

但是他不知道一件事,我愛他絕對不比他愛我少,我要採取一些行動。

我退掉了我回台灣的機票,我退租了我現在的公寓領回了我的押金,在上週復活節的前一天,我訂了當初我們吃感恩節火雞的那家餐廳,我找了我們間最好的朋友一起吃飯,訂了最好的餐點,買了我力所能及Rf7vdN&xCr7qdku(3E1UB*mPLYei2c9UsgcF$4=sw6TJr9DuOF的婚戒,然後我跟他求婚了。

我告訴他:這些狂風暴雨的年裡,你是我[email protected]*OdMjFWX_xo7JYFx^Xzg4NP5fqin^Au生命中最平靜的時刻;全世界只有你知道我經歷過多久的逃亡,這一刻我的生命重新萌芽,我不想要再跟命運對賭,而是從此刻改變自己;我希望未來有你在身邊,我們一起認真的生活,一起遇見更多的人,一起體驗更多的事情,然後向未來目標前進。

我不要偷偷地結婚,我要結婚就要讓所有人都知道,讓這些我們關心或關心我們的人給我們祝福,你願意跟我結婚嗎?       aIxu9gd5OCdjmSRdBctFZ5K0v$onqS8BmG^wX5CxHPR$tu2^Hw               

那時周遭的朋友就看著他,寡言害羞又愛裝酷的他。

Maasai:「sounds not bad.」

四月底我們即將結婚,我們也約定好2019年要一起回台灣登記結婚,對於sC4t*([email protected]我爸爸關於同志的疑問,Maasai說他會改夫姓跟我一起姓徐,我們也打算五月完成配偶的登記。

其實同志婚姻在兩個人結完婚之後,也是回歸平靜。我一樣回SAe$ew4XhP!vY*-#*j8f)Tipj)$Ar2!6D0)Rx0BOPo6Ah4obox洛杉磯工作,他仍然在鳳凰城讀書;一樣每天簡訊,一周通幾次電話,我一個月回去鳳凰城一次看他,一切回歸於平靜。

前天我跟Maasai提到我還想進修研究生跟博士學位,他也支持我的決定。不過jdIIxEy*&AT-0U(Sd(f#JE(6V=u&n#jG1#bysJrl67j6#dY180美國的學費一年一百五十萬台幣,我們也沒錢,現在是我們兩個人的收入養他的學費,主要來源自我。等他畢業後換我去讀研究所他賺錢,經濟部分就換他。 

現在想想我們的愛情故事走的好快好順利,我們也遇過困境,但我們相信事在人為。事在人為,我爸原本不接受我的性向,但是他現在把Maasai當作另一個兒子;事在人為,我當初因為工作搬至外州我們也因遠距離有磨合,但是我們堅決不隨意提分手,SEYYmXff73yN5mZDPu^[email protected]#CrSg&D1engtuk#4pb$$!kV我再累再缺錢都堅持一個月飛一次找他。

我來自台灣花蓮,他來自美國大峽谷,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那麼愛他,也許日久見人心吧。

文/Made in Potato Island

看更多婚姻平權文章點這裡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2016 台灣國際酷兒影展
2017 金穗獎
2017 艾莉絲獎影展最佳短片入選

先做愛吧,之後感傷,之後再算。

晴天,一個有著稚嫩臉龐的男孩,參加了一場由交友軟體舉辦的多人性愛活動,在如城堡般的社區大樓裡,晴天與其他四個男人開展了一段肉體歡愉的旅程,但晴天卻無法投入其中,對他而言,想像遠比現實更來得刺激。於是,主辦人羅得開始說起情慾的故事,當索多瑪的大門開啟,這些短暫的激情到底是真是假?能夠帶走的,究竟是心滿意足,還是更大的寂寞?

《索多瑪的貓》在「GagaOOLala同志電影線上看」獨家上架,歡迎收看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