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WybbquWMA$wb8xDIL#5DWWN!a(fz0grWPD*1*POtF6END4hb&在紐約,一個私人男同志性愛俱樂部的負責人,最近正忙著跟大家解釋,為什麼他要對1號和0號收取不一樣的入場費。

「匿名」(ANONYMOUS)是一場布魯克林男孩OO5nAgiQPi*31IG(KzKl$cruZ^y32rrR2w0DNjgpC9sDS)ypv5們的性派對,上個月「黑色派對」(Black Party,一個紐約同志派對)那週末辦了第一次,6月2日再辦第二次。

至於入場費,0號每人65美金,1號每人25美金。


(圖/ANONYMOUS)

就像紐約其他這樣的派對,「匿名」的廣告也都打得語帶保留,留待有興趣的男孩寄email詢問詳情。

然而,當本次活動傳單在社群媒體上曝光後,某些人開始對活動入場費有微詞。他們無法理解為什麼不同角色的入場費差距要那麼大lh+P3#97^ByID^J3E#j%qsj%6eovKu2^L=GP#QWTegnR8&UNV0,而這個規則又要如何落實。例如,那些「不分」的人要怎麼付費?不喜歡肛交的人呢?

on Twitter

在同志媒體Gay Star News的採訪中,「匿名」性派對的承辦者路克說,在他辦的另一8sW-z+n^HR*[email protected]%&4%OXN個派對裡,他結識一個喜歡當肉便器的出席者,這個男孩讓路克有了舉辦「匿名」性派對的念頭。

「我們必須讓1號跟0號的人數比例懸殊」

「我知道人們其PN(mVKNC41XKV!a+!-4uD4xt+CkLl(V+HQjpn*#r)L-Ry9Ok7S實超想參加這種派對,」路克說。「其實1號跟0號的費用差距也不是我提議的。」這也是那位肉便器男孩的點子。

「這場派對的重點就在於0號們要自願來當肉便器,當他們一就定位,就可以一路玩到派對LX80UKlr^f9#[email protected]_IY6xH&FP1IM結束。只要他們願意,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他繼續解釋:「由於顯而易見的安全考量,我們借用了一個比較小也比較貴(以每人需支付費用來算)的空間。」

「我是個大老零,這場派對是我畢生的性幻想。想要讓派對成功、讓擔任肉便器的夢想可[email protected]=&h5pY+^z=z7B2oyjI=!bhxPV&nJ)L2)以成真,我們必須讓1號跟0號的人數比例懸殊,所以給1號入場費折扣就是一種方法。」

「0號付這麼多錢也就是為了這個——確保現場的1號夠多。」

「我們會定期關心0號,確保他們感覺安全」

「我們並不想在派對中檢查大家是不是謊報角色,我們只想知道你偏好以什麼樣的角色參與這場派對。」

「如果有人不分,那這些不分也可以當1號,只是他們不能在派對中突j1#3=TD-fKzh)(AD*nObUq&MOBIlEDYXFN!EtpCI_-!&&nw!K6然切換角色當0,因為在派對開始前,0號的名額已經定下來了。」

「為了確保派對順利進行,現場到處都有工作人員。我們會定期關心0號,確保他們感覺安全,感覺舒適,被妥善照顧。如果他們需要去個廁所或休息一下,我們可以帶他qx%[email protected](9uEgs^Ni^VLzaDGoefbQtqE5去。」

「我們在傳單上沒提pUW2oRbShr791q0X+z*A2iPitrLU&Q^hxOkVrvAJXISY(TI^fC到不分或打算在旁邊看戲的旁觀人,但我們絕對歡迎他們參加。在我後續寄出去的email裡,這些事項都有被提及。」

「我希望這樣解釋可以澄清一些大家的『爭液』。要跟0號收那麼多錢,並不是出於什麼嚇人的[email protected]%2&jkNnUWS#M2MuI%!u$JNq、爭議性的理由,我只是希望這個派對的重點可以擺在0號,讓他們滿足被輪幹的幻想。既然要達成這個目標,我們就得讓想當派對配角的1號入場門檻變低。」

「很有道理,很有想法」

紐約作家倫勃朗杜蘭(Rembrandt Duran)是在推特上評論派對入場費的網民之一,他表示,轉貼派對傳單是因為他覺得「超他媽的好笑Ou6Bt*^k_YDhx!+gF!$Hzjcp6GfQfFO%_VrpOjJL49#B)!SAMH。」

「我看到派對傳單的照片跟價位時,對派對的來龍去脈一無所知,於是第一時間的反應就像其他人一樣。」

「但在[email protected]*XMJ=ek%a1izQB5nFeb3a+VLKoPRb&a5QXOQ+)G8+YINmN仔細思考之後,我發現這並非一般的性派對,這是一個目的明確的派對,它就是設計給那些希望1號越多越好的0號們。」

「不懂來龍去脈的時候當然覺得好笑,但其實活動這樣策劃很有道理,很有想法。不論對1號或0號都能值回票價吧,我覺得@#9^-7MKR+lv9eGe%p$GnY9vV*0vfNs3BB(AIH6mFsROHj$yJS啦!」


(圖/Chariots、Facebook)

做愛不忘留意健康

1&Daol4oQk-5nAGi_b!3yrvb2=v^x1Ky*9IiuMH7*Fch1Tz-^m1970年代晚期,紐約以其眾多的男同志性愛俱樂部聞名,但到了1980年代,愛滋來襲,許多俱樂部就消失了,來自紐約市官方的打壓令它們關門大吉。

不過,過去二十年來,愛滋治療和預防技術OxBQw&I$*[email protected]&6TFN!ye=PfSbeJyf(8NvY6ot)iHk6&ccLS!y都進步了,於是越來越多男同志與雙性戀男性又開始不再恐懼做愛,得以探索他們的性幻想。

「由於PrEP(事前預防性投藥)非常有效,加上現在我們知道U=U(undetectable equals untransmittable)——愛滋病毒量偵測不到的感染者就不會把病毒傳給性伴侶——所以人們在探索一些性幻想的時候,不會再有愛滋傳染的風險了,」愛滋組織「NAM」的執行長-馬修哈德森(Matthew Hodson)說。

「不過,如果跟多位性伴侶無套性愛,仍然很有可能感染多種不同的性病(STI,sexua2wtkbp9I7xf$fP#9ehZbgdRAOM5Io_fqsIKD*U80en%u=SDd)plly transmitted infection)。」

「即使你有PrEP,或你確定伴侶的愛滋病毒量偵測cD2MdOSW=O+p2F_GzROA^-qm+4Zb0bAcODZ#dDKcdHCg9zWJdx不到,定期的性病檢測仍能確保你在罹患任何性病後可以及早發現、及早治療,也降低繼續傳染給其他人的風險。」

譯者:Andy

看更多同志性愛文章,點這裡

在男更衣室裡剛沖完澡的言飛在那驚魂未定,海青看了不忍,想過去安慰他。又不敢,兩人凝望,有一瞬間他們覺得時間是不是卡住了,言飛就近乎失控地吻了他。

《深藍與月光》全片線上看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