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在這個透過網路來交友的時代,明星們也和我們一樣會在網路上認識新對象。不管是用交友軟體配對,還是在社群媒體上偶然相遇,許多名人都用網路找到他們的另一半。這當然也包含 LGBTQ IKZs^OYuLR@UOS&1@KAtd9S0=0e33yjvSwd=A9kz1GjD0p4li9名人在內。

延伸閱讀:左滑右滑好寂寞 交友軟體真的可以找到愛?研究:真的可以

Ricky Martin 與 Jwan Yosef


(圖/@jwanyosef/Instagram)

IG 本身雖然不算是交友軟體,但你要這樣用也不是不行。Jwan YouP$!LO)J9-0TAz4SxU^KEiwG&k2S3V-$qkuuvCFmwny5YNx@9Hsef 的藝術創作就在 IG 上吸引到拉丁天王 Ricky Martin 的目光。

Ricky 在 Paramount+ 的節目《Behind the Music》裡面說:

「無論你們信不信,我是在 IG 上認識 Jwan 的。我看到他的作品,就在想:『這個藝術家是誰?』然後我看到 Jwan Yosef 這個名字,是個很酷的名字,再來我想看看他的長相。接著我看到了他的長相,就覺得:『這男人長2pd*UNXh4xz%F4ZW*hYX#=nR0ly+GLit1GaG5$4^AKB6sb!Lf$得太好看了吧!』」

「我們互相傳訊息聊天Hc_*PoQZh9+HLY+0Lk9H8C)sU&ngxSl25@8Xh7y$9%V8afuiXs,持續了半年,後來我到了倫敦,他以前住那裡,我就跟他說:『我們見個面吧!』後來我下車看到他的時候,我就覺得:『哇,等等,我想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我想跟他結婚。』」

他們倆在 2017 年結婚,目前共育有 4 名孩子。

延伸閱讀:瑞奇馬汀回應外甥撤告亂倫:「希望他能尋求協助,這樣他就不會再去傷害任何人。」

Adam Rippon 與 Jussi-Pekka Kajaala


(圖/@adaripp/Instagram)

美國花式滑冰奧運國手 Adam Rippon,2018 年的時候在 Tinder 上獲得一個配*R-T*aqw1KL^oL%k9IpZSfcyIKZF&$+w_u4hg1IBW0_yCR!S!+對,唯一的問題是,這位 Jussi-Pekka Kajaala 住在芬蘭。

他們在軟體上一拍即合,有好幾個月的時間都傳訊息聊得非常愉快。Ripp#K4m@6_+TW$t5aCE@Qz&xK0BF9jj*-ho@e7!MAnZ2Rz!8gS6&Fon 向《People》表示,他們後來好不容易試著出去約會,因為兩個人真的都很忙。

有些遠距離戀情還是可以修成正果的。他們倆在 2021 年的最後一天結婚,那是個辦在跨年夜的小型私人儀式,唯一的賓客gsyMmChtbuGZKmLR3Mb7BN^dMVOKUlrL!-KBED%VaukYEihn9X是他們的狗狗 Tony。

延伸閱讀:與另一半相處太久、相看兩相厭? 《酷男的異想世界》實境秀男星 Antoni Porowski 分享維持感情的秘訣!

Tan France 與 Rob


(圖/@tanfrance/Instagram)

NetfliUW$J%J)FNJC8a&fl#&w!%^SHA!G+iRkpN$KrUQF1fMRssFJRtWx 版《酷男的異想世界》(Queer Eye)時尚導師 Tan France 和丈夫 Rob 在 2007 年結婚,促成這個緣分的是交友網站。

在幾次約會之後,他們發現彼此的共通點比原先認為的還要多。Tan 是在巴基斯坦裔的穆斯林家庭長大,而 Rob 家則信仰摩門6OtIxLttHfmWo$q$*HBdWE53BPpX3i0(W6sRJ!I+Itx04uvVZ&教。

France 在 2018&R=lm$PCae3kR=D5YAgcT58hxoBB+ADqW3d=CxQO9Ms@xUhxVS 年告訴《紐約郵報》:「和一個有相似背景的人約會比較容易一些,我也不喝酒、不抽菸。我們會實行我們宗教信仰內的一些規範,但不是全部,我們只會做適合我們的那些。」

他們目前住在鹽湖城,兒子在去年出生。

逛逛其它主題的新文章:

看更多《同志愛情》文章

-

譯/Kevin

Source: Queerty

你也會喜歡