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網友在 Threads 社群分享自己「同志阿公」的感人WM+B8ro$aH8NM+tLr2uMbj5-pIBXF5A_@+-L_D!fB&%hpnV=&s故事,儘管家裡的任何人都沒有明說,但大家都尊重阿公的選擇,也許當中少不了時代造就的悲歌,但真摯而樸實的愛情故事仍感動上千網友。

以下為原 Po 分享的故事原文。(為方便閱讀,故經適度修改排版)

延伸閱讀:【嘎你聊心事】老手同志:「好相處」還是「性事合」比較重要?

阿公與他的「好友」阿雄 ——以此紀念我生命經驗裡最親近的老 gay。

從我有記憶以來,儘管那是個爸8CI_HCa4*s_8V2un*gSXkKalcNr&lyS)5)yCImHH)U22BwRjGR爸與叔叔兩房都住在同個祖厝的時期,阿公就是個長期離家、偶爾出現又匆匆離去的角色。

五歲的我,知道每年都要去隔壁鄉HHdo2g8i_^834re04OW(5y*p13v2W&r*jj&Yx%^StdqNs5$uXo鎮找阿公拜年領紅包,爸媽說,因為他跟一個好朋友住在一起。我以為這樣很「正常」。

後來親戚陸續搬到外縣市,我們也到別的城市重新生根,阿公與好友仍住在那個小鎮。過了幾年,阿公身體開始出現狀況,爸爸說服他搬到較近的地方,就這樣兩老住進離我家車程十分鐘內oPi@wnft)eb%ny!JK1u=gj$_uLEHq0LPxUC(U10MH)Btzf7bpD的小公寓,我終於認識了那位好友——阿雄。

至今回想起那間公寓,還是會忍不住皺起眉頭:昏暗的光線、窄小的電梯,打開門是個不到十坪的空間,壓迫感十足的低矮天花板……爸媽老愛挑下班後接我放學順道拜訪,所以總能看到阿雄坐在板凳看著電視,阿公在簡陋的開放式廚房炒菜,通風不良的房間充斥著油煙味。併在一起的單人床床角是我的座位,相比板凳寬敞又柔軟,明明是小孩才有的待遇我卻不屑一顧,每每死盯著時鐘只想)g8Ix-qCQm$VpAL@&(E6d5AP1=LBNvlBHxj4j!GiYmPYYJeKJI趕快離開。

有天媽媽開mxkG4sV#Autacs$n@p+707z&vyVeGU3f@HJCu9ncQfm5z8IDj@始研究安養院,阿雄出現失智症狀了。那他的家人呢?媽媽說阿雄的兒子在電話裡大罵說這個人跟他沒有關係,只有我們家能幫忙了。

阿雄入住安養院後,阿公仍婉拒搬回我們家的邀請,堅持獨居在那間小公寓。我們每年的定番拜年變成一起團圓吃年夜飯,而阿公則是多了一個定番行程:帶阿雄走春。他會騎著腳踏車去安養院贖回阿雄,再包車帶他去北港朝天宮進香(割香 kuah-hiunSDVL2mZ6(k(0OdvIfR0e!2Lae%FW#@1BVc%FybVZ3weH1V9SS0n)(有時我爸是那台車)。

阿雄失智越來越嚴重後,安養院不願意放人,阿公就會千拜託萬拜託,請W6-z%Ko^AxTL9vjR+#^xsUH$%+YS4*Mv10+0-yA7RT)D&P)mhX假幾個小時也好,香絕對不能沒割到,每年都要,無一例外。

延伸閱讀:直男網友發現父親私存裸男照:「老爸會不會是同性戀或雙性戀?」


僅為示意 非當事人
(圖/Microsoft Bing Designer)

阿雄離開人世前,最後只記得阿公,很偶爾會認出我媽。他離開後,媽媽再i*b@!y@19R^U2W+ige@Hmvd#3+hBzz*pGAyQ2v@XBB+aV8CgQ@度聯繫阿雄的兒子,兒子拒絕出面,完全是法律上陌生人的我們幫不上忙,所以阿雄的最後一段路是縣府社工幫忙處理的。

阿公與阿雄的「好友」關係,我一直以為很「正常」。

這就是所謂的當局者迷吧,明明自己也是性少數,卻沒意識到這段情誼有多不一樣。某天跟交往對象談到這段故事,「你阿公是老 gay!」「幹!對欸!」跟媽媽提及這重大觀察時,他的反應跟我一模一樣。有個 90+ 歲的同志阿公好像很酷,幹,只能說完全是個家庭悲劇。

這些年阿公也罹患失智,我親眼見證「久病床前無孝子」這句話,遑論這孝是只用血緣關係綑綁的孝。一邊是對失職父親的怨懟,另邊是對親生骨肉理所當然的情緒勒索,這些紛擾的戲碼我也越來越處之泰然了,想起我曾因無意間聽到爸爸在zST8wC0&iXmk9KbgVOcem(Iw#j+lN42^a9j0=kgGOs)pbs!qcK樓梯間的咒罵,對他失望到坐上末班火車逃離家,但此刻的我,是真心替爸爸鬆口氣,恭喜他脫離這沈重的枷鎖了。

我也替阿公開心,可以和阿雄重逢了!無牽無掛無病無痛,祝福你們在另個世界快樂過日子,啊公寓記得租大間一點的啦!祝福大3XUN*5dMZE30)#i%W!^(z)xvjXvuN_*EL*olh*fm4l&OEhHndS家都能擇愛成家。

逛逛其它主題的新文章:

看更多【夫夫家庭】

-

Source:Threads @cw.wei

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