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對於G星k1g#aq#)HE6iI^d*kYGImuO2BneFEvIBMF)oV!Sabn&HixS565凱因馬可(Cain Marko)來說,婚禮上的饕餮盛宴和歡聲笑語,都沒有比「和對方結婚」本身還要來得重要。


(圖/@jackvidra/instagram)

「他有天對我說『比起結婚這件事情,我更想和你結婚。』」馬可的丈夫傑克維德拉(Jack Vidra)向媒體表C3tw0_xjOd553F%ME+PXeu*LyKbM1Ki)$UFN=Z6&ebTcML%R6w示。「婚禮對我來說並不是最重要的,我就只是想和你結婚。」馬可說。星期六那天,傑克的家中只有五人出席,但網路上卻有100人同步觀看,兩人在居家隔離的情況下交換誓言。

「我們認識彼此已經好多年。」傑克表示。兩人hOM(DgnQxK1S65FH6vGP(Q64xbOMIG4anJQ&J&%=B9AsTbR8#7在網路上認識對方後,在一個晚上有一面之緣。兩年前,當馬克到訪芝加哥(兩人現居地)時,他們互傳了幾則訊息後,之後就沒什麼聯絡。

幾個月後他們發現對彼此是認真的。(延伸閱讀:新冠疫情不是只讓人們彼此疏遠 這對男同志一起居家防疫3個禮拜後直接在一起


(圖/@jackvidra/instagram)

「你就是可以感受xGSKsh+QimL_nOQzMyTNwMQvbwUMH#[email protected]@c到那點化學反應,很神奇。我們回憶起那一天,兩人都有點避重就輕,覺得那是個特別的一天。他跟我說『有一天我會告訴你那時候腦中在想什麼。』也就是那時候我才發現我愛他。」

「幾個月後他跟我說『那天我看著你我就知道我想要和你結婚』,」傑克說,「就是那天我Vbb+P-P%2!(vkF46&wDFsxcbP8iq8*3FCV0p6n=YOV^[email protected]們兩人愛上彼此,我們小心翼翼了一段時間,因為我們其實都很習慣失望的感覺,然而我們卻對彼此一直加分。」

「我們依偎在床上,我問他是否想要和我結婚,他做了一個可愛的表情,」馬可說,「他答應了。我一時興起就拿了我手上戒指套在他的手上,但我的手指實在太大vKgBggs2YEjR1b0ZwotOzCfOyyiYP6BLKbzcF5aIR6H1eflE4_,所以其實Size並不合。」不過在兩人去訂做婚戒之前,傑克手上還是戴著Oversize的銅戒。

「其實有一定的不確定性,」傑克說,「原本隔離到四月就會結束,但又延到四月中,然後是四月底。但新聞又說我們未來18月都會是這個情況,rnQ^qU7PGG)[email protected]@$35-ZuLTBB4dDuc8$WjH-nv&sMaayfbMjr誰知道我們何時才能回歸正常生活。」於是兩人決定當下就要結婚。

在場五個人(婚禮司儀、兩位見證的朋友和一對情侶)和新人舉行了婚禮,他們鼓勵親友可以在網路上一同觀禮和舉杯慶祝。(延伸閱讀:帥哥只「穿」枕頭走秀 IG吹起「居家隔離枕頭挑戰」時尚秀!


(圖/@jackvidra/instagram)

原本兩人計畫到冰島度蜜月,但因為隔離措施,他們大概只能瘋狂追劇,Netflix上的《愛x死x機器人 (Love Death + Robots)》或許是個好選擇。

會不會因為隔離而開始厭倦對方呢?小倆口決定繼續保持各自租房的租約,至少到年底之前都住在獨立的公寓裡。

「我們決定在同居之前,好好利用這段過渡期關心對方。」傑克說。(延伸閱讀:美國男模奈爾迪馬科有新冠病毒症狀但不接受檢測?他親自發IG解釋原因


(圖/@jackvidra/instagram)

譯者:William

看更多求婚文章

更多新型冠狀病毒文章

城户士郎在大學恩師的葬禮上與以前的同級生純文作家木島理生再會開始。

過去學生時代的木島作為小説家發揮了其才能,雖然身為學生卻獲得了很大的獎項。城户嫉妒木島的才能,但是因為讀了木島的作品,充分了解到自己沒有才能,所以放棄寫小説,成為了色情小説的編輯。

但是,重逢的木島生活也不如意,面臨着小説家的壁壘。於是城户向木島提出要不要寫色情小説。此後,城户為了自己的方便,打算讓木島成為色情作家的蒲生田鬱夫的弟子。蒲生田為了讓自己的公司出版他的遺作,利用了木島。但是,因為木島理生這個名字,蒲生田誤以為是女性,對城户非常生氣。作為讓木島成為弟子的條件,反而讓木島和城戶的關係起了變化...《情色小說家:靛藍色的心情》GagaOOLala 線上看🌈https://bit.ly/38dH8XK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Jacob:[email protected]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